我的小說資源庫

泰坦與龍之王

泰坦與龍之王 瑞血豐年

簡介:我爸是泰坦,我媽是金龍!來自異界的靈魂穿越到了埃拉西亞世界,在一座海島上重生,他美滋滋發現自己是擁有著漫長的壽命和與其……

~掃碼在手機閱讀漫畫~

~掃碼在手機閱讀漫畫~

小說介紹

我爸是泰坦,我媽是金龍!來自異界的靈魂穿越到了埃拉西亞世界,在一座海島上重生,他美滋滋發現自己是擁有著漫長的壽命和與其匹配的強大力量的泰坦與龍之子,于是計劃在吃喝玩睡中渡過數百年的時光,躺到傳奇。但,“泰坦為戰而生,浴血成長!”泰坦之父訓斥道。“我以法術為傲,所以你作為我的子嗣,也要好好學習法術。”金龍娘循循教誨。

泰坦與龍之王數據

  • 打分人數:671
  • 分數:8.7
  • 留存率:37.77%
  • 帖子數:322
  • 最近訂閱:2512
  • 日更數字:1260

章節目錄

截至今日一共 497個章節
  • 請升級至追書神器最新版
查看全部

熱門話題

熱門書評

不知道寫的怎么樣。。。。。。。。。。。。。。。。。。。。。。。。。。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占位置...

這本書有一個吸引人的開頭,可惜完全寫爛了,寡淡的劇情還能忍受,但主角的性格真的受不了,完全一副巨嬰,簡單說就是混吃等死都不如, 穿越到一力量為尊的異界居然一副沉迷享樂的樣子,有人反駁說我要有這樣的條件也一樣,呵呵,這是把自身的命運寄托在他人之上,在現實中完全OK,沒問...

內容欣怡好看到爆。再見了,很抱歉做了這個決定,希望我們有緣再見吧。因為遇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突發情況,對我的影響和打擊比較大,所以不打算和大家聊了。和大家正式道個別吧,真的挺舍不得你們的,這么久了,能夠認識你們真的很開心。謝謝你們帶給了我許多的歡樂和感動,謝謝你們一直...

你會期待主角成為大佬后在各個世界的奇遇,但是顯然會令你慢慢失望 在被龍娘趕出去的時候就略微靠向種田,彌補一下成長過程中的無聊 然后這個主角,小學生思想,神他媽就沉默玩樂了,拜托,上輩子白活了吧!丟穿越者的臉——作者可能是特點這樣寫引入思考? 然后他爹就叫人拉回泰坦族修煉了…...

熱門評論

  • 用戶名
    炸天幫、諸葛琴魔

    。。。

    2018-10-28 21:31:12
  • 用戶名
    從lv.9999跌至

    力挺作者繼續寫。

    2018-10-29 23:22:20
  • 用戶名
    淡寫

    看著挺順暢的,目前看著還是不錯的。

    2018-10-29 21:57:48
  • 用戶名
    kiss小獸

    泰坦?龍

    2018-10-30 23:03:56
  • 用戶名

    應該叫史泰龍!

    2018-11-16 10:12:33
  • 用戶名
    小說害我一生

    龍or泰坦or龍之泰坦or人類等其他生物or單身一輩子

    2018-11-15 12:40:20
  • 用戶名
    十夜天柯

    搞不好抓更強的怪物給主角了

    2018-11-15 12:43:31
  • 用戶名
    想念著你

    快點更新一天50章

    2018-11-15 12:34:24
  • 用戶名
    降我7級勞資不服

    父母是泰坦跟龍很好很強大

    2018-11-14 16:27:23
  • 用戶名
    我在世界毀滅前

    以經10小時了,還有倆小時,在線等。 作者在嗎?來聊聊。

    2018-11-13 22:41:17
  • 用戶名
    先天梟弟

    作者大大去簽約了嗎?

    2018-11-14 11:25:30
  • 用戶名
    袖佛大大

    一個雜 交 /種?

    2018-11-13 15:12:08
  • 用戶名
    唯莪獨尊

    真的好像把翅膀和顏色改一下

    2018-11-14 01:34:40
  • 用戶名
    motherfucker

    一天一更新真的是不夠看啊!!!

    2018-11-13 14:14:57
  • 用戶名
    先天梟弟

    現在的西方小說一般都是寫泰坦還有龍,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泰坦和龍結合之后是什么樣子

    2018-11-13 10:26:16
  • 用戶名
    忽如一夜

    。。。。

    2018-11-13 08:07:30
  • 用戶名
    吾乃鴻蒙之前的神魔佛

    什么時間更新,更新多少章?

    2018-11-12 23:03:25
  • 用戶名
    桔梗

    那一群龍養來干什么,就前面那六個時不時就想反抗主角的,我敢說只要有機會能補刀他們絕不手軟

    2018-11-10 13:00:29
  • 用戶名
    十夜天柯

    不敢相信

    2018-11-11 14:29:29
  • 用戶名
    一不小心@

    好煩啊

    2018-11-11 11:01:30
  • 用戶名
    抽刀、斷情仇

    豬腳成為圣母婊之日就是棄書之時。

    2018-11-09 23:14:10
  • 用戶名
    我在世界毀滅前

    我還在等待。

    2018-11-10 01:00:31
  • 用戶名
    華夏炎龍

    眼瞎了

    2018-11-08 21:59:13
  • 用戶名
    無趣

    就是還是個幼苗,需要養肥啊

    2018-11-08 13:42:46
  • 用戶名
    導演

    這明顯就是講的主角父母的事啊,泰坦 與 龍之王 ??

    2018-12-11 18:36:30
  • 用戶名
    ACGN丶一輩子

    如題

    2018-12-11 17:44:15
  • 用戶名
    炸天幫 秦始皇

    2018-12-10 21:04:35
  • 用戶名
    雨夜流星

    ..

    2018-12-09 15:03:05
  • 用戶名
    夜~^-^/星

    果然,咸魚在哪里都是咸魚

    2018-12-08 23:29:34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主角身上有太多人類和龍身上的缺點:貪婪,自私,強大之后的傲慢和自負,還有好色等等....唯獨沒有泰坦身上的優點。

    2018-12-07 12:06:03
  • 用戶名
    炸天幫,智爸爸

    用不了多久就太監

    2018-12-04 20:44:23
  • 用戶名
    翡·羽

    想起在初中和同學討論的話題,小說里有許多把龍當老婆的主角,那他們的孩子是蛋生還是胎生?那時候我們討論出的結果是,孩子是胎生還是蛋生是非龍一方決定,簡單說就是龍×蛋生=蛋生,龍×胎生=胎生

    2018-12-03 22:16:01
  • 用戶名
    ファンタジー

    不知道大家看過寵魅沒有,還記得當時自己看寵魅大結局的時候哭了。 可憐的莫邪,最后為了主人追逐太陽。 得等了世間最強大的力量,嫣然回首卻發現主人已不在身邊。 舍棄了強大的力量,只為再次見到他。 輪回十一世,終究還是重蹈覆轍。 “藍星狐。怎么又是一只小狐……”少年有些無語的看著踩入自己陷阱里的小家伙。   ……   “這情況,又是一只幼狐……”   一只小小的月光狐出現在了少年的面前。少年也有些傻眼了。   他要抓一只強大能夠讓他成為最強魂寵師的魂寵,不是這懦弱貪吃的小月光狐啊……   恩,不對,忽然少年察覺到了。   忽然,少年欣喜若狂。   種族異變,這是一只種族異變的魂寵。而且是連續的種族異變!!   ……   “第四魂約,開啟!”   ……   “靜時溫柔美麗,動時銳利邪異,就叫你莫邪吧,很適合你這個狡猾的小家伙。”少年欣喜的說道。   “嗚”好像不喜歡少年這種說法。小狐貍發出了一聲幽怨的叫聲。   ……   這一幕幕,本應該是記憶,但卻清晰的出現在赤火曜日中的楚暮眼前。   “就叫你莫邪吧。”   “就叫你莫邪吧。”   不知道為,聽到少年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楚暮眼睛里已經充斥著淚水。

    2018-12-04 01:02:35
  • 用戶名
    社會大佬

    泰龍使出了降智打擊!智商降低250!(?ω?)hiahiahia

    2018-12-04 03:16:12
  • 用戶名
    大黑狗

    分明是篇小白文,卻偽裝成小黃書的樣子

    2018-11-26 02:07:52
  • 用戶名
    ???????望天.

    差評 寫西環幻不帶點黃段子怎么對得住大家哦

    2018-11-25 19:29:00
  • 用戶名
    $放蕩不羈□

    作者能不能更新快一點

    2018-11-25 23:09:52
  • 用戶名
    陌路情人

    是你么?佐菲,我是你的貝老黑啊!

    2018-11-25 17:55:52
  • 用戶名
    小帝

    這個怎么有一種寵魅的既視感呢,莫邪再找楚暮呢

    2018-11-23 11:46:10
  • 用戶名
    承諾、四季的相伴

    怎么樣?

    2018-11-23 22:48:47
  • 用戶名
    十夜天柯

    好想跟咋天一樣多更

    2018-11-21 12:10:31
  • 用戶名
    埡‘

    變得太快了

    2018-11-20 14:44:19
  • 用戶名
    motherfucker

    主角的磨難來啦!!

