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1698章 關卡
    就仿佛是眨眼之間,帝國北境六省在王女康斯坦絲領導下揚起叛旗這件事便從一個只能低聲討論的傳言變成了一個可以公開的消息,街頭巷尾,市井之間,幾乎所有人的話題都瞬間變成了這么一件事情。人們惴惴不安地討論著眼前的局勢,打聽著最新的情報,從一個不靠譜的情報來源轉向另一個不靠譜的情報來源。他們討論著那位王女的動機,討論著北境六省的目的,猜測著前線的變化以及皇帝陛下的應對,但最令人擔心的,還是前些日子在科波魯斯河發生的戰斗,以及在戰斗中被摧毀的那個小村——由不得人們不擔心,因為那里距離本地實在算不上遠。

    根據更新一點的情報,那是一場預料之外的遭遇戰,一支準備前往北境響應王女號召的斷劍騎士隊和他們的扈從部隊在渡河前被黑劍騎士團發現,雙方隨之展開混戰,斷劍騎士的數量只有對面的十分之一,但雙方仍然打的旗鼓相當,戰斗的最終結果可以說是沒有結果,兩邊都在付出巨大的傷亡之后選擇了撤退,從戰果上可以說是沒有勝利者,但從長遠來看,黑劍騎士團的指揮官必定會坐立不安:因為那支斷劍騎士在戰斗后就失去了蹤影,誰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已經前往北方,還是仍然在這片土地上游蕩……

    而這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每一個城鎮都加強了對過往人員的盤查和詢問。

    離開城鎮很容易,但要進入下一個城鎮卻不是那么簡單,一個臨時設立的關卡擋在前往格林威的必經之路上,大量全副武裝的帝國士兵在這里盤查著每一個向北方前進的過路人,以防止他們是喬裝打扮的斷劍騎士或者其它什么效忠于王女的叛黨分子。在關卡前甚至還可以看到黑劍騎士的身影,他們穿著全身覆蓋的黑鋼重甲,全副面容都被籠罩在龍首造型的頭盔之下,腰間的魔導機械劍發出輕微的鳴響,與主人一同警戒著路過的所有人員。

    郝仁拉開窗簾,看著正在自己這支“商隊”前面接受盤查的另外一支旅人隊伍,他的視線在一名黑劍騎士身上停留了片刻,隨后回過頭去:“看樣子盤查的挺嚴格啊。”

    “局勢發展比預想的還要快,”查理曼皺著眉說道,“北境叛亂的消息不應該這么快就流傳開的——最起碼應該在帝國兵團以及當地官員們做好了準備之后再有計劃、有引導地釋放這個消息才對。”

    “所以傳播消息的人不一定是在為那位皇帝陛下效命,”薇薇安對此倒是毫無意外,“看來這個德拉貢帝國也不像你們一開始說的那樣團結忠誠啊,至少北境就有六個省敢在第一時間響應叛亂號召,而在南境這邊也不乏不安定因素。”

    “我們對德拉貢帝國的了解畢竟有限,”艾文娜臉上仍然是那副恬靜的模樣,絲毫不感覺尷尬,“而且即便再穩固的國度,也會有不安定的因素存在,伯倫丁陛下統治這片土地已經數千年了,他沒辦法保證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對他絕對忠誠——尤其是在還有一位聲望僅次于他的王女四處活躍的情況下。”

    莉莉呲呲牙:“這算是養個閨女坑了爹的典范,那個皇帝陛下這時候腸子恐怕都青紫青紫的了。”

    查理曼&艾文娜:“……啊?”

    “不用搭理她,”郝仁擺擺手,“她偶爾吃錯東西就會胡言亂語的。”

    說話間,篷車已經來到了檢查的關卡前,幾名帝國士兵揮手攔住了車輛,要求進行例行檢查。

    查理曼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間佩劍,另一只手則摸了摸自己胸口:那里帶著伊蘇古國的王室徽記,如果情況真的失控,這枚徽記就是最后賭運氣的依仗。

    但他眼角的余光掃了坐在車廂后半段的郝仁四人組一眼,卻驚訝地發現這四個人竟全然沒有絲毫緊張的樣子,甚至還有閑心湊在一塊說說笑笑,這讓他頗為疑惑。

    那個世界樹神殿與世隔絕太久,以至于從神殿里出來的家伙都沒有最基本的危機感么?

    這時候帝國兵已經來到車廂前,查理曼深吸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謙卑而緊張,他打開車門護板,拉開車簾探出大半個身子,片刻后他的聲音便從外面傳來:“我們是前往格林威的商隊,這里有通行證明和貨物清單。都是很普通的工藝品和布匹。”

    片刻后,傳來帝國兵的大嗓門:“通行證上原定的目的地是灰山城?你們為什么又改往格林威?”

    “灰山城那地方可不敢去!”查理曼的聲音趕緊回道,那語氣就像個真正惶恐的小商人,“聽說那座城里有叛軍!斷劍騎士可是一幫殺人不眨眼的家伙,我們可不敢跟那種人打交道。格林威有帝國兵團駐守,那里應該安全一點。”

    聽著車廂外傳來的動靜,郝仁一愣一愣的:沒想到那位看起來像是有被害妄想癥一樣的王子殿下竟然還有這等表演技巧,敢情還是個戲精?

