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1368章 神奇之旅
    一道道光門出現在地球上的各個隱居處與庇護所中,這些光門的出現毫無預兆,即便最擅長感知與預讀的獵魔人都不知道這些光幕是如何出現,更遑論搞明白它們的運行機制以及對其進行測試——一些抱有這方面想法的超自然種族在對著光門扔出各種鑒定法術之后就很快放棄了這個想法,并真切地意識到,那位有能力組織起如此一次跨越世界之旅的“神秘人”確實是具備不可思議的力量。

    ——由于郝仁并沒有專注于和地球上的各個異類組織打交道,所以對“百人名單”上的成員而言,并非每一個人都知道郝仁的具體情況,他們中很多人其實甚至之前都沒見過郝仁,而只是因為符合各種條件才被族中同胞推舉成為此次旅程的代表。對這些人,郝仁的資料更多是來自于暗影議會對外發布的那部分情報:一個強大而特殊的人類,有能力影響并且已經影響了整個超自然社會的格局,近兩年地球上的幾次特重大事件都是他的手筆,再加上他與“招來紅月的女伯爵”關系匪淺,因而已經成為暗影議會甚至獵魔人內部的重大影響因素……

    簡而言之就是很牛X,干啥牛X的事兒都正常,不管你們怎么覺得自己很牛X,他都永遠是你的牛X系數喜加1,因此看到他折騰出來的光門時別猶豫,往前走就行了,反正他賣不了你,他要真打算賣你你也跑不了……

    “果然有點意思……”看到光門出現,哈蘇倒是沒有第一個進去,而是微微笑了起來,“原來他是在世界各地布置了傳送門么……我之前還擔心他要在地球上的某個地方把名單上的人集結起來,真要那樣的話咱們還真得擔心打起來之后的收場問題了。不過有了這道傳送門……想來他也是對這方面有準備的。”

    在雅典庇護所,吉恩·盧卡斯在看到光門時則微微皺了皺眉:“這道門是如何出現的?”

    “憑空出現,無從防范,無從預判,”赫斯珀瑞斯也有些意外,“根據我們收到的計劃書,地球上各處的‘受選者’接到的集結時間是相同的,也就是說……這一刻,他在全球每一個庇護所與秘境中都打開了這樣一道傳送門?雖然現在陰影庇護所已經對他敞開大門,但世界上其他庇護所仍然有很多詭異的空間防護手段,他難道把那些防御措施全都突破了么?”

    吉恩·盧卡斯萬年不變的優雅紳士表情終于變得有點凝重,他知道郝仁本人應該沒辦法突破每一處異類庇護所的防護密鎖,因為當年他第一次進入雅典庇護所的時候都還是需要赫斯珀瑞斯帶路的,那么此刻眼前的這些光門就只有一個解釋了:是他背后的那個“偉大存在”小小地插了個手。

    “走吧,這道門的出現是個邀請,也是個通告,”對實情多少有些了解的海瑟安娜微微一笑,率先走向光門,“到這時候如果還有人宣布退團或者質疑這次旅程,那大概他這輩子也沒機會質疑什么事情了。”

    在深海之城納薩托恩,海妖女王卡特瑞娜與她的幾位隨行女官也看到了眼前的光門,作為與郝仁接觸最深的異類群體之一,她們對這趟旅程倒是沒有任何多余想法,而且當時也是第一批積極回應的。此時此刻,時間已到,卡特瑞娜微微點頭:“傳送門已經打開,是時候出發了。”

    在女王身后送行的海妖們紛紛聒噪起來:“女王陛下路上小心!”“記著拍照……”“還有錄像!”“陛下陛下,去外星球的時候帶點土特產啊!”“莎琪拉莎琪拉,別把我給你的許愿瓶弄丟啊,一定要帶給伊娃!”“帶好行李……”“別忘了換洗的衣服!”“牙膏,牙刷,感冒藥!”

    海妖女王隨手把旅行包往背后一背,瀟灑地轉頭走向光門:“放心吧,回來給你們看照片!”

    ……大概所有正在啟程的異類受選者中就這幫海妖的畫風是最清奇的了……

    在渡鴉12345的庭院中,郝仁看著眼前全息投影上代表“受選者”的格子被一個個填滿,輕輕點了點頭:“看起來也沒什么亂子。”

    “那是,老娘親手給你開個門,這要還出亂子那真是不拿上帝當干部了,”渡鴉12345抱著膀子,又偏頭看了郝仁一眼,“你跟我說的那個‘完美樣本’聽起來確實符合條件,這次回來的時候就把她帶來吧。嘖嘖,真沒想到一開始是為了把夢位面的‘古代種’帶來接受測試才順便組織的這個團,結果你卻誤打誤撞地找到了一個更完美的測試樣本,之前計劃中的‘古代種’反而沒什么分量了。命運啊……老娘身為上帝感嘆這個是不是有點不符合職業設定?”

    郝仁尷尬地咳嗽兩聲:“咳咳,你知道不符合職業設定那就別感嘆了。對了,那我這次還用把夢位面的‘古代種’帶來么?”