    2018-11-20 19:20:00
  • 用戶名
    十夜天柯

    主角要有苦頭吃了

    2018-11-20 12:04:51
  • 用戶名
    未免被無用的常識束縛

    美的令人窒息。 我對于作者貧乏的詞匯量感到悲哀,瑪德,不會描寫女子長相,就來一句“美的令人窒息”。 三國演義看過嗎,會學著描寫一下人物形象嗎? 這部小說,創意不錯,這文筆不行,有待提高。

    2019-03-12 22:11:24
  • 用戶名
    人生若只如初見

    。。。。。。。。。。。。。。。。。。。。。。。。。。。。。。。。。。。

    2019-03-12 12:34:55
  • 用戶名
    朕?

    這是致敬魚大嗎 是莫邪嗎

    2019-03-11 23:57:41
  • 用戶名
    血海無涯骨做舟

    。。。。。。。。…。。。。。。。。。。。。。。

    2019-03-12 13:47:41
  • 用戶名
    坤土

    就喜歡這種出身好的不悲慘的主角!求推薦!

    2019-03-12 01:50:37
  • 用戶名
    motherfucker

    想不吐槽都不行啊

    2019-03-11 01:10:12
  • 用戶名
    淺悠涼

    我愚蠢的弟弟啊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2019-03-10 20:54:41
  • 用戶名
    ~!^——轟轟——^!~

    穆瑞亞在虛空殿鑄造神兵時,魂環數量不是由原來的十八道提升到三十幾道了嗎?怎么又變成二十四道魂環數了??!!

    2019-03-10 15:59:18
  • 用戶名
    賽賽小呆毛╭∩╮

    主角是想當保姆么?去一個地方就收一群然后慢慢調教?作者寫著不膩我看著都膩。。。就是去裝B打架,在家修煉都比寫這些收小弟好啊。。。而且明明有這么多可愛的雌性等著你養成呢

    2019-03-08 20:10:43
  • 用戶名
    ?

    快點更新,快點更新哦,作者加油,快點更新

    2019-03-08 12:35:12
  • 用戶名
    ☆楓葉~落影

    。。。。。。。。。。。。,,,,。。

    2019-03-07 16:25:38
  • 用戶名
    不同水有不同純

    應該10級了

    2019-03-05 13:22:05
  • 用戶名
    (? ??_??)? 沭夢?

    為何半夜泰坦平平慘叫, 龍金為何意外懷孕, 到底是獸性的敗壞, 還是道德的淪喪,

    2019-03-05 19:37:36
  • 用戶名
    先天梟弟

    嗯,我去問一問

    2019-03-05 21:27:45
  • 用戶名
    沉默、淡忘

    那距離帕特里克要塞不到千米的距離,那一道在視線中無限延伸,接天連地的霧墻開始迅速變淡,這些霧氣在消散。   而在霧氣之中,那些在大地無序行走的亡靈,高空之游蕩的幽魂,都被灰霧裹挾著,朝著亡靈灰霧深處迅速退去。   “這是?”穆瑞亞看著猶如潮水般迅速向后退去的亡靈灰霧,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死靈議會準備離開了,他們收集炮灰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看到如此場景,將軍也立即反應過來,顧不得想穆瑞亞詢問那些貴族的事情,他沖天而起,屹立于要塞城墻前,威嚴的聲音在斗氣的震蕩加持下,傳遍了整座要塞:   “全軍集結,準備出擊!”   洪亮的聲音讓這座要塞城市中的每一個人都聽見了。隨后,這座城市如同一鍋燒開的水一般,沸騰起來,那些逐利而來的冒險者們紛紛走到街上,開始向城門口的方向涌去,他們本就是為了發死人財而提前來到這里的。   “結束了!”穆瑞亞看著迅速消散退去的死靈灰霧,臉上帶著惆悵之色,“卡斯蘭娜姐姐,我們走吧!”   “嗯!”   ……   死靈議會的離開,對于艾歐尼亞的冒險者與巴伐利亞王國的周邊國家來說,意味著一場饕餮盛宴的開席,但穆瑞亞與卡斯蘭娜都沒有興趣參與進去。   巴伐利亞王國最有價值的寶物,早就已經被那群巫妖搜刮殆盡了,他們又不傻,放著寶物不要。當然那些巫妖們看不上的玩意,已經足夠九成九的冒險者去玩命廝殺爭奪了。   對于周圍的國家來說,最有價值當然不是什么寶物之類,而是那空出來的大片無主的土地與那些空無一人的城市。   不用重新開荒,只要派人進去直接居住就行。當然,前提是必須搶占過來。畢竟與巴伐利亞王國接壤的,可不止一個奧布王國。   可以預見,原巴伐利亞王國的土地上,將會發生一場又一場人類國家之間的大規模戰爭,充滿死亡,殺戮,陰謀,背叛等因素的流血沖突會輪番在這里上演。   不過,這些都已經跟穆瑞亞沒關系了,他帶著傷勢已經恢復,活蹦亂跳的狩魔騎士萊昂與十六條五色龍,跟著金龍御姐回到了博洛尼亞。那里已經成了他在艾歐尼亞的落腳地。   雖然以他此時在艾歐尼亞善神教會的好感度,直接跑到他們的任意一座神殿住下都可以,但住他們的神殿,哪有跟著同族大姐姐回家舒坦。這么漂亮溫婉大方的同族大姐姐,穆瑞亞又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如果沒有一點反應,那穆瑞亞也太對不起他身體中的龍族血脈了。   “穆瑞亞殿下,黎明教會給你酬金送到了。”   剛剛進入金龍御姐的城堡,他就得知了這么一個消息,這是卡斯蘭娜法師塔的塔靈告訴他,就是一位類似于卡西歐的存在。 “這些龍,是怎么回事?克萊斯特。”穆瑞亞走到體型最大的紅龍面前,一腳踢斷了束縛它的嘴巴讓它有口不能言的符文鎖鏈。   “嘿嘿,這些都是我收服的小弟,除了實力弱了點之外,其他的都還好,特別聽話。”嘴巴剛剛接觸了束縛的紅龍非常老實的說道,眼中露出些許得意之色。   它知道,穆瑞亞現在肯定對它們很生氣,但是它也知道穆瑞亞絕對不會宰了他們。所以,在生命有保障的情況下,其他的懲罰就無所謂了。   反正被穆瑞亞教導著學法術的那些年,他被懲戒的次數也不少,它已經習慣那些疼痛了,挨罰就挨罰,只要不殺了它,那就無所畏懼。   “你收服的小弟?”穆瑞亞看著那十二條被打到骨斷筋折,皮肉翻,身形還比他養的龍還小很多的五色龍,嘴角扯了扯。這都是一些少年龍,似乎才剛剛被父母驅逐出龍巢的樣子。   “對,穆瑞亞,我跟你講,我收服的不止這些龍,我還收服了很多低級生物當仆從呢。”紅龍克萊斯特得意的說道,但剛剛得意一下,他憤怒地盯著紅衣大主教一行人,“可是,我的那些仆從都被這些該死的人類殺光了。現在就剩這些龍了。穆瑞亞,你要幫我報仇啊!”   “閉嘴!”穆瑞亞一腳踹在它的鼻子上,隨后看向紅衣大主教:“可否告訴我,你們找到這些家伙的時候,它們正在干什么?”   “穆瑞亞殿下,我們找到它們的時候,它們正在打劫城市。”聽到穆瑞亞的詢問,紅衣大主教用驚奇的語氣贊嘆道。   “打劫城市?”   ……與這位紅衣大主教簡單的交流了一下,然后再盤問紅龍克萊斯特,穆瑞亞大概了解了一下,這六條叛逆龍來到艾歐尼亞之后的幾個月都干了一些什么。   這些家伙,失去了他的束縛之后,做出的事情還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它們先是通過自己五色邪龍的身份,于荒野之中,收服大批的哥布林,狗頭人,蜥蜴人等低級野怪,還有稍微強大一些的兇暴野獸。這些怪物看到是邪龍來收編它們,基本上都是納頭便拜,非常輕松。   然后,這六個窮瘋了,想要靠暴力手段快速積累財富的家伙,沒有莽撞的直接去劫掠人族城市,而是變成人形,混進人族城市之中。   在搞到一張粗糙的地圖之后,就拉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去幾個人族國家的交界處,然后開始了它們的強盜龍生涯。   它們打劫城市的方式無愧它們法師龍的身份。先派出一條龍化成人形進入城市,評估城中貴族擁有的資產價值。   接著,拉著浩浩蕩蕩的數萬野怪,直接把城市一圍,人家要保護費。這些家伙,對城市中的貴族承諾,只要交了保護費,就沒有任何一頭低階怪物騷擾你們的城市。   不交保護費?那就是現在這樣,幾萬頭野怪包圍城市,一直圍城,斷絕一切人員進出。   不給錢就一直包圍,也不攻打人族城市。這六個家伙,已經了解到,隨意屠城的話,會拉很多仇恨,所以它們圍而不攻。