    但優秀的表演也并不能影響到帝國兵遵循流程的查驗,郝仁聽到外面的帝國兵嚷嚷起來:“每一個往北走的人都會這么說!把所有車廂打開,我們要查看所有的貨物——還有所有的人!”

    查理曼無法拒絕這個要求,否則下一瞬間所有人就都會被扣下,所以他只能把車簾全部拉開。

    幾名帝國士兵前去查看另外兩輛篷車的貨物,而一名穿著黑鋼鎧甲的黑劍騎士則在身著輕甲的帝國兵陪同下踏上了乘坐人員的這輛改裝篷車。

    全副武裝的黑劍騎士讓這輛大車的底盤都微微下沉了一點。

    這名仿佛黑鐵罐頭一樣的騎士掃視著車廂里的一切,從那副漆黑的面甲上看不出他任何的表情,就連那雙給眼睛留出的孔洞里面也只能看到一片深沉的黑暗。

    郝仁早就對這種名聲赫赫的騎士頗為好奇,所以這時候抓緊時間觀察著黑劍騎士身上任何一處細節特征,而他所產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對方身上似乎缺乏一種生機與活力——但卻又不是亡靈生物那種感覺。

    黑劍騎士毫無疑問是活人,但似乎又不完全是活人。

    跟著一起上來的帝國士兵在騎士身后恭敬地低下頭:“大人,這輛車有些古怪,魔導裝置運行時候的聲音非常微弱,車軸也好像是改裝過的……”

    黑劍騎士微微點了點頭,向前踏出一步,而在某種莫名的直覺影響下,他的視線正好和莉亞相對。

    莉亞從寫作業的思索中抬起頭來,她看了眼前的黑鐵罐頭一眼,隨口說道:“我們是前往格林威的商隊,安全合法,可以放行了么?”

    黑劍騎士點點頭,從面甲下面傳來生澀低沉的聲音:“你們是前往格林威的商隊,安全合法,可以放行了。”

    帝國兵愣了一下,但在這個關卡,黑劍騎士的命令是不容置疑的,所以他很快便點點頭,轉身跳出車廂,對著其它士兵大聲嚷嚷著:“放行了放行了,這幾輛車沒問題!”

    等通過了關卡并在通行證上加蓋格林威的通行章之后,查理曼和艾文娜的心才算徹底安定下來,隨后他們便用異樣的眼神看向又縮回車廂、仿佛是在發呆的莉亞。

    ……之前莉亞長時間保持在發呆狀態不吭聲,兄妹倆還以為這是個自閉兒童呢。

    “怎么了?”注意到外來的視線,莉亞再次從學習的海洋中冒出頭來,好奇地問道。

    “你剛才做了什么?”艾文娜驚愕不已,“黑劍騎士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放行——他已經對我們產生懷疑了!”

    查理曼也微微點頭:剛才一瞬間,他感覺到了黑劍騎士的疑心以及即將散發出來的殺氣,為此他甚至都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可是卻沒想到這個“小姑娘”一句話之后,黑劍騎士所有的異常氣息竟然就都消失不見了。

    “沒什么,只是說些實話而已。”莉亞很認真地說道,但還有后半句沒說完:順便把實話變成現實。

    雖然她在這里只是個質量投影,而且由于質量投影使用不熟練因此只能發揮出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威能,但真神的力量即便通過投影呈現出來,也遠遠不是仍屬于凡人范疇的黑劍騎士可以抵御的。

    她灌注神力說出來的話,就是事實。

    當然,鑒于質量投影連接的不穩定以及沉迷學習無法自拔所導致的思維線程不夠用,莉亞這能力也不是萬能,如果面前不是一個黑劍騎士而是一整個軍隊的話,她說的話恐怕就不管用了。

    查理曼和艾文娜可不知道這些細節,他們理所當然地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當成了某種精神法術,而且是來自世界樹神殿的特殊秘法,這讓他們更加感覺不可思議,艾文娜摸著自己胸前的一縷頭發:“……從沒聽過黑劍騎士也會被精神幻惑的,他們幾乎免疫這方面的法術……”

    雖然雙方壓根沒聊到一塊去,郝仁還是對艾文娜的話產生了很大興趣:“免疫精神魔法?”

    “是的,黑劍騎士的精神極為堅韌,免疫絕大多數涉及靈魂和精神的魔法,而且他們還有一種叫做龍印的力量,一旦激發龍印,他們就像傳說中的巨龍一樣能對各種魔法都產生抗性,而且個人實力也會再度提升——所以雖然他們比不過那些更加離譜的斷劍騎士,卻仍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兵種,沒有之一。但是真沒想到,你們竟然這么容易就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行動……”

    郝仁點了點頭,并未多說什么,但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在面對黑劍騎士時感覺到的那一絲違和之處……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