    渡鴉12345略一思索,點點頭:“仍然按照計劃進行,我們不只需要一個觀察樣本,由‘人’到‘人造神’過渡過程中的每一個參考值都是很有意義的。不過我們要縮減他們在表世界的滯留時間,因為你要帶一個‘魔法皇帝’穿過現實之墻,我擔心他們越界太久的話會對宇宙穩定造成過重壓力。”

    “放心吧,這個我自然知道,”郝仁邁步走向不遠處的傳送門,“我也該去那邊接著他們了——接下來的一段旅程我可是精心設計,他們在這次旅程之后的改變應該很值得期待。”

    白火感覺自己穿過了一扇飄忽不定、難以捉摸的厚重帷幔,她引以為傲的各種感知能力一瞬間就好像全部被打亂般變得難以辨識,她只看到身邊有無數的光芒在涌現消逝,無數難以理解的聲響在靈魂中低語,而失重感則緊隨其至——只是這些糟糕的情況僅僅持續了一瞬間,她甚至還沒來得及對這些錯亂感知產生反應,就重新感受到腳踏實地的感覺,而明亮的光芒也讓她忍不住第一時間瞇起眼睛。

    她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個充滿未來風格的銀白大廳,僅僅是第一眼看過去,她就可以確認這大廳絕對不是當前地球上可以出現的東西:大廳宏偉光明,通體由金屬建造,無數光流在穹頂流轉,匯聚成一團團蘊含著驚人威壓的能量光束,并被注入到下方的水晶管道之中,大廳內隨處可見全息投影,投影上顯示著浩瀚的宇宙星空,壯觀的神秘天體,以及穿梭不息的、仿佛太空船一樣的交通工具。這樣的景象白火只在科幻片和游戲里見到過,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有親眼目睹的一天。

    “訪客,請離開傳送平臺,跟隨指引光束前進。”

    一個輕柔的合成音出現在耳旁,白火嚇了一跳,但還是立即反應過來,她左看右看也沒看到是誰在跟自己說話,卻只見到眼前突然浮現出一條淡藍色的導引路徑——這條導引路徑的起點是她腳下那個帶有白色光圈的金屬平臺,并一直指向大廳盡頭的一塊空地上。

    她瞇起眼睛釋放了自己的精神感知,卻發現眼前浮現出的那條淡藍色光路竟然并非切實存在于現實世界——它竟好像直接映入了自己的腦海,而自己根本毫無察覺。

    一些低低的驚呼從身旁傳來,白火轉頭看去,看到身后的地面上整齊排列著無數個帶有白色光圈的金屬平臺,此刻每一個金屬平臺都在閃耀出光芒,每一道光門亮起,就有一個熟悉或不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那上面,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肯定全都來自地球。

    那應該就是這次旅程的“團友”了。

    或許他們也聽到了那憑空出現在耳旁的聲音,并看到了那直接映入精神世界的導引路徑。無論是誰引以為傲的精神屏蔽或直覺預警此刻都沒起到任何作用,因此難免有些驚呼聲傳來。

    “訪客,請離開傳送平臺,跟隨指引光束前進。”

    聲音再一次從耳旁響起,白火回了回神,意識到這里的一切都對自己沒有敵意,而它們顯然是那位了不起的“房東大人”的手筆,因此她定下心來,沿著導引光路走向大廳另一端。

    其他傳送過來的受選者們也紛紛反應過來,在或多或少的猶豫之后,他們也邁步走下傳送平臺,并一邊走一邊打量著這個怪異的地方。

    以及他們那些“旅伴”們。

    一種未曾預料過的沉默籠罩在大廳里,這些曾經打生打死的超自然生物突然被聚集到一起之后既沒有大打出手,也沒有相互打招呼,他們只是每一個人都保持著緊繃繃的表情,一邊互相戒備一邊謹慎地保持著自己和其他所有人的距離,而在那些異類見到那些獵魔人的時候反應才更大一點——可是仍然沒有人主動打破沉默,他們只是默默繃緊了肌肉,努力讓自己面無表情,卻還牢記著出發時候的訓誡以及族中同胞、暗影議會的期許,強行保持了冷靜。

    就好像每個人都被籠罩在一個個獨立的玻璃罩中一樣,一百個人站在一起,卻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幾十個團體。

    而獵魔人則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團體。

    這個最大的團體又與其他所有團體保持著最大的距離。

    “真是讓人頭大……”海瑟安娜低聲咕噥了一句,然后回頭看看那些傳送平臺,“嘖嘖,場面真大,那家伙……”

    “這就是他實際上的勢力?”吉恩·盧卡斯的臉色比以往更嚴肅,“我曾想象過,但這有點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可不清楚,”海瑟安娜聳聳肩,“那家伙神神秘秘的,薇薇安大人也不跟我說太多東西。不過有一點我知道,他手頭的玩意兒可不止這點東西,那家伙甚至去外星球殺過魔神你們敢信么……”

    就在吉恩·盧卡斯和旁邊的幾位暗影議會成員紛紛以為海瑟安娜又在隨口吹牛逼的時候,又是一道傳送光束出現在大廳里,不過這光束卻沒有落在傳送平臺上,而是直接出現在所有人面前,光束落下之后,郝仁、薇薇安、莉莉、伊扎克斯等一大幫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跟著一塊出現的,還有身著軍服、精神抖擻、列隊整齊的數十名艾瑞姆皇家衛兵——郝仁從希爾妲那里要過來撐門面的。

    反正這些艾瑞姆精靈和異類們不一樣,他們本身和夢位面的因果糾纏為零,只要傳送門穩定,他們越過現實之墻造成的沖擊是很小的,只要別海量、長期地滯留就行。

    “諸位,歡迎來到柯依伯站,我們的第一中轉站,”郝仁面對所有人張開雙手,“這趟神奇的旅程就將從這里開始。現在,請隨我來——我親自帶你們登艦。”

    (大家新年快樂~~~過年并不請假~~~)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