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1625章 小弱雞的改造
    這一次夢位面之行的收獲非同小可,不管是終焉網絡的情報還是創世女神終極計劃的真相都近乎顛覆了一直以來對夢位面事件的調查,所以郝仁回到表世界之后幾乎沒在家呆多久,把任務報告整理出來之后就直接揣著數據終端風風火火地趕赴神國——他得盡快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渡鴉12345。

    當然,順便還得把之前托女神照顧的小弱雞也接過來。

    讓一個神經病照料著,也不知道那小東西現在咋樣了……不過想來應該不會受到渡鴉12345的神經病影響,畢竟小弱雞沒有腦子,連洛克瑪頓的力量都拿她沒轍……

    空間傳送進入渡鴉12345的領域,還是熟悉的神國,還是熟悉的大洋房,郝仁這次很欣慰地看到渡鴉12345并沒有炸掉自己的房子,甚至連洋房周圍的花園也郁郁蔥蔥生機盎然,而且被修剪得整整齊齊,一看就知道——

    這是剛炸過重建起來的,還沒來得及禍禍。

    在奧術仆從的引領下,郝仁來到了渡鴉12345的辦公室,進屋之后他就更確定這房子是剛蓋起來的了:因為辦公室里居然連面條味兒都聞不到——這房子甚至是一頓飯之前剛重建的!

    渡鴉12345就坐在她的大辦公桌后面,表面看起來正在認真工作(當然實際上也可能真的是在認真工作),注意到郝仁進屋之后也不說話就在那四處亂看,她忍不住主動開口了:“你看啥呢,一進屋就東張西望的——我可是聽說你這次在夢位面有了巨大發現來著。”

    郝仁這才一愣神反應過來,隨手從兜里掏出數據終端扔給渡鴉12345,同時自顧自地在女神桌子旁邊找到了自己最喜歡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去:“你自己看看吧,媽蛋信息量太大了,三兩句話跟你說不清楚。對了,弱雞呢?”

    “你這對待上司的態度越來越差了啊,”渡鴉12345接過數據終端,同時對郝仁翻了個白眼,“再怎么說我也是掛牌上崗的女神,禮貌性地信一下不行么——你等會我把弱雞叫出來。”

    她一邊說著一邊打了個響指,然后郝仁就看到桌子上突然浮現出了一扇小巧的空間門,在空間門的閃爍中,一個小小的身影從里面一溜煙地跑了出來,正是熟悉的手辦薇薇安:小弱雞。

    小東西跑出來之后在辦公桌上胡亂繞了兩圈,然后仿佛才注意到坐在旁邊的郝仁,于是停下來愣愣地看著后者,一時間,倆“人”四目相對。

    “噫——”小東西呆了兩秒鐘之后才好像突然反應過來,高舉著雙手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叫聲,然后飛快地跑到郝仁面前,伸出手直勾勾地盯著他,嘴里不斷發出“嘶嘶”的聲音。

    郝仁頓時就愣了,感覺這才一個月沒見這小東西就跟自己印象里不一樣了,他撓撓頭發:“這啥意思?”

    渡鴉12345頭也不抬地擺擺手:“跟你要吃的,到她飯點了,我還沒做飯呢。”

    郝仁怔了怔,趕緊一邊從隨身空間里掏吃的一邊嘀咕:“誒這路數不對啊,她都會這么跟人要吃的了?我記著之前她見人第一件事就是扔個暗影箭過去,哪怕肚子餓了都少不了這個步驟,怎么現在都能好好跟人交流了?”

    他隨身空間里跟個雜貨鋪似的什么都有,除了執行任務需要的裝備之外就都是家里人日常所用的東西了,因為指不定會帶著誰出任務,所以他干脆在空間里塞滿了每一個人的東西,而自從小弱雞正式成為家中一員,他也個這個小東西留出了一小塊空間——考慮到小弱雞除了吃之外沒有任何需求,那一小塊空間里塞的就都是鮮肉。

    他掏出提前切好的肉片遞給正眼巴巴等著的小東西,后者頓時發出了歡天喜地的叫聲,一把搶過肉片就張大嘴巴準備啃下去,不過她剛要開飯旁邊的渡鴉12345就輕哼了一聲:“嗯?忘了?”

    小弱雞激靈一下子,抱著肉片仿佛陷入了思考,使勁回憶一番之后才對郝仁彎了彎腰:這可能是個鞠躬,但小不點模仿的非常拙劣,幾乎像是準備匍匐在地,可仍然能看出她是在表示謝謝。

    郝仁的臉在那一瞬間固化了。

    看了一眼已經坐在桌上抱起肉片撕扯起來的小不點型薇薇安,他轉頭瞪著渡鴉12345,如同白日見鬼:“我勒個……你這是怎么辦到的?!你把一個壓根沒有腦子的邪念體給教育的五講四美了么?!”

    “離五講四美還遠著呢,”渡鴉12345帶著一臉“老娘本來就這么厲害所以這點小事情毛毛雨”的表情擺了擺手,“而且她也不是真正的‘沒腦子’,只是思維極度混亂在加上靈魂扭曲所以呈現出沒有理智的狀態而已,這擱在別人手里大概就真的沒救了,但老娘是誰,老娘女神啊,有工作證的!這陣子我凈研究著她的改造方案了,你看,這不是初見成果么?”

    郝仁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看小弱雞又看看渡鴉12345,語氣突然有點古怪:“您老人家身為女神每天不忙著拯救世界反而沉迷養雞——這事兒讓你的信徒知道了真的沒問題么?”