    2019-03-05 12:46:56
  • 用戶名
    沉默、淡忘

    那距離帕特里克要塞不到千米的距離,那一道在視線中無限延伸,接天連地的霧墻開始迅速變淡,這些霧氣在消散。   而在霧氣之中,那些在大地無序行走的亡靈,高空之游蕩的幽魂,都被灰霧裹挾著,朝著亡靈灰霧深處迅速退去。   “這是?”穆瑞亞看著猶如潮水般迅速向后退去的亡靈灰霧,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死靈議會準備離開了,他們收集炮灰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看到如此場景,將軍也立即反應過來,顧不得想穆瑞亞詢問那些貴族的事情,他沖天而起,屹立于要塞城墻前,威嚴的聲音在斗氣的震蕩加持下,傳遍了整座要塞:   “全軍集結,準備出擊!”   洪亮的聲音讓這座要塞城市中的每一個人都聽見了。隨后,這座城市如同一鍋燒開的水一般,沸騰起來,那些逐利而來的冒險者們紛紛走到街上,開始向城門口的方向涌去,他們本就是為了發死人財而提前來到這里的。   “結束了!”穆瑞亞看著迅速消散退去的死靈灰霧,臉上帶著惆悵之色,“卡斯蘭娜姐姐,我們走吧!”   “嗯!”   ……   死靈議會的離開,對于艾歐尼亞的冒險者與巴伐利亞王國的周邊國家來說,意味著一場饕餮盛宴的開席,但穆瑞亞與卡斯蘭娜都沒有興趣參與進去。   巴伐利亞王國最有價值的寶物,早就已經被那群巫妖搜刮殆盡了,他們又不傻,放著寶物不要。當然那些巫妖們看不上的玩意,已經足夠九成九的冒險者去玩命廝殺爭奪了。   對于周圍的國家來說,最有價值當然不是什么寶物之類,而是那空出來的大片無主的土地與那些空無一人的城市。   不用重新開荒,只要派人進去直接居住就行。當然,前提是必須搶占過來。畢竟與巴伐利亞王國接壤的,可不止一個奧布王國。   可以預見,原巴伐利亞王國的土地上,將會發生一場又一場人類國家之間的大規模戰爭,充滿死亡,殺戮,陰謀,背叛等因素的流血沖突會輪番在這里上演。   不過,這些都已經跟穆瑞亞沒關系了,他帶著傷勢已經恢復,活蹦亂跳的狩魔騎士萊昂與十六條五色龍,跟著金龍御姐回到了博洛尼亞。那里已經成了他在艾歐尼亞的落腳地。   雖然以他此時在艾歐尼亞善神教會的好感度,直接跑到他們的任意一座神殿住下都可以,但住他們的神殿,哪有跟著同族大姐姐回家舒坦。這么漂亮溫婉大方的同族大姐姐,穆瑞亞又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如果沒有一點反應,那穆瑞亞也太對不起他身體中的龍族血脈了。   “穆瑞亞殿下,黎明教會給你酬金送到了。”   剛剛進入金龍御姐的城堡,他就得知了這么一個消息,這是卡斯蘭娜法師塔的塔靈告訴他,就是一位類似于卡西歐的存在。 “這些龍,是怎么回事?克萊斯特。”穆瑞亞走到體型最大的紅龍面前,一腳踢斷了束縛它的嘴巴讓它有口不能言的符文鎖鏈。   “嘿嘿,這些都是我收服的小弟,除了實力弱了點之外,其他的都還好,特別聽話。”嘴巴剛剛接觸了束縛的紅龍非常老實的說道,眼中露出些許得意之色。   它知道,穆瑞亞現在肯定對它們很生氣,但是它也知道穆瑞亞絕對不會宰了他們。所以,在生命有保障的情況下,其他的懲罰就無所謂了。   反正被穆瑞亞教導著學法術的那些年,他被懲戒的次數也不少,它已經習慣那些疼痛了,挨罰就挨罰,只要不殺了它,那就無所畏懼。   “你收服的小弟?”穆瑞亞看著那十二條被打到骨斷筋折,皮肉翻,身形還比他養的龍還小很多的五色龍,嘴角扯了扯。這都是一些少年龍,似乎才剛剛被父母驅逐出龍巢的樣子。   “對,穆瑞亞,我跟你講,我收服的不止這些龍,我還收服了很多低級生物當仆從呢。”紅龍克萊斯特得意的說道,但剛剛得意一下,他憤怒地盯著紅衣大主教一行人,“可是,我的那些仆從都被這些該死的人類殺光了。現在就剩這些龍了。穆瑞亞,你要幫我報仇啊!”   “閉嘴!”穆瑞亞一腳踹在它的鼻子上,隨后看向紅衣大主教:“可否告訴我,你們找到這些家伙的時候,它們正在干什么?”   “穆瑞亞殿下,我們找到它們的時候,它們正在打劫城市。”聽到穆瑞亞的詢問,紅衣大主教用驚奇的語氣贊嘆道。   “打劫城市?”   ……與這位紅衣大主教簡單的交流了一下,然后再盤問紅龍克萊斯特,穆瑞亞大概了解了一下,這六條叛逆龍來到艾歐尼亞之后的幾個月都干了一些什么。   這些家伙,失去了他的束縛之后,做出的事情還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它們先是通過自己五色邪龍的身份,于荒野之中,收服大批的哥布林,狗頭人,蜥蜴人等低級野怪,還有稍微強大一些的兇暴野獸。這些怪物看到是邪龍來收編它們,基本上都是納頭便拜,非常輕松。   然后,這六個窮瘋了,想要靠暴力手段快速積累財富的家伙,沒有莽撞的直接去劫掠人族城市,而是變成人形,混進人族城市之中。   在搞到一張粗糙的地圖之后,就拉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去幾個人族國家的交界處,然后開始了它們的強盜龍生涯。   它們打劫城市的方式無愧它們法師龍的身份。先派出一條龍化成人形進入城市,評估城中貴族擁有的資產價值。   接著,拉著浩浩蕩蕩的數萬野怪,直接把城市一圍,人家要保護費。這些家伙,對城市中的貴族承諾,只要交了保護費,就沒有任何一頭低階怪物騷擾你們的城市。   不交保護費?那就是現在這樣,幾萬頭野怪包圍城市,一直圍城,斷絕一切人員進出。   不給錢就一直包圍,也不攻打人族城市。這六個家伙,已經了解到,隨意屠城的話,會拉很多仇恨,所以它們圍而不攻。

