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1334章 亙古之秘
    再沒有什么消息能比阿蘇曼的話更讓郝仁鎮靜了:“亙古者是瘋囂之主的延伸?”

    “亙古者……你是如此稱呼我們這種生物的么?”阿蘇曼聲音飄渺的像是從夢境中傳來,“是啊,在那個瘋狂黑暗的年代,普通的生物根本沒辦法生存,在宇宙邊緣偶有幾顆星球上會出現原始生命的萌芽,但往往來不及發展便會莫名其妙地毀滅掉,那是個無序的時代,所有物理規律和數學定義都模糊不清,生是隨機,死也是隨機,在那種情況下,只有我們這些‘生命’能較為長久地存續,我們就誕生在瘋囂之主黑暗力量的邊緣,隨著它的力量震動而出現在混沌的能量海中,因此說我們是瘋囂之主的延伸也沒什么不對的。”

    薇薇安輕輕捏著自己的下巴:“但你們顯然不是混亂生物。”

    “任何生命都不可能像瘋囂之主一樣混亂,它是宇宙混沌的極致表現,甚至近似于宇宙早期的一個自然現象而非一個生物,而我們這些在它的力量余波中誕生的生命從一出現便注定與它涇渭分明。那是痛苦的歲月,我們有了自我意識和平穩生活的想法,卻無法擺脫瘋囂之主的威壓,我們因著與它微弱的聯系而能較為長久地生存,卻又每天都有族人被莫名其妙地摧毀,有時候我們甚至整個種族都會被摧毀一次,但又因為瘋囂之主的某次夢囈而全體復活過來……”

    莉莉咕咚一下子咽了口口水:“簡直不能好好活了……”

    郝仁皺了皺眉:“這種情況直到創世女神出現才有所改善?”

    “自從她出現在宇宙中,情況就有了變化,”阿蘇曼答道,“由于和瘋囂之主的微弱聯系,我們這些‘亙古者’其實也能稍微借用它的力量,以此觀察到宇宙中極大范圍的情況。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在星空深處出現了一個空前強大的能量反應,這個能量反應瞬間便驅散了它周邊數百萬光年范圍內瘋囂之主的影響,而一個從未在宇宙中出現過的穩定有序的‘秩序場’就在這個范圍內形成了。這個秩序場讓我們既震驚又茫然,因為此前從未見過,所以很多族人顯得很驚恐,但很快,我們便意識到那才是生命生存真正應有的環境,是我們無數次幻想卻從未真正勾勒出的‘田園’風景。

    “我們開始試著向那個能量反應發出信號,但這些努力都石沉大海,那個能量反應只是靜靜地蟄伏在星空深處,對所有刺激皆無反應。我們最初以為它類似瘋囂之主,是個無意識的強大能源——那是我們當初對所有‘神明’的印象,但隨著幾千年的時光過去,那個能量反應突然活動起來,并呈現出有意識的跡象……”

    郝仁微微點頭:“這應該是創世女神清醒過來,開始探索自己‘著陸’的地方了。看來她剛落到這個星球的時候‘昏迷’了挺長時間。”

    阿蘇曼繼續說著:“那段時間持續了很久,在那個能量反應逐漸成長的時候,它的影響范圍也在慢慢增大,越來越多的宇宙秩序區域被它開辟出來,在有一些秩序區域內,甚至出現了原始的生態星球。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始終沒有放棄溝通,不斷對那片逐漸成長的秩序區域發射著各種信號。”

    薇薇安哭笑不得:“看來在創世女神無意識的情況下還真發生了不少事,但她貌似都不知道。”

    “我們也是后來才知道那個能量反應原來是個外來的神明,并且她對這種超空間溝通壓根沒有概念——因為她從來沒有過需要遠程溝通的對象,”阿蘇曼的聲音也有些無奈,“但或許是命運使然,她最終還是離開了她登陸的那個地方,并開始向著宇宙深處移動,而等她終于找到我們,已經是許多許多年以后了。”

    “洛克瑪頓記憶中跟隨母親探險的日子。”郝仁低聲咕噥了一句。

    “當她到來的時候,整個星空都在顫抖,瘋囂之主的力量第一次離開了我們身邊,”阿蘇曼的聲音仍然毫無波動,看來它真的無法通過言語表達出感情,“而當時她身邊還帶著一個‘生物’,她在見到我們之后顯得非常高興,并給我們介紹說她身邊的生物是她旅行中的小伙伴,是她創造出來的孩子,叫洛克瑪頓。”

    郝仁立刻問道:“當時洛克瑪頓可有異樣?”

    “不,那時候洛克瑪頓還是個相對安穩的生物,至少在我們看來是這樣,雖然它時不時會宣泄出強大的能量,也會無意識地做出一些難以預料的行為,但只要它的母親開口,它還是會安靜下來的。真正導致它扭曲腐化的,是在創世女神帶著它去‘研究’瘋囂之主”的時候。”

    莉莉眼睛一下子瞪大:“他們去研究瘋囂之主了?”