    渡鴉12345想了想:“弱雞也能算雞么?”

    郝仁:“……我沒跟你說這個!”

    小弱雞好像聽到有人在說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嘴里嚼著肉片迷茫地抬起頭看了看旁邊的教皇和女神,發現倆人都沒有打攪自己的意思,于是低頭繼續吃飯。

    “好了不討論養雞的問題了,”郝仁結束了這個沒有營養的話題,“總而言之還是得謝謝你幫忙照看這個小東西,你對她的教育……還挺有效的。”

    渡鴉12345微微一笑:“那是,本女神一向認真負責,答應別人的事兒就沒有不用心的,而且照料和教育她的過程也有助于我了解瘋囂之主的力量對創世女神造物的干涉數據。”

    一邊說著,她已經一邊飛快地看完了郝仁整理出來的報告,在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她抬頭看著郝仁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這把后者看的毛骨悚然:“你那表情啥意思——我這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啊!”

    “再次感嘆一下老娘目光如炬發現了你這么個人才,”渡鴉12345把數據終端放在桌子上,長呼了口氣,“你每次出趟遠門回來都能帶給我不小的驚喜,這次的驚喜更是大的連我都嚇一跳。如此一來,很多事情終于是水落石出了。”

    看到渡鴉12345臉上的表情,郝仁就意識到自己搞回來的情報所蘊含的價值果然就如想象的一樣重要,甚至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重要,他試探著問道:“關于創世女神原本的那個自滅滿門計劃……”

    “在我們這些受過培訓的神明看來,盲目而且漏洞百出,但卻已經是一個‘野生神明’能做到的最好了,考慮到她甚至連自己是誰都沒能搞清楚過,我甚至要佩服她,”渡鴉12345一揮手,“不過現在這件事已經擺在我眼前,她原定的那些計劃肯定不能再執行下去。區區一個連世界屏障都沒弄透的‘瘋囂之主’……也能拉著一個真神給它陪葬?”

    郝仁之前就猜到了渡鴉12345會是這個態度,所以這時候并不意外,而是接著問道:“那創世引擎和終焉網絡應該怎么處理?”

    “你搞到的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這一部分,”渡鴉12345一邊說著一邊揮手釋放了一個小法術,從終焉網絡中提取到的那些數據隨之躍然在空氣中,“來自終焉網絡的基礎數據,不但包含了終焉網絡本身的原理圖,也包含了夢位面運行的基本參數,利用它們甚至還能逆.推出一部分創世引擎的資料,這些數據的價值你恐怕都想象不出來!”

    說到這兒她頓了頓,似乎是在組織語言:“嗯……你讓列門杜薩繼續組裝創世引擎是對的,在我的初步計劃中,這個東西能派上用場,那個終焉網絡也能派上用場……這兩個東西雖然很粗淺,但其基本原理竟然都對,真不知道是蒙對的還是……應該說不愧是學霸的遺傳么……”

    郝仁感覺自己聽到了什么微妙的信息:“啊?”

    “不,沒什么,只是感嘆一下,”渡鴉12345搖搖頭,“總而言之,終焉網絡和創世引擎都是有用的,但我們不能讓它們按照原本藍圖粗暴運行,而要稍作‘改造’。你回去等兩天,我得從上頭申請點有技術含量的東西過來,或許能夠彌補這兩套原始系統里的漏洞——包括你提到的那個‘起始指令缺損’的問題,都能得到彌補。”

    雖然渡鴉12345并沒有明說她提到的東西是什么,但郝仁仍然感覺心中一安:有對方這句模模糊糊的話,就說明這件事確實有解決方案。

    這時候渡鴉12345突然笑了起來:“你知道么,你從終焉網絡里面提取到的這些數據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郝仁一擺手:“我哪知道這個。”

    “它們中包含著夢位面宇宙的原始運行參數,”渡鴉12345說道,看見郝仁臉上的懵逼神色她也不介意,反而罕見的很有耐心,“這些原始運行參數是決定一個世界在虛空中自洽運行的關鍵,也與世界屏障的結構息息相關。自從夢位面和咱們這個宇宙相撞,撞擊點的世界屏障蛻變為現實之墻,這部分數據就遺失了,因為不知道在碰撞之前的世界屏障是什么模樣,我們在接觸現實之墻的時候才會那么束手束腳困難重重……這就好像一堵墻隔開的兩個房間,我們要在墻上打個洞來建立連接,但我們沒有墻面的施工圖,所以壓根不知道墻里面哪里埋著電線,也不知道墻對面的瓦斯管道在什么位置,這才讓貿然施工顯得無比危險。而且在墻上打洞鉆到電線頂多也就是跳閘或者觸個電,可是在現實之墻上打洞一不小心卻會導致兩個宇宙的毀滅,這就更由不得我們不謹慎了。”

    說到這兒郝仁當然聽明白了:“……我帶來的那些數據可以推演出現實之墻的運行規律?然后我們就可以隨便在墻上打洞了?!”

    “還到不了那種程度,畢竟現實之墻的脆弱已經是個既定事實,哪怕我們知道它的結構,也不意味著能無視它,”渡鴉12345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但是有了這些數據,我們至少能推導出夢位面原本的世界屏障是什么模樣,然后根據它蛻變為現實之墻過程中的變化來推演出如何更高效率地對這道‘墻’進行操作。”

    最后,她總結性地說道:“總之,我們可以讓你把一些更帶感的玩意兒帶進去了。”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