    2019-03-05 12:45:27
  • 用戶名
    沉默、淡忘

    那距離帕特里克要塞不到千米的距離,那一道在視線中無限延伸,接天連地的霧墻開始迅速變淡,這些霧氣在消散。   而在霧氣之中,那些在大地無序行走的亡靈,高空之游蕩的幽魂,都被灰霧裹挾著,朝著亡靈灰霧深處迅速退去。   “這是?”穆瑞亞看著猶如潮水般迅速向后退去的亡靈灰霧,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   死靈議會準備離開了,他們收集炮灰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看到如此場景,將軍也立即反應過來,顧不得想穆瑞亞詢問那些貴族的事情,他沖天而起,屹立于要塞城墻前,威嚴的聲音在斗氣的震蕩加持下,傳遍了整座要塞:   “全軍集結,準備出擊!”   洪亮的聲音讓這座要塞城市中的每一個人都聽見了。隨后,這座城市如同一鍋燒開的水一般,沸騰起來,那些逐利而來的冒險者們紛紛走到街上,開始向城門口的方向涌去,他們本就是為了發死人財而提前來到這里的。   “結束了!”穆瑞亞看著迅速消散退去的死靈灰霧,臉上帶著惆悵之色,“卡斯蘭娜姐姐,我們走吧!”   “嗯!”   ……   死靈議會的離開,對于艾歐尼亞的冒險者與巴伐利亞王國的周邊國家來說,意味著一場饕餮盛宴的開席,但穆瑞亞與卡斯蘭娜都沒有興趣參與進去。   巴伐利亞王國最有價值的寶物,早就已經被那群巫妖搜刮殆盡了,他們又不傻,放著寶物不要。當然那些巫妖們看不上的玩意,已經足夠九成九的冒險者去玩命廝殺爭奪了。   對于周圍的國家來說,最有價值當然不是什么寶物之類,而是那空出來的大片無主的土地與那些空無一人的城市。   不用重新開荒,只要派人進去直接居住就行。當然,前提是必須搶占過來。畢竟與巴伐利亞王國接壤的,可不止一個奧布王國。   可以預見,原巴伐利亞王國的土地上,將會發生一場又一場人類國家之間的大規模戰爭,充滿死亡,殺戮,陰謀,背叛等因素的流血沖突會輪番在這里上演。   不過,這些都已經跟穆瑞亞沒關系了,他帶著傷勢已經恢復,活蹦亂跳的狩魔騎士萊昂與十六條五色龍,跟著金龍御姐回到了博洛尼亞。那里已經成了他在艾歐尼亞的落腳地。   雖然以他此時在艾歐尼亞善神教會的好感度,直接跑到他們的任意一座神殿住下都可以,但住他們的神殿,哪有跟著同族大姐姐回家舒坦。這么漂亮溫婉大方的同族大姐姐,穆瑞亞又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如果沒有一點反應,那穆瑞亞也太對不起他身體中的龍族血脈了。   “穆瑞亞殿下,黎明教會給你酬金送到了。”   剛剛進入金龍御姐的城堡,他就得知了這么一個消息,這是卡斯蘭娜法師塔的塔靈告訴他,就是一位類似于卡西歐的存在。 “這些龍,是怎么回事?克萊斯特。”穆瑞亞走到體型最大的紅龍面前,一腳踢斷了束縛它的嘴巴讓它有口不能言的符文鎖鏈。   “嘿嘿,這些都是我收服的小弟,除了實力弱了點之外,其他的都還好,特別聽話。”嘴巴剛剛接觸了束縛的紅龍非常老實的說道,眼中露出些許得意之色。   它知道,穆瑞亞現在肯定對它們很生氣,但是它也知道穆瑞亞絕對不會宰了他們。所以,在生命有保障的情況下,其他的懲罰就無所謂了。   反正被穆瑞亞教導著學法術的那些年,他被懲戒的次數也不少,它已經習慣那些疼痛了,挨罰就挨罰,只要不殺了它,那就無所畏懼。   “你收服的小弟?”穆瑞亞看著那十二條被打到骨斷筋折,皮肉翻,身形還比他養的龍還小很多的五色龍,嘴角扯了扯。這都是一些少年龍,似乎才剛剛被父母驅逐出龍巢的樣子。   “對,穆瑞亞,我跟你講,我收服的不止這些龍,我還收服了很多低級生物當仆從呢。”紅龍克萊斯特得意的說道,但剛剛得意一下,他憤怒地盯著紅衣大主教一行人,“可是,我的那些仆從都被這些該死的人類殺光了。現在就剩這些龍了。穆瑞亞,你要幫我報仇啊!”   “閉嘴!”穆瑞亞一腳踹在它的鼻子上,隨后看向紅衣大主教:“可否告訴我,你們找到這些家伙的時候,它們正在干什么?”   “穆瑞亞殿下,我們找到它們的時候,它們正在打劫城市。”聽到穆瑞亞的詢問,紅衣大主教用驚奇的語氣贊嘆道。   “打劫城市?”   ……與這位紅衣大主教簡單的交流了一下,然后再盤問紅龍克萊斯特,穆瑞亞大概了解了一下,這六條叛逆龍來到艾歐尼亞之后的幾個月都干了一些什么。   這些家伙,失去了他的束縛之后,做出的事情還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它們先是通過自己五色邪龍的身份,于荒野之中,收服大批的哥布林,狗頭人,蜥蜴人等低級野怪,還有稍微強大一些的兇暴野獸。這些怪物看到是邪龍來收編它們,基本上都是納頭便拜,非常輕松。   然后,這六個窮瘋了,想要靠暴力手段快速積累財富的家伙,沒有莽撞的直接去劫掠人族城市,而是變成人形,混進人族城市之中。   在搞到一張粗糙的地圖之后,就拉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去幾個人族國家的交界處,然后開始了它們的強盜龍生涯。   它們打劫城市的方式無愧它們法師龍的身份。先派出一條龍化成人形進入城市,評估城中貴族擁有的資產價值。   接著,拉著浩浩蕩蕩的數萬野怪,直接把城市一圍,人家要保護費。這些家伙,對城市中的貴族承諾,只要交了保護費,就沒有任何一頭低階怪物騷擾你們的城市。   不交保護費?那就是現在這樣,幾萬頭野怪包圍城市,一直圍城,斷絕一切人員進出。   不給錢就一直包圍,也不攻打人族城市。這六個家伙,已經了解到,隨意屠城的話,會拉很多仇恨,所以它們圍而不攻。

    2019-03-05 12:45:11
  • 用戶名
    鳳凰谷

    大貓:穆瑞亞,我要殺了你,讓你玩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9-03-05 12:36:00
  • 用戶名
    zssq8156

    怎么差了一章?

    2019-03-05 12:33:20
  • 用戶名
    扶弟魔

    什么是傳奇?在穆瑞亞的心目中,像他的父親安斯奧爾那樣,才稱得上是傳奇!出現閑逛一圈,看到一條力能龍,覺得未來可以作為對手,直接揍一頓拖回來養著。又或者閑得無聊,去深淵磨練一下武技,打死幾頭惡魔領主,把尸骸帶回來當樹肥。又或者如教導過他劍術的人類劍圣羅恩那般,雖然出生平凡,血脈卑微,但卻不甘平庸,自強不息,一次又一次挑戰突破自己極限。即便突破到傳奇,擁有自開一國的力量,也依舊堅守本心,不為外物所動,于生死中磨礪錘煉自己,不斷挑戰各種強大的存在。“剛剛那位傳奇,在他們人類之中應該都算是墊底的那一批。”聽到穆瑞亞的話,菲奧娜露出一絲嘲諷之色。“人類這個種族,總是喜歡走捷徑,他們開發出了很多投機取巧的秘術,藥劑,儀式之類的。”菲奧娜低聲解釋著,“剛剛那那名人類傳奇,應該就是借助外物強行突破到傳奇的,他的各種能力,都弱于靠自己突破的傳奇。”“呵,我說呢,原來就是一個水貨,怪不得弱成這個樣子。”穆瑞亞笑了笑,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這種就是偽傳奇,看似擁有傳奇的威壓,傳奇的空間能力,實際比正常的傳奇弱一大截,這種偽傳奇沒有特殊的機遇,永遠只能停留在傳奇一階,幾乎不能再進一步。”“人類之中,這種偽傳奇多嗎?”“很多,在人類的傳奇之中,隨便選三個,就有一個是這種偽傳奇。人類突破的時候,太喜歡借助外物了,很少有憑借自身突破的人類。”“嗯!”穆瑞亞點點頭,算是明白了。看著下方已經完成他的任務,樂滋滋的從下方城堡中飛出來的一群巨龍,看起來他們在這座城堡之中搜刮了不少寶物,得了不少好處。“走,返回帕特里克要塞!”……“累死我了。”身穿法袍,氣質溫婉的卡斯蘭娜輕輕喘著粗氣,看著前方一支圣武士隊伍進入巴伐利亞王國的領土,在一道沒有亡靈灰霧的甬道之中快速前行著。“穆瑞亞弟弟的這把弓還真是強大!”金龍御姐看著她手中那一柄就比她人小一號的大弓感嘆道,“不過就是消耗太大了,每一次凝聚箭矢都感覺快要把我抽空了。”聽到金龍御姐的夸贊,被她握在手中的逐日之弓微微震動,弓身上那些好似裝飾一般的古神文明滅不定,一股喜悅的情緒傳遞到卡斯蘭娜的精神感知中。“已經開始凝聚自我意識的傳奇兵器。”感受到這道歡愉的情緒,卡斯蘭娜不由感嘆,“沒想到我居然有機會使用這種傳說中的兵器!”在這時候,金龍御姐感受到了自己與穆瑞亞之間的差距,雖然都是金龍,但是血脈等級之間的差距卻是云泥之別,家境就更不用說了,她祖父貌似連人家母親都打不過。如此差距,讓金龍御姐稍稍有些心灰意冷,但是穆瑞亞將隨身兵器交付她使用的舉動,卻又讓她重燃希望。“嗡!”就在金龍御姐思考者自己與穆瑞亞還有多大的可能一起生蛋時,她手中的逐日弓輕輕振動起來,隨后力度越來越大,最后直接掙脫了金龍御姐的手掌,化成一道長虹,沒入不遠處一位黑發金瞳的少年體內。“穆瑞亞,你回來了?那些貴族你都殺光了。”卡斯蘭娜順著逐日弓化光離去的方向望去,頓時看到了剛剛跨越空間門出現在不遠處的穆瑞亞,臉上露出溫婉的笑容。“都已經清理干凈了。”穆瑞亞看著氣息有些起伏不定的身材高挑的長腿御姐,臉上露出一絲關懷之色:“我的弓不好用嗎?”聽到穆瑞亞的問題,卡斯蘭娜還沒有回答,已經落入體內的逐日弓的弓弦抖動,發出一聲略帶不滿情緒的顫鳴聲,讓穆瑞亞身周的空氣都出現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聽到逐日弓顫鳴聲的卡斯蘭娜發出發出風鈴般清脆的輕笑聲,“逐日弓很強大,很好用,就是每一次開弓凝聚箭矢的時候,消耗的力量太多了,讓我有點吃不消。”嗯狩魔騎士被刺殺,他帶著一群龍去找回場子,自然不會把那些圣武士忘掉。他為那么多圣武士開路送行,后面當然也要一樣的待遇,于是他將逐日弓交給金龍御姐,委托卡斯蘭娜來暫替他為那些圣武士開路。為了讓卡斯蘭娜能夠使用逐日弓,穆瑞亞還安撫了好一會兒其內那懵懂的意識。不過看樣子,卡斯蘭娜雖然經過他的同意,能夠使用他的逐日弓,但似乎有點吃虧,消耗特別大,畢竟那是穆瑞亞的武器,力量屬性并不契合,凝聚箭矢的過程中,力量損耗非常大。但不借用逐日弓又不行,僅僅靠自己的力量,金龍御姐又無法打出多遠的攻擊,只有使用逐日弓,才能打出射程最遠的攻擊,為圣武士們開辟最長的捷徑。“金龍閣下!”就在穆瑞亞準備與卡斯蘭娜好好聊會時,帕特里克要塞的最高指揮者從高如山岳的城墻上落下,帶著一絲忐忑與期待看向穆瑞亞。畢竟他為了穆瑞亞的承諾把那些貴族都給賣了,所以很是心虛。他幾乎是除了穆瑞亞之外,最希望那些被他出賣的貴族死光的人了,先前卡斯蘭娜傳遞給穆瑞亞的那些情報信息就是他告訴金龍御姐的。“放心,都已經解決了。”看著將軍那不安的臉龐,穆瑞亞出聲道。“呼!”得到穆瑞亞的回答,將軍長舒一口氣,“看來國王并不重視那些貴族,只派了一位魂意級出來應付其他貴族,防止他們有怨言。”“不,恰恰相反,你們國王挺重視的,派出來一位偽傳奇來保護他們。不過他最后離開了,讓我隨意處理那些渣滓。”“……”聽到穆瑞亞的話,將軍呆了呆。就在將軍想要詢問什么的時候,一聲蘊含著欣喜之色的喊叫聲在城墻上方響起。“灰霧退了!”

