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筑城
    當郝仁從白城出發,帶著一個沉默不語的古怪“跟班”去尋找哈士奇精?32??落的時候,在王國南部,異常嚴肅壓抑的氣氛正籠罩在高階修士卡拉修斯身上。

    他與頭狼站在黑鴉堡壘高聳的城墻上,高階修士臉上陰云密布。

    自從他上次去地牢看了那個莫名其妙陷入虛弱狀態的煙塵怪物之后就變成這樣了。

    莉莉從未見過自己這個狗頭軍師(話說總這么叫一個高階修士是不是有點不好?)會露出如此嚴肅甚至緊張的神色,哪怕是他領著一大幫空難幸存者登上魔獸的熱氣球,然后又跟著一幫魔獸掉進黑森林里的時候,這個寡言少語的大叔都從未有過這種神色,看他如今的表情,就好像就要天崩地裂似的。

    或者說已經天崩地裂了。

    “到底咋了?”莉莉好奇地問道,“昨天那個煙熏大肉說的事情很可怕么?”

    “它是夢魘之……算了煙熏大肉也一樣,”卡拉修斯放棄了糾正頭狼的固執觀念,他嘆著氣,“它所說的,乃是只有高階神官和極少數學者才知道的秘密,這個秘密從一個怪物口中說出來……讓人毛骨悚然。”

    “啥秘密啊?”莉莉抖抖耳朵,“那什么洛克瑪頓快爬出來了?還是典獄官反水?”

    這些可怕的字眼就這么被頭狼輕描淡寫地說出來,饒是卡拉修斯的心臟也忍不住一陣亂蹦,但幸好跟頭狼接觸也不是一天兩天,高階修士還是很能適應的,他深呼吸幾次,靜靜看了頭狼一會。

    良久,他決定有限地告訴對方一些事情——首先頭狼只是個從荒蠻之地走出來的“無知少女”,有些秘密沒有必要在她面前太過保留,其次頭狼身上有著強大無比的秩序之光,這光芒讓他忍不住聯想到神眷之子之類的傳說,這樣一個天生的秩序寵兒是有資格聽取某些事情的,最后……反正頭狼已經從那個夢魘之影口中聽到一部分東西了,這時候多說點也無妨。

    “世人皆知上古的邪惡巨人洛克瑪頓已死,如今殘留在世間的混沌不過是它的回響,但實際上……它殘存下來的東西哪里只有回響,”高階修士臉色發青,“在卡爾諾斯之海深處,有一座遺忘深淵,洛克瑪頓的邪念就在那深淵中徘徊,而上古的典獄官就鎮守在深淵入口,日夜防止那邪惡巨人的精神回到現實世界,重組肉.體。頭狼,我能告訴你的只有這些,更詳細的……那已經涉及到圣域的最高機密了。”

    莉莉哦了一聲,貌似沒怎么在意。

    “頭狼?”高階修士好奇地看著莉莉,“你……難道不感覺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么?如果那個怪物說的是真的,那我們這個世界的麻煩可就……”

    “沒事的沒事的,”莉莉呼呼地擺著手,“你知道唄,我覺得我就要找到房東啦!房東超級厲害,他隨隨便便就能把那個洛克瑪頓和祂八輩祖宗都炸個稀碎——所以咱們只要能找到房東,問題就解決嘍~~”

    高階修士目瞪口呆地看著一臉高興的頭狼小姐,覺得眼前這位恐怕壓根沒鬧明白自己在說啥。

    他無力地嘆口氣,覺得自己跟這個跳脫的頭狼解釋這種復雜問題簡直像個傻X。

    他又想起了地牢里的那頭“怪物”。

    一個本應無序邪惡的混沌怪物竟然主動和人交流,還邏輯清晰條理分明地說出了那種秘密,這當然讓人震驚,卡拉修斯在那之后立刻追問怪物到底是何來歷,然而那怪物卻再也沒有開口,似乎它對提及自己的真名和來歷極為忌憚。

    這一切讓他產生了諸多猜想,而且沒一個猜想是好的。

    “大叔,你想啥咧?”莉莉好奇地看著陷入沉默的高階修士,“你餓啦?”

    “我在思考,是立即返回圣域還是繼續我們的使命,”卡拉修斯實言相告,到如今他對頭狼已經很少隱瞞什么了,“那怪物的話讓我非常在意,圣域中恐怕就要發生足以顛覆世界的災難,然而我們的使命同樣重要……這個使命也與圣域存亡息息相關,而圣域的存亡,就是世界的存亡。”

    “對了,你還沒說你們的使命是啥呢,”莉莉直勾勾地盯著卡拉修斯,“都一塊冒險這么長時間了,你們都只說自己是個什么調查團,這可真不厚道。別再用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忽悠我噢跟你講,我可不傻!”

