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1322章 螺旋之丘戰役
    焦土平原廣闊荒涼,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在這片一望無際的荒原上你所能看到的只有大片焦土,被噩夢力量侵蝕的土地寸草不生,焦黑地面上遍布著龜裂,一眼望去,整個大地都仿佛曾經被烈火焚燒——在山川之王那古早的記憶中,這片平原也曾有過水草豐美,人口繁盛的時光,那是科洛還未四分五裂,這片大地還未變成“舊世界”的年代,哥頓記著這片土地當時位于科洛的北半球,溫帶,或者是亞寒帶。當時這片平原上曾經有一座名叫“拉文德爾”的美麗城邦,一位凡間圣女統治著這片土地,她是創世女神的虔誠信徒,并依靠智慧與信仰領導著自己的人民在荒野上扎根下來——她還是好幾位典獄官的摯友。在那個美好的年代,雖然科洛的地核中禁錮著一個邪神,可這顆星球上仍然生機勃勃,充滿希望,洛肯率領著“遠古列王”組成了“天空議會”,與凡人一同統治著這顆星球……

    那時候的每一天似乎都是陽光燦爛的。

    然而那樣的時光一去不復返了。

    哥頓從短暫的恍惚中回過神來,他看到一道煙塵形成的風柱正緩緩崩塌,無數扭曲邪惡的怪物正被騎士團的戰陣法術和火之王古拉什的烈焰風暴送回到混沌深處,之前遮天蔽日的混沌風暴看來暫時消退了。

    這就是今日的焦土平原——在這個被詛咒的地方,只有怪物,無窮無盡的怪物。

    “哥頓,你還好吧?”風之王阿芙緹娜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這位女巨人召喚出一道治愈性的光環撒在哥頓頭上,“你剛才在走神。”

    “只是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山川之王搖搖頭,看向前方的人類軍團,“又擊退一波,這些凡人軍隊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

    “他們一向很強大,畢竟他們也是母親的造物,與我們系出同源,”阿芙緹娜輕聲說道,同時提醒哥頓,“集中精神,我們已經很靠近洛克瑪頓的領地,它極有可能已經開始嘗試影響我們的心靈了。”

    “放心吧,我不會再給它空子了。”哥頓沉聲說道。

    同一時刻,在這支浩蕩軍團的上空,神眷之城最強大的三座魔導戰艦正在以低速航行著。

    從現實世界向遺忘深淵傳輸物質極其艱難,尤其是在主要通道封鎖的情況下更是如此,神眷之城無數英魂獻祭了自身,才將這座城市轉移到焦土平原,他們已經無力再將更多東西送到這個世界——然而要面對噩夢暴君洛克瑪頓,血肉之軀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教皇與英魂們還是竭盡所能地計算每一克質量,提高每一份能量的轉換效率,最終將停放在神眷之城附近的三艘魔導戰艦也傳送到了這個世界。

    黎明之光號,圣徒號,拂曉號,它們是整個圣域,甚至整個科洛最強大的魔導戰艦,雖然哥頓對這三艘飛船所能起到的作用持不樂觀態度,但它們仍然是這只“噩夢遠征軍”手中僅有的王牌之一。

    為了在最終決戰的時候讓三艘飛船派上最大用場,在整個行軍過程中,這三艘船都受到了最好的保護,除去在兩次情況危急的遭遇戰中提供過火力支援,這三艘船到現在幾乎沒有參與過戰斗。

    在旗艦“圣徒號”的前端甲板上,郝仁一行與教皇站在一起,眺望著前方黑沉沉的地平線。

    和出發的時候比起來,此刻的教皇更顯沉默,他就如一株枯松般挺立在甲板上,干瘦的手臂緊握著拐杖,全身沒有絲毫晃動,而他看向地平線的眼神則一片深沉如水,在那雙毫無感情的眼珠里,看不出老人的絲毫情緒。

    郝仁很難揣測一個由歷代教皇的靈魂凝聚成的聚合體會思考些什么——這位老人已經超出常規生命的概念,他由凡人而來,卻最終化為一個非人的存在,在那承載容納著一萬年光陰穿梭、數百位先賢智慧的雙眼中,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又在關注著什么?

    “那就是螺旋之丘。”在長久的沉默之后,教皇突然開口道。

    郝仁順著老人的視線看過去,在地平線上,一道朦朧而巨大的黑影漸漸清晰。

    螺旋之丘并非一座山丘,而是一座形狀怪異、盤旋上升的塔狀物。

    他看到遠方的大地隆起,形成一個圓錐狀的底座,巨大的巖石和看不出材質的黑色物質從這個底座上延伸出來,就好像某種怪異生物的觸須般探入天際,它扭曲盤旋著向上延伸,看上去就如一根彎彎曲曲的彈簧,而在這根“彈簧”內部,大團大團的黑色煙塵和一閃而過的閃電無休無止地滾動著。