    2019-03-04 15:59:55
  • 用戶名
    作者

    ????????

    2019-06-01 11:11:02
  • 用戶名
    小懶蟲!

    為什么所有的小說都停更了?

    2019-05-26 14:40:46
  • 用戶名
    信奈

    人家人類內斗是他們自己的事,你說著為他們好,然后強行攻占他們領地,這不是ba 權 主 義嗎?那些反抗期間死去的士兵就就白死了?士兵就不算人?就沒有家庭?就算要實現和諧共 榮也有很多辦法啊?還有人家為了自己的家園反 抗不是很正常的問題嗎?憑什么反抗的是主角家的龍,就能隨便殺?我覺得你們不大行,我是為了你們好,你們乖乖把領土交出來,我殺你們就是對的,你不能反抗,口區,這是什么邏輯?還有那些傳奇就必須要為主角效力300年?不殺就是仁慈公正,弱者無ren權?那為什么還去劃分什么善良邪惡陣營,這就叫所謂的守序善良,絕對公正?建議學學人家瘋巫妖

    2019-05-26 09:16:07
  • 用戶名
    深巷酒肆.

    別的地方已經更新了,這里有些書都不更新了

    2019-05-25 16:29:17
  • 用戶名
    我曾經是一名寫手

    瞎了才說平手,泰坦明明勝了,非要拿種族說事

    2019-05-23 21:28:08
  • 用戶名
    .

    有的話大家快看

    2019-05-24 12:35:45
  • 用戶名
    我曾經是一名寫手

    字面意思

    2019-05-23 21:55:15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主要是因為我喜歡這本書,不希望你們看不到,所以轉載過來了,麻煩你們多點一下贊,免得帖子消失了,難得找,謝謝大家,我轉載很累的。。

    2019-05-22 12:28:32
  • 用戶名
    聽說名字越長越牛逼哦

    不是起點的書還可以正常更新,可能是最近起點的清網問題吧

    2019-05-22 23:50:10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仇都報完了,準備出發,前往下一座次大陸。”聽完米婭匯報完自己這一場討伐的收獲之后,穆瑞亞臉上沒有太多情緒波動,早就有了大概的心理準備。這些都是他搶來的,到手的時候,已經估算出了價值。每一條擁有完整傳承的巨龍都是天生的鑒寶宗師。   “下一座離我最近的是哪一座次大陸?”穆瑞亞在腦海中詢問卡西歐。   “德普羅森次大陸,那是冰霜與雪的世界,寒冷是那里永恒的主題。”卡西歐溫婉的聲音響起,“您在那里,實力可能會受環境的影響,被壓制一點點,不過問題不大。”   “冰霜的世界。”穆瑞亞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有些玩味,冰霜的世界,無須探查,他都知道德普羅森次大陸上面是哪些龍被放逐到上面。   “克洛迪雅,好久不見了。”不用猜都知道,絕對是學霸白龍在這座次大陸上面,金龍娘放逐巨龍都是有講究的,挑選的全是最適合它們生存發展的地方。   “最弱的血脈,最強的天資。”這就是穆瑞亞對學霸白龍的評價,在穆瑞亞豢養的一百零一條五色龍當中,克洛迪雅的血脈是最弱的,但是在這么多條龍之中,卻沒有任何一條龍敢去招惹白龍克洛迪雅。   因為所有招惹克洛迪雅的龍都被揍了,揍的很慘,包括比她提前出生十二年的紅龍,都不是她的對手,她的法術造詣是所有巨龍之中最強的,所以穆瑞亞才如此優待她,將她放在身邊養著,予取予求。   而且,作為特殊的一點是,克洛迪雅統合了所有的白龍,是穆瑞亞手下真正意義上的白龍統領,只有她做到了這一點。要知道,穆瑞亞豢養的龍就算是白龍,也不是大冰川上那種野蠻生長的龍族之恥。   “你現在將自己的勢力發展到了什么程度?我的小學霸。”帶著滿滿的期待,穆瑞亞召喚出了悼亡者之書,想要通過這本詛咒之書窺探一下克洛迪雅如今的發展情況。   在沉睡之前,穆瑞亞無聊之時,就喜歡用悼亡者之書看一看自己那些被放逐到各個次大陸之中,還沒有來得及找回來的五色龍,它們的發展情況。   除了有一部分“聰明”如紅龍艾伯特一樣,知道穆瑞亞會找回它們,所以心安理得的當一條咸魚龍以外,大部分龍都是上進心十足的。   它們依靠自己的力量,憑借自己被開發過,遠超同類的智慧與眼界,開始在當地發展并建立屬于自己的勢力。   這么多條龍之中,僅憑穆瑞亞的所見,似乎仍舊是克洛迪雅發展出的勢力是最好的。她在常年充斥著霜雪的世界中,憑借著自己的個龍魅力,收服那些野生的白龍,然后帶領它們與當地的霜巨人爭奪生存環境。每經過一次戰爭,她的勢力就會強大壯盛一些,因為她逢戰必勝。 龍與巨人的沖突!回想起自己窺探克洛迪雅的場景,似乎有一半以上都是在與霜巨人進行作戰。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資源只有那么多,但是兩個不同的物種卻都需要,發生流血沖突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二十多年過去了,你現在又發展到了什么程度?”翻開悼亡者之書,在咒靈黑的輔助下,穆瑞亞看到了一條威嚴而又優雅的矯健白龍,正當他想繼續打量的時候,在穆瑞亞錯愕的眼神下,畫面破碎。   “這是怎么回事?黑,給我解釋一下。”穆瑞亞皺著眉頭看著一旁同樣陷入呆滯狀態的咒靈黑。   “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會被發現呢?一條白龍而已,怎么可能發現我。”由具現實體化的詛咒黑霧形成的咒靈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它一半是做給穆瑞亞看的,另一半確實是被震驚到了。   “你被發現了!”穆瑞亞眉毛微微一挑,臉上露出繞有興趣之色,他沉睡之前窺探克洛迪雅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看來不止他在成長,這條學霸白龍同樣有了不小的進步。   “現在,西納普斯全速前往冰雪的世界,德普羅森次大陸。”穆瑞亞站起來,當即宣布前進的方向,這是他作為西納普斯的最高統治者擁有的權利,其他人無權決定。   ……   “消失了二十多年,這種窺探的感覺又出現了?以前拿你沒辦法,現在我已經晉級傳奇,以為我還拿你沒辦法嗎?”一處龐大冰宮內,一條體型修長的優雅白龍睜開,眼中淡淡的金芒在閃耀,帶著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嚴神圣感覺。   在這頭鱗甲晶瑩的傳奇白龍的冰王座之下,六條強大的白龍分立兩旁,它們是從小到大就一直跟隨著冰霜女王,忠心耿耿,為她拼殺。   成為冰霜女王的舔狗,并非一無所有。冰霜女王克洛迪雅獲得好處之后,總是不忘分潤一點,留給它們,所以六條白龍擁有了與普通的老年紅龍戰斗的能力。當時,這是它們的自我感覺,德普羅森次大陸基本上是找不到紅龍。沒有火龍喜歡這種環境。   而在這六條白龍身后,是更多的老年期,極老期白龍,其中甚至還有幾條古龍,嗯,實力只有魂意級的古龍。這就是白龍被稱為龍族之恥的原因,白龍想要靠睡覺晉級傳奇,就必須活夠一千兩百歲,要比金龍與紅龍,多花費一半以上的時間。   “克洛迪雅大人,是誰在窺探您?”一頭體型還沒有此時的學霸龍一半大小的古龍站出來,眼中露出諂媚之色,“是那些骯臟,丑陋而且粗鄙的霜巨人薩滿嗎?”   “不是。”看到下方自己這位“同族長輩”,才剛剛晉級傳奇的克洛迪雅,按耐住自己心中的煩躁,跟這種家伙是同一種族,真的是一種恥辱,特別沒面子。   “雅姐,你現在已經晉級傳奇了,我們也就有了正面對抗那些大型霜巨人部落的底氣,忍了這么久,該出一口惡氣了。讓這些霜巨人還有那些貪婪的,不知死活的獵龍人,知道我們的厲害。”一頭體長近五十米,已經不比古龍小多少的白龍站出來,向克洛迪雅進言道,它是克洛迪雅的六大舔狗之一   “嗯。”趴臥在冰王座上的白龍站起來,呼出一道似乎要讓空間都為之凍結的寒氣,閃耀著淡淡金光的龍瞳之中,充滿了對未來的野望,現在她已經進階傳奇,是到了大展手腳的時候。   “我親愛的乖女兒,你想讓誰知道你的厲害?”就在冰王座旁邊,一頭鱗甲晶瑩剔透,宛如水晶雕琢而成的巨龍突兀地出現,其散發的威勢隱隱在克洛迪雅之上。

    2019-05-22 12:26:15
  • 用戶名
    肉斯坦木·阿不都熱合曼

    怎么還不更新? ????????????????????????????????????????????????????????????????????????????????????????????????????????????????