    卡拉修斯張了張嘴,最后仿佛下定什么決心,他微微點頭。

    “我們前來安蘇大陸,名義上是為了調查這片大陸上的混沌異變以及向塔羅斯王國解釋圣域撤軍的緣由,但實際上是為了借道安蘇南境,前往荒蕪曠野中尋找‘一道光’。”

    “一道光?”莉莉眨眨眼,“你們搞宗教的說話怎么都這么神神叨叨的,這么說話誰能聽明白嘛。”

    “這個很難解釋,”卡拉修斯不以為意地笑笑,“因為教皇冕下交付給我們的使命就是如此的,我們也不知道那道光的正體究竟為何物,只知道它大概的位置是在荒蕪曠野中央,那里應當有一座被稱作‘卡蘇安’的圣殿。世俗國度應該已經很少有人聽過這座圣殿的名號了,但它在很久以前是圣域設置在安蘇大陸最重要的據點之一。我們這個調查團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莉莉長長地“哦”了一聲,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而就在這時,她眼角的余光看到黑鴉堡壘的主人,尤利西斯公爵走上城墻,并徑直朝這邊走來。

    “呦,將軍!”莉莉揮著手跟尤利西斯打招呼,“遛彎呀?”

    尤利西斯公爵的腳步明顯歪了一下,但最后他還是鎮定自若地來到莉莉面前,貌似隨口說道:“頭狼是在觀察森林中的動靜么?”

    “我在吹風呀,”莉莉特實誠地說道,“順便跟卡拉修斯聊天呢。”

    “哦,咳咳……吹風好,吹風能讓人清醒,”尤利西斯作為一個老牌貴族,還不太適應跟頭狼這種耿直生物交談的節奏,所以經常會被這么噎的岔氣,所以他干脆也放棄了寒暄一番的打算,“頭狼,我來找你其實是有些事情。”

    “哦,你說。”

    “我的士兵最近觀察到您的大軍正在分批進入黑森林中,它們成片砍伐了那里的樹木,另外還有大量亞種族在大荒原的東西兩側清理空地和扎營……我本不該過問您的軍團動向,但我很好奇,它們在干什么?”

    莉莉隨口答道:“當然是筑城啊。”

    尤利西斯頓時就目瞪口呆了:“筑……筑城?”

    “對哦,”莉莉自得地晃著尾巴(不過尾巴被狼皮大氅蓋住了所以外面看不出來),“要在這里長住,不筑城怎么能行嘛。”

    尤利西斯感覺滿肚子話憋著說不出來,他此生從未見過這種事情——浩浩蕩蕩的一大群魔獸突然就跑到一個秩序國度的邊境線上筑城,那直線距離跟黑鴉堡壘幾乎是臉貼著臉的!

    作為黑鴉堡壘的將軍,他第一反應就是覺得此事不妥,然而很快他就發現,自己并沒有充足的理由來阻止這件事——

    塔羅斯的南部邊境是到黑鴉堡壘便截止的,雖然在混沌來襲之前,堡壘外面的大荒原上也有塔羅斯的據點甚至村莊,但那更多的是為了對混沌入侵做出預警,當戰爭開始之后,黑鴉堡壘以南的大片區域其實就已經被王國公開放棄了。

    那里是無主地帶,誰都可以占山為王——只要他能在混沌潮汐中活下來就行。

    因此即便魔獸們在那里筑城,即便它們打算把城墻直接杵到黑鴉堡壘臉上,它們也沒有侵占王國的一寸土地,從道義上,它們有這個自由。

    而換個角度,如今是混沌戰爭時期,大荒原上就是混沌與秩序的戰爭前線,塔羅斯人守住這道防線就已經竭盡全力,當然更沒有余力去外面收復失地,這種情況下,亞種族們在荒原上建立城市其實就是在幫塔羅斯人增厚防線,擴展秩序勢力的領地,盡管不愿意承認,但尤利西斯也知道,如今的黑鴉堡壘其實完全是依托獸潮的庇護才能挺立在這里的。

    而如果亞種族們能在大荒原以南建立起一個足夠強大的國度(雖然現在想這個還早了點),那么塔羅斯王國的南境甚至有可能從此變為太平之地——它將不再與混沌接壤。

    當然前提是那些魔獸和塔羅斯之間不要爆發戰爭。

    這么想來想去,最后尤利西斯公爵發現,至少從現階段看亞種族們在大荒原上筑城其實并不是壞事,而就以目前的戰爭局勢,他也沒有余裕去考慮那些太過長遠的事情。

    他意識到自己所在意的其實只是“魔獸們竟然也會筑城”這件事而已……

    好好的一群魔獸,公認的野蠻生物,怎么說筑城就筑城了呢……

    這個頭狼到底在想啥?(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