    在螺旋之丘背后,大片的濃霧就仿佛一堵灰白色的墻壁般連接著天地,濃霧涌動間可以看到無數光怪陸離的事物不斷浮現,就如同荒誕詭異的夢境出現在現實世界一般。

    如果沒錯的話,那應該就是老教皇口中提到的“迷亂海”了。

    在軍團級神術的加持下,大軍再一次提高了速度,如一片貼地飛行的銀毯般迅速掠過平原,螺旋之丘在視野中愈發清晰起來。

    “它知道我們來了,”老教皇靜靜地看著那怪異的螺旋狀“高塔”,語氣平靜的仿佛已經沒有人類感情,“卡拉修斯,去命人吹響號角,最后一場戰斗就要開始了。”

    在螺旋之丘上空,濃云開始翻滾,一條條巨大的觸須狀事物從迷霧和煙塵中凝聚出來,如同舔食大地一般從云層里垂至地面,黃昏暮光在云塊之間游移著,光怪陸離的光斑如同邪惡巨獸的眼睛,在光影浮動間,一個空前龐大的黑影隱隱浮現出來,巨大的威壓開始在天地間激蕩。

    一座座煙塵巨柱在觸須的攪動下憑空出現,可怕的嚎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混沌魔物們隨著洛克瑪頓的蘇醒而不斷凝聚,前一秒它們還只是煙塵,下一秒便已經匯如潮水。

    “嗚——”

    低沉的號角聲從三艘魔導戰艦上傳來,蒼涼而壯烈。

    “全體拔刀,混沌來襲!”

    指揮官的吼叫聲如同風暴般掃過戰陣,一面面金輝戰旗開始猛烈燃燒,神圣的秩序符文在每一個戰士的胸口閃爍,軍團仿佛被鍍上了一層光膜,在這昏暗陰沉的噩夢世界里,成為一道刺眼的利刃。

    和剛出發的時候比起來,這支無畏軍團的規模已經縮減了將近三分之一,成千上萬的勇士倒在了跨越焦土平原的征途中,十余次遭遇戰,兩次混沌風暴,致命的心靈襲擊,這些東西奪去了許多高貴的靈魂,也讓還活著的人疲憊不堪,幾乎無暇休息——來自噩夢的攻擊是無休無止的,上一場戰斗剛剛結束,將士們幾乎可以說沒有休整,就要這樣面對最終決戰了。

    然而沒有一個人退縮,也沒有一個人產生悔意,這是面對邪神的戰爭,除了死亡,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之終結!

    當“混沌來襲”的喊聲響遍戰場,勇士們已經再一次舉起兵刃,面對那越來越近的黑暗狂潮!

    混沌魔物形成的黑潮終于接觸到了圣域遠征軍的鋒矢,銀色和黑色兩股潮水碰撞在一起,整個世界都仿佛靜滯了片刻。

    隨后,水花四濺。

    無數肢體飛上半空,有人類,也有魔物,兩只軍團的碰撞之處仿佛變成了粗糲的磨石,在劇烈摩擦中迸射出四散的火花和殘渣碎屑,兩股潮水的前端稍微停頓了一下,并向內凹進去一點,但下一刻,就是愈發猛烈的反彈和再度碰撞!

    而在這絞肉機式的推進中,圣域遠征軍的銀色鋒矢減慢了速度,可是它仍然沒有停下,而是以緩慢卻堅定的步伐繼續向前,不斷逼近螺旋之丘的基座。

    在圣徒號的甲板上,莉莉焦躁地看著遠方前線上的混戰,時不時就飛快地繞著郝仁轉一圈:“房東房東,我們什么時候上?!”

    “再等等,”郝仁關注著螺旋之丘上空云層的變化,他知道每分每秒都有勇敢的士兵死在沖鋒的路上,但他不能現在就把手頭的戰力投入到地面上的戰斗中,那些士兵的犧牲是為了給第二波攻擊換取空間,他必須明白這點,“注意哥頓他們的動靜,他們參戰之后,咱們就下去幫忙,但注意節省體力——還有更大的挑戰在前面等著咱們。”

    “好!”

    莉莉使勁點了點頭,隨后專心盯著十位上古典獄官所處的戰陣。

    山川之王哥頓此刻正在緊盯戰場。

    戰線還在向前推進,圣域的勇士們以血肉之軀和近乎狂熱的犧牲在混沌大軍中硬生生“砸”出了一條通路,螺旋之丘周圍此刻已經被層層疊疊的黑色軍團覆蓋,然而圣域遠征軍的銀色鋒矢卻如同一把切進腐肉中的利刃,一點一點地切開了這層厚重的屏障。

    在前線沖鋒軍團的搏殺中,后方的部隊得以持續推進。

    突然,一陣強大的精神威壓橫掃了戰場。

    就像狂風吹過湖面,難以言說的心靈力量席卷了戰場上每一個人的精神世界,無數光怪陸離的幻覺和負面情緒涌現出來,讓所有人的呼吸都為之一滯,盡管高階戰斗神官們迅速用神術驅散了這些心靈侵襲,但那種心悸的感覺卻久久不能散去。

    山川之王哥頓眼神一凌,在心靈風暴掃過的同時,他看到前線的煙塵巨柱中出現了異樣的東西。

    兩條巨大的觸須在煙塵中成型,無數全身膿腫、身高達到四五米丑陋怪物在觸須周圍浮現,并沖向戰場——

    “洛克瑪頓衍生體出現了!”山川之王的聲音就如他的稱號般洪亮,“典獄官們,準備戰斗!”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