    2019-05-22 17:46:36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在經過一番“友好”協商之后,三位神袛與泰坦達成協議。簽訂一份關于恒星軌道炮這種禁忌兵器的使用限定契約。   泰坦承諾,除非到了必要時刻,械皇否則絕對不率先在埃拉西亞世界之中,用恒星軌道炮攻擊神袛的國度。至于什么是必要時刻,由泰坦自行決定。   這是一份簽了跟沒簽,幾乎沒有多大差別的契約,對于泰坦而言,沒有任何約束力。但是對于那些弱小的神袛而言,這份可有可無的契約好歹是一種心理安慰。最起碼說明只要不招惹泰坦,他們不會亂開炮屠神。   就算是這種幾乎毫無約束的契約,諸神也付出了很多珍稀的資源,送給泰坦,讓械皇能夠高興地在這份由世界意志的見證下擬訂的契約中簽下名字。   ……   “我從未冒犯過您,請饒我一命,偉大的西納普斯之主。”紅發的海盜王跪倒在穆瑞亞的腳下,這是一頭長發及腰,宛如燃燒火焰的女性,難以想象,一位女性,是經歷了多少困難才成為一位縱橫海域的傳奇海盜王,“我愿意向您奉上我所有的財物,作為我冒犯您的補償。”   “唔!”穆瑞亞的鼻翼動了動,隨后有些驚訝的打量著眼前的女海盜王,臉上露出一絲略帶驚訝的笑意,然后搖搖頭,“不夠。”   “我要怎樣做,您才愿意放過我?”   “我要你!”穆瑞亞嘴角含笑,說出自己的要求。   “我……”聽到穆瑞亞的要求,紅發的女海盜王頓時抬起頭,看著面前的黑發金瞳的少年,臉上露出難堪與猶豫之色。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想讓你為我效忠而已,你這點姿色,我還看不上。”穆瑞亞打量著跪伏在自己腳下,前tu后qiao的女海盜王,臉上露出風輕云淡的笑容。   這位身上有紅龍血脈的海盜王,雖然姿色上佳,但跟穆瑞亞身邊的銀月精靈赫瑟爾,還有紅龍辛西婭這種超凡存在相比,還是差了一截,穆瑞亞表示看不上。   聽到穆瑞亞那不似作偽的話,紅發女海盜臉上青白之色變換不定,看上去頗為尷尬,只得把頭低下去,掩飾自己的尷尬。她現在真想在船板上打個洞跳下去。   “考慮得怎么樣,是否愿意效忠于我?”穆瑞亞追問道,一個愿意為他效命的傳奇,其價值還是比一個被他當成動力源的傳奇價值高。   “我愿意!”有著焰之龍姬之稱的女海盜王瑟菲利亞幾乎是一字一頓咬著牙說出三個字,她現在恨死那位邀請她一同進攻西納普斯的巨人海盜王了,人都沒到,就把她給賣了。讓她莫名其妙承受了這一場無妄之災。   “很好,跟我簽訂契約吧!”穆瑞亞拿出一份追隨契約,契約的條件非常“寬松”,焰之龍姬無條件向穆瑞亞效命三百年,服從一切不威脅其生命安全的命令。 至于契約的見證者,則是公正無私的黎明之神洛山達。嗯,按照卡西歐的描述,這位神靈跟他們泰坦的關系貌似非常不錯,所以穆瑞亞選擇他來當見證者。   在穆瑞亞的龍威壓迫下,傳奇海盜王,焰之龍姬,瑟菲利亞選擇了委曲求全。跟穆瑞亞近戰廝殺之后,她能夠體會那種根本就無法戰勝的無力感。   不論是技法,還是體魄,她都被全方位碾壓,沒有絲毫可比性。她身上的紅龍血脈就好似笑話一般。更何況,她能夠感覺到眼前這位少年根本就沒有盡力,人類模樣不過是他的偽裝而已,如果展露真身,他的實力將更加恐怖。   “很好,你是一個聰明人!”看到這位海盜王在契約上留下自己的靈魂烙印之后,穆瑞亞非常滿意地點點頭,他沒有把事情做絕。   三百年的時間,對于傳奇至少千年以上的壽命來說,說長也不算長,說短也不算算,往后的日子,多少還有一點指望。   畢竟這群海盜對西納普斯的劫掠,仍舊只是停留在想法上,連執行方案都沒有,可以說是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所以焰之龍姬瑟菲利亞才會如此的怨氣十足。   ……穆瑞亞帶著巨人們在西納普斯停留的周邊海域大殺四方,那些曾經進攻過西納普斯的勢力全部打殘,傳奇頭領封印,當做動力源。其部屬,看得順眼,那就留下,拘回西納普斯,當做奴隸戰仆,看不順眼,就讓它們回歸大自然。   其中那位藍膚海盜王,將他聯系的另外四位傳奇海盜全部賣給了穆瑞亞,以獲取自己活命的機會。   其中焰之龍姬瑟菲利亞就是受害人之一,對于她來說,跟天降橫禍差不多,她只是接到一位同行的通知,說要干一票大買賣而已,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淪為了西納普斯的打手。   不過瑟菲利亞也就是最幸運的了,另外三位海盜王,穆瑞亞直接打殘,封印。因為他們的長相實在是太奇葩了,穆瑞亞表示無法容忍自己的下屬中有這種奇葩存在。   海盜這種前途無量的自由職業,幾乎可以說是什么樣的種族都有,人類只是在其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比例而已。   那三位海盜王就沒有一位是人類,形態分外清奇,其中一位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位臉上長滿魷魚絲的家伙,這位傳奇海盜給穆瑞亞一種黏糊糊,濕答答的感覺,非常惡心,穆瑞亞見到他的時候,可是花費了一點時間,壓住將他斬殺當場的念頭。   在海洋上戰斗或者說碾壓了三天三夜的穆瑞亞帶隊回到了西納普斯之中,他已經報完所有仇了。跟西納普斯敵對的,都是一些勉強入流,有傳奇坐鎮的小勢力。   真正的大勢力根本就不會去招惹穆瑞亞,誰會在這個關頭,去觸泰坦一族的霉頭。所以穆瑞亞的對手都是一些低階傳奇,實力最強的,還是被穆瑞亞看中,強行收為手下,擁有傳奇三階實力的焰之龍姬。   “米婭,我這一次討伐,戰果整理出來了嗎?”坐在一張完全由火元素水晶雕琢,用雷元素與風元素水晶加以鑲嵌的的王座上,穆瑞亞神態慵懶的俯視下方,這一次討伐,穆瑞亞發現,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所以感到有些頗為無聊。   “已經整理完畢。”   “匯報一下。”   “這一次討伐,捕獲傳奇一階六名,傳奇二階兩名,傳奇尸骸三具。魂意級共計俘虜四十二名,黃金級俘虜攻擊三百七十九名,黃金級以下共計二十萬七千余名。   收獲的財物,精金一萬三千七百盎司,秘銀九萬六千三百盎司……這是一場輝煌的勝利。”