    “創世女神對所有生命都充滿好奇,或者說,她對一切她沒見過的東西都充滿好奇,我告訴了她有關瘋囂之主的事情,所以她就去了。

    “我們不知道她在第一次探索中究竟找到了什么東西,她和洛克瑪頓在那片黑暗瘋狂的空間里探索了足足數百年,期間有好幾次強大的能量波動從黑暗深處爆發,很像是戰斗的余波,而當他們出來之后,瘋囂之主的力量明顯衰弱了半個層級,洛克瑪頓則變得有些異樣。

    “現在看來,洛克瑪頓應該是在那數百年的探索中逐漸受到了瘋囂之主的侵染,它帶有強大的能量,卻沒有足以完全支配這股力量的心智,它在黑暗空間里活動,恐怕一開始就引起了瘋囂之主的注意。對沒有意識,全憑本能行動的瘋囂之主而言,這樣強大又近乎‘無主’的能量源有著非凡的吸引力。

    “那些能量波動應該是創世女神出手保護洛克瑪頓時爆發的。”

    莉莉聽的眼睛放光,“聽故事”貌似對她就有莫大的吸引力:“然后呢然后呢?”

    “洛克瑪頓的污染逐漸加深,最初它只是顯得暴躁易怒,但很快就發展到強烈的攻擊性和混亂傾向,創世女神不得不帶著它返回創始之星進行‘治療’,但很顯然,這種治療失敗了。

    “創世女神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洛克瑪頓已經不在她身邊,取而代之的是她創造出來的一支軍團——一支沒有思維、由宇宙深處的原始物質塑造、充斥著神性能量、不會被瘋囂之主輕易污染的軍團,她來到亙古者們藏身的避難所,向所有生命發出通告,詢問誰愿意跟她一起去摧毀瘋囂之主。”

    莉莉好奇地睜大眼睛:“然后亙古者們就都去了?”

    “不,只有我們響應了她的號召,”阿蘇曼淡淡地說道,“其他亙古者懦弱,已經被瘋囂之主的恐怖統治嚇破了膽,根本連反抗的念頭都產生不了,或者說,他們根本不相信瘋囂之主是可以被摧毀或打敗的,只有我們星空之民,我們最先觀察到宇宙秩序的存在,也最先感受到那種秩序的力量,我們知道創世女神是終結黑暗恐怖的唯一希望,所以我們響應了她。而創世女神對這樣的結果沒有任何意外,她在整編了星空之民的隊伍之后就帶著軍團沖出了避難所,向瘋囂之主發起挑戰——這場戰爭持續了整整一百萬年。”

    “一百萬年嗷……”莉莉拉出個長長的尾音,滿臉驚愕。

    “對宇宙而言,那只是一瞬間,”伊扎克斯低聲說道,“戰爭結果是你們贏了?”

    “當然,否則也不會有如今的秩序與和平,”阿蘇曼答道,“戰爭結束之后,瘋囂之主雖然未被摧毀,卻被創世女神完全鎮壓在它的巢穴里,再也沒有一絲一毫力量能滲透出來,創世女神成了宇宙間唯一的高位信息輻射,于是整個宇宙迎來了秩序的美好時代。而在那之后不久,我接到創世女神發來的一條秘密信息。”

    郝仁若有所料:“她請你來看守洛克瑪頓?”

    “是的,在一個被創世女神親手改造過的星球上,我再次見到了洛克瑪頓,那時候它已經完全變成一個類似瘋囂之主的怪物,再沒有挽救的余地,它的母親不得不把它永久鎮壓在地核深處,希望漫長的時光可以讓它逐漸清醒過來。我自愿接過了看守這個監獄的任務,因為星空之民與瘋囂之主的力量本身就有一定聯系,這種聯系運用得當的話,就是絕佳的監控和鎮壓條件。在那之后的事情……你們也就知道了。”

    現場一時間安靜下來,留給眾人思考的余地,郝仁腦海中將所有已知的情報匯總對比著,終于找到了他始終覺得不對勁的地方:“等一下,按你的說法,在創世女神與瘋囂之主的戰爭結束時她就已經有能力創造出各種生命和強大的軍團,并且也探索了宇宙中很大的區域?”

    薇薇安等人一愣,也瞬間反應過來郝仁的意思。

    時間軸對不上!

    創世女神早在亙古時代就創造了生命,探索了宇宙,甚至在宇宙深處找到了亙古者,還和瘋囂之主大戰過一場,這些經歷是確實無疑的,而她創造長子去探索外星、創造守護巨人去看守各個生態星球肯定是在那之后很多年的事情,可是根據當初腦怪的記憶,創世女神在制造第一個長子的時候明顯帶著初次探索太空的緊張期待,那時候她明顯對宇宙星空一無所知!

    到底是時間軸出了問題,還是創世女神出了問題,還是阿蘇曼或者當初腦怪的記憶有造假?

    莉莉憋不住話,立刻咋咋呼呼地把這些事情跟阿蘇曼講了一遍,對方似乎早就對這些問題有所預料,等莉莉說完之后他才不慌不忙地開口:

    “因為創世女神把自己的記憶清除了,也抹除掉了她與瘋囂之主戰爭的所有記錄與痕跡,抹掉了所有有可能讓她恢復記憶的信息!”

    郝仁和幾個小伙伴異口同聲:“為什么?!”

    “因為一個真神的記憶帶有莫大的能量——她的記憶就是打開瘋囂之主牢籠的唯一鑰匙!”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