    2019-05-22 12:23:45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泰坦與龍之王正文卷第五百一十三章恐懼的眾神在三尊高達百米的神袛神力化身的注視之下,他們面前的空間泛起波瀾,兩只銀白色的金屬手掌穿透空間,然后抓住左右兩邊,將空間當成實體一般,用力一撕,隨后一位百米高大的金屬巨人從擴大的空間通道之中昂首闊步而出,站在三位神袛化身。   “你們來這里,有什么事情嗎?”械皇臨時塑造的機械巨人化身開口問道,他此時就是械皇的意志延伸。   “化身?”看到面前的金屬巨人,太陽神培羅臉上露出不滿之色,一閃即逝。他與黎明之神還有正義之神降下化身過來拜訪泰坦,是因為世界規則的限制,不然他們是絕對會真身降臨,他們想要找史詩泰坦商討的事情太過重要了。   他們是沒有辦法才降下化身,但是這位械皇居然也只是派出一具化身應付他們,看樣子泰坦族的其他史詩也沒有露面的意思,這就很沒意思了,一點都不給他們面子,簡直不將他們神袛放在眼里。   “械皇閣下,我們來此,是想要跟你商討一下關于恒星軌道炮使用的問題。”沒有說一下客套話緩和一下的意思,正義之神提爾直接說出了祂們此行的目的。   二十四年前,四位史詩泰坦屠神這件大事,其余波到現在都沒有消除,甚至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其中械皇的那件兵器,恒星軌道炮的存在就是主要因素,它引起了眾神的惶恐情緒。   這種足以滅世的兵器,不論怎么看,其建造出來的目的就是針對他們神袛的。   風暴之主塔洛斯,這樣一位如此強勢暴躁的神袛,在出賣了自己的尊嚴,讓泰坦刻意放水的情況,其神國都被打穿了。   而另外一位神袛,海洋女神安博里就更慘了,她與莽荒之主阿克蒙德的戰斗,眾神都看到了,莽荒之主根本就沒有在她的神國之中強行擊殺她的能力,甚至還有被反殺的趨勢。   但是一發恒星軌道炮之后,戰局直接就扭轉了,海洋女神安博里隕落,被莽荒之主斬下頭顱,打碎神格。這一場弒神之戰,恒星軌道炮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沒有它攪局,海洋女神根本就不可能隕落。   這種結果,理所當然的讓眾神感到害怕與驚慌,神國移動的速度太慢了,就算是需要很長時間蓄能攻擊的恒星軌道炮,那也是一個活靶子。只要械皇想打,那是絕對會被命中。   這誰受得了?一位中等神力的神袛都是一炮的事情,那更弱的神袛就不用說了。至于強大神力,以風暴之神的神國為例子來看,多來幾炮也是一樣的下場,恐怕只有那些淡漠世界上一切的偉大神力才能夠當下恒星軌道炮的攻擊了。   “我的軌道炮有什么問題嗎?”械皇的機械化身明知故問地問道,諸神的反應在他的預料之中。… “眾神對你的恒星軌道炮感到恐懼。”黎明之神洛山達直接說出萬神殿之中,眾神現在的情緒,沒有一點遮掩的意思。   “那你恐懼嗎?洛山達!”   “我感覺我可以擋下你的恒星軌道炮。”作為埃拉西亞世界上最有可能晉升成為偉大神力的神袛,洛山達無比自信。   “那你來找我干什么?”   “我為我的屬神而來,他們有可能在你的恒星軌道炮下隕落。”   “只要他們堅守自己的責任,我不會攻擊他們。”械皇歐西里斯說道。   “這種保證,很難讓我們眾神滿意。”聽到洛山達有把握擋下恒星軌道炮,一旁的太陽神培羅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同樣還有羨慕與嫉妒之情。他的神權并不完整,他只是掌握了一部分甚至,如果能夠擁有全部的【太陽】神職,他絕對能夠晉升成為偉大神力,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另外幾位太陽神的力量都不弱于他。沒有意外情況,他永遠不可能獲得完整的【太陽】神職。   “我為什么要讓你們神袛滿意?”械皇的化身看向太陽神培羅,宛如看著一位ZZ,洛山達說話都那么客氣,你居然說出這種狂語。   “械皇,你要明白,恒星軌道炮的存在嚴重威脅到了神靈的生存問題,如果你不將這門軌道炮拆除銷毀,我們的眾神很有可能聯合起來,對付你們泰坦族。”   “你們這是在威脅我們泰坦族嗎?想要開戰的話,那就來吧!”械皇的化身還沒答話,一道充滿不屑的語氣在三位神袛化身耳邊響起。   “古獄主宰,其他神袛我不知道,但我還有我的屬神絕對不會與守序泰坦為敵。”洛山達出聲,直接與當主神當得腦子都壞掉的太陽神培羅撇開關系,這種分不清場合的蠢貨,簡直就是一位十足的豬隊友。   “我亦如此,我可以代表正義諸神保證,絕不與泰坦為敵。”正義之神提爾也直接擺正自己的立場。以泰坦的性格,他們就是天然的盟友,而不是敵人。   “我只是在說一種可能而已,并無冒犯的意思。”看到這兩位主神直接撇開關系,太陽神培羅一邊在心中罵他們慫包,一邊硬著頭皮解釋道,一位強大神力,還真沒有威脅泰坦族的資格。   “哼!”看到這位太陽神慫了,械皇的化身冷哼一身,隨后開口,“我建造恒星軌道炮的目的,是為了與虛空中那些存在戰斗,并非是針對你們神袛。神袛是世界的守護者,我知道這一點,所以我不會隨意開啟恒星軌道炮對付哪一位神袛,只要不招惹我們泰坦,我們也不會去刻意針對誰。”   說完之后,械皇化身撇了一眼散發赤金色的太陽焰,宛如一道人形大火炬的太陽神培羅。讓這位神靈心中開始發慌。   “虛空戰爭之中,恒星軌道炮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洛山達有些疑惑,恒星軌道炮雖然威力巨大,但是幾乎不可能命中他們這種存在的本體。   “虛空之中,我有一些敵對邪神,以世界為搖籃,培養自己的眷屬軍團,我制造恒星軌道炮就是針對這些世界的。”械皇說出他建造恒星軌道炮的目的,間接表示自己的意思。

    2019-05-22 12:10:38
  • 用戶名
    我曾經是一名寫手

    得罪了1300多金幣的小九頭

    2019-05-22 18:31:18
  • 用戶名
    孤家寡人

    有點東西,克蘇魯神話里的古神的確符合邪神的形象

    2019-05-22 17:45:35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僅憑您現在的勢力,想要打下塞納普斯次大陸是不可能的事情。”聽到穆瑞亞的目標之后,卡西歐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知道,我又沒說現在就要打。”穆瑞亞對于自己的勢力當然有數,他現在連一座王國打不下來,還想打下一座次大陸,不過就是癡人說夢而已,就算僥幸打下來,也守不住。 “塞納普斯次大陸有邪神樂園之稱,是很多邪神的信仰主要來源地,就算顧忌您的身份。當少爺您想要打下整片次大陸之時,也會引起邪神的瘋狂反撲,那時候,他們不會有任何顧忌。” “嗯,我如果真的威脅到了邪神的信仰來源,他們會不計代價降下化身,到時候我面對的就不是傳奇,而是一具又一具戰力處于傳奇巔峰的神戰斗化身。” 兔子急了都咬人,何況是這些本來就非善類的邪神,一旦觸動他們的信仰根基,誰還顧忌你的背景,先動手再說。 “您知道就好,你想要達成目標,會很困難,最基本的一點,族群不會給予你任何幫助,因為這是你自己的目標與想法,想要完成,只能靠你自己的努力。” “我的勢力不過是剛剛起步而已,我還有的是時間。”穆瑞亞壯志昂揚,充滿了對未來的自信,“早晚有一天,我要推平這座邪神樂園,讓邪神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立足之地。” “那么少爺你將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與傷亡,而且,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將您的目標公之于眾。”卡西歐十分貼心的叮囑道。 “我沒那么傻。”穆瑞亞輕哼兩聲,其他生物有這種想法,那也只是臆想而已。而穆瑞亞的想法,就算是神也必須重視。因為以穆瑞亞的未來發展與潛力,擁有讓這種目標實現的能力。 …… “跟我匯報一下西納普斯的發展情況。”讓自己的身體暫時冷靜下來之后,穆瑞亞來到了風王鷹沉睡時那座云島上,回到了那座主控城堡之中,召見云島的所有管理者。 西納普斯,是穆瑞亞為自己所統御的一百三十二座正在向浮空城改造的云島群取的名字,其意為在天空之中漂浮,經常移動的領域。 經過二十四年的時間沉淀,西納普斯的管理層已經初具雛形,穆瑞亞貼身女仆,米婭,在穆瑞亞不在的時候,是西納普斯名義上的最高管理者,統籌一切事務。 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以五十道魂意之環再度晉級傳奇的深淵煉魔的麥爾斯,就是西納普斯現在的情報機關首領。云島上的一切黑暗勢力都是由他在管理,負責清理一切妨礙西納普斯的發展有的生物。所有的一切臟活都是他在干。 紅龍辛西婭,在龍島的諸多法師五色龍的支持下,自封為西納普斯懲戒軍團的軍團長,負責西納普斯的懲惡揚善(資源掠奪)的事宜。在西納普斯底層的懲戒者心中,地位很高。特別是她化形之后的人類形態,是很多人形生物心中的女武神。 而在某位龍神的影響下,同樣突破傳奇,成為古龍的菲奧娜,則是負責西納普斯的一切對外貿易與溝通工作。 雖然她的實力可以說是西納普斯最強,但是因為她追隨穆瑞亞的方式頗為尷尬,所以她手下只有最初跟著她一同叛變的綠龍作為支撐,發展勢力并不強大,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弱小,不過她掌控的資源卻是最多的,有時候就連辛西婭與米婭不得不對她低頭服軟。 風暴巨人統領泰倫斯,麾下有六百名風暴巨人,人均實力黃金巔峰以上,其中魂意級的含量非常高,是西納普斯的第一守衛勢力,是名義上所有巨人的統領。 “殿下,云島的改造計劃,在您沉睡之后,一直都在進行,因為深藍商會的存在,所以我們獲取的一些用不上的資源,都可以快速交易換取,所以云島的改造進程已經進入第二階段,正在鋪設防御系統。” “嗯,還不錯。”穆瑞亞點點頭,對于西納普斯來說,當然是先建設防御系統比攻擊系統更好。進攻就是防御,這句話對于西納普斯來說根本不成立。 云島這種特殊的世界奇觀,在世界上非常稀有的特殊地域,打壞就打壞了,很難進行修復。最起碼穆瑞亞現在沒有掌握這種能力與技術,不知道陸皇龜有沒有這種重塑云島的能力。 穆瑞亞認真詢問了云島的改造進度之后,就開始詢問其他方面的問題,譬如,那些煉金術士口中五次守衛戰爭是怎么回事? “殿下,因為您陷入沉睡之中,我們不知道前進的方向,所以懸停于海洋之上,等待您的蘇醒。所以已經開啟了隱匿法陣遮掩云島的存在,但是由于辛西婭頻繁的帶領懲戒軍團外出狩獵,沒過兩年,西納普斯的存在便暴露了,然后引來了很多勢力貪婪的目光。” “不過得知您的存在之后,敢于進攻我們的勢力變得稀少了很多,但仍舊有不少,這個世界上總是不缺少一些亡命之徒。” “第一次還有第二次防御戰爭,幸虧有您族人的幫助,我們才十分艱難的擊退了那些入侵者,然后到了第三次,您在洛克曼王國搜羅而來的那些人類,制造出來屠戮之影,我們才算是熬過了最艱難的時期。” “我的族人?”變ChéngRén類形態的穆瑞亞眉頭微微一挑,“是泰坦,還是金龍。” “是兩位還沒有成年的泰坦。”古綠龍菲奧娜出聲道。 “給我描述一下他們使用的武器樣子。” “海洛伊絲,還有亞特雷恩。”知道這兩位泰坦手中的專屬兵器是什么樣子之后,穆瑞亞立即就知道是誰了,“他們現在去哪了?” “當屠戮之影誕生之后,他們就離開了,說要去挑戰世界各地的強者。”紅龍辛西婭插嘴道,努力在穆瑞亞眼前刷存在感,想要自己自封的懲戒軍團長職位得到穆瑞亞的認可,“不過他們留下了傳訊水晶,說在您蘇醒之后,就交給你,讓您聯系她們。” “嗯,”穆瑞亞接過辛西婭遞過來的一顆金色水晶,把玩了一下,便收了起來,現在不是召喚他們的時候,“你們繼續說,后來是什么情況?” “后來我晉級了傳奇成為古龍,麥爾斯也重回傳奇之位,敢來進攻云島的實力,就逐漸減少,基本上每一次來犯之敵,我們都能打退。” “打退?也就是說,那些想要打西納普斯主意的家伙都還活著?”穆瑞亞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2019-05-21 12:14:57
  • 用戶名
    ?_?《楷T_T》

    如題

    2019-05-21 20:03:49
  • 用戶名
    趙兄托我幫你辦點事

    主角雜交血統比純血統弱還是強?

    2019-05-20 18:49:41
  • 用戶名
    愛,礙,唉

    是我的版本撐不住了嗎

    2019-05-21 18:51:02
  • 用戶名
    洗頭,沒得鎖

    “麥爾斯,弄清楚那些冒犯我的家伙,他們的所在位置了嗎?”穆瑞亞看向一旁臉上掛著儒雅笑容的中年人。他跟風暴巨人統領泰倫斯最淡定,沒有絲毫在穆瑞亞面前急于表現的意思。 畢竟是跟著穆瑞亞出生入死的家伙,幾乎為穆瑞亞付出了整條命,麥爾斯自覺自己只要不犯下什么大錯,他在穆瑞亞心中的地位基本上是穩的,不用跟之前一樣,需要隨時擔心自己的生死問題。 “殿下,我已經探查清楚所有來犯者的巢穴位置,就等待您的蘇醒。”麥爾斯恭敬的回答道,在洛克曼王國,他好歹已經服侍了穆瑞亞十余年的時間,基本上是摸透了穆瑞亞的性格喜好,作為一名聰明狡詐的魔鬼,自然知道該怎么樣去迎合穆瑞亞的喜好,增加自己再其心目中的份量。 “給我看看,都是一些什么樣的家伙,敢來入侵我的地盤。”穆瑞亞接過麥爾斯呈上來的情報冊子,臉上露出冷笑,“海盜,魚人,深海娜迦,又是這些玩意。” “殿下,他們對我們的進攻,有一部分應該是報復的原因居多。” “報復?是因為我們之前之前劫掠了他們?”穆瑞亞眉頭微微一皺,“一些罪惡之徒,乖乖帶著讓我的軍團懲戒就行了,居然還敢報復反抗。” “咳,殿下,這不是主要原因,”即便是魔鬼,麥爾斯也被穆瑞亞那蠻橫的話驚得愣了一瞬,然后才反應過來,“您的存在,是他們進攻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些魚人還有娜迦與一些海洋怪物就是因為信仰的神隕落了,所以才來進攻我們,他們想要報復泰坦族。” “這樣么!”穆瑞亞點點頭,“既然心懷怨恨,那就殺光它們吧!泰倫斯,準備好三百風暴巨人與兩千云巨人,跟隨我出戰。” “遵命,殿下。”泰倫斯的眼中露出一絲興奮之色,跟隨泰坦一同戰斗,成長,這是多少巨人畢生的追求。雖然穆瑞亞不是純血,但是他們已經很滿足了。 …… 一座純粹就是由各種各樣的沉船堆砌起來的海島之上,酒杯碰撞的聲音,男人粗魯的呼喊聲夾雜在一起,偶爾還有女人的嬌吟之聲傳來,聽起來很是歡樂。 “弟兄們,”一間寬大的沉船中央,一位魁梧的淡藍色皮膚,高達仈Jiǔ塊的巨大人形生物端坐在主位上,“我宣布一件事,三天之后,我準備再次進攻西納普斯。” 聽到自家首領的提議,喧囂熱鬧的沉船島徹底漸漸安靜下來了,一個個都看向自己的首領,威震千濤海域的傳奇海盜王,臉上都是一片沉默。 “怎么了?都不說話?對我的決定有意見?”要害部位長著一片片不起眼魚鱗的巨人海盜王臉上笑呵呵的,端起對于普通人類就是一個洗澡桶的酒杯,將其中的朗姆酒喝掉一半,而后砸吧著嘴巴,“有問題可以提出來的,讓我聽聽,大家一起商討。” “老大,攻打西納普斯的事情,您是不是再考慮一下,我們雖然不怕死,但是就跟那些怪物,巨人,巨龍戰斗,死得毫無意義,我們幾乎什么都得不到。” “對啊,死了不說,還什么都搶不到,這太不值得了。”話音剛落,海盜之中就響起一片附和之聲,這些海盜大多都不愿意再次進攻西納普斯,傷亡太慘烈了。 “我們什么都得不到是因為沒有擊潰他們!如果能夠擊垮他們的防御線,僅僅只要掠奪到一座云島,我們之前的所有損失都可以彌補,如果放棄,那才是真的血虧。” “一開始還有擊潰他們的可能,現在西納普斯上面的傳奇越來越多,僅我們知道的,就有三位,現在還不知道會不會冒出第四位,就憑我們的勢力,已經不可能攻破西納普斯的防御線。” “哈哈,你們居然實在擔心這個?”巨人一般的海盜王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然后發出豪爽的笑容, “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們覺得我是一個莽夫嗎?三天之后,不止是我們千濤海盜團會進攻西納普斯。 我還聯系了另外四位海盜王一起進攻。到時候,就算他們真的有四位傳奇,也就不需【31小說網 更新快】要擔心了,加上我一起,五位傳奇,三天之后,我們必定能后攻破西納普斯的防御。” “你還聯系了四位海盜王,是哪四位?可否告訴我?”一道溫和的聲音在半露天的船艙之中響起,在被巨人海盜王爆出來的消息震驚的寂靜的海盜宴會上,顯得尤為刺耳。 “你是什么人?什么時候進來的?” “你們誰認識他?” “不認識。” “這家伙是怎么混來進來的?” “都不認識?那就殺了他。” 穿著一身華服,容顏俊美的穆瑞亞站在海盜們的宴會上,與周圍那低俗,骯臟,陰暗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尤為刺眼,當他開口之中,頓時就吸引了絕大部分海盜的目光。 “活著不好嗎?”感應到向自己撲來的四位海盜,穆瑞亞站在原地寸步未動,四道寒芒一閃即逝,“撲哧!”猩紅的血液從失去頭顱的海盜身軀中噴涌而出,刺鼻的血腥味彌漫。 這四位實力處于黃金級的海盜骨干瞬間就身首異處,黃金體魄的活性就被滅殺,再也沒有恢復的機會。 “你是什么人?”看到不知道如何出現的黑發金瞳少年,動都沒動就斬了自己的四名下屬,藍膚海盜王粗獷的臉上頓時露出凝重之色,他看不透穆瑞亞的強弱。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你們所說的第四位傳奇。”穆瑞亞露出溫文爾雅的笑容,宛如一位正要去參加宴會的帝國皇族,有一種從容不迫,令人自慚形穢的氣質,“西凡納斯的主人。” “西凡納斯之主?”藍膚海盜王緩緩站起來,他感應到了足以致命的生死危機。 一根粗大的鎖鏈出現在他的手中,一個航海者十分熟悉的巨大金屬塊砸在他的腳下,這是海盜王的武器一根船錨,上面血黑色的鐵銹說明它的使用者曾經使用它虐殺了數不清的生物。 “不用那么緊張。”看到這位海盜王如臨大敵的樣子,穆瑞亞笑容依舊溫和,“我不會殺你的,傳奇,可是稀有存在。” “你想要干什么?”看到穆瑞亞那跟普通人類少年差不多的身軀,藍皮海盜王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心中升起。 “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能夠接下我這一劍,我就放過你。”穆瑞亞手中,一柄散發著蒼茫古老氣息的長劍緩緩浮現。

    2019-05-21 12:16:01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