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跨越平原之旅
    混沌并不只是從薄霧中出現的怪物,怪物也不只是從薄霧中出現。

    輕裝上陣的騎士團在荒蕪曠野上徒步跋涉,在沒有魔物侵擾的情況下,這一片平坦的大平原倒也不難行走,而在跨越平原的過程中,郝仁也逐漸從維羅妮卡那里了解到了這個“科洛世界”的很多常識。

    包括混沌、怪物、薄霧、秩序與黑暗的知識。

    一開始郝仁還以為籠罩在平原上的薄霧以及從霧氣中凝結出來的魔物就是混沌,但現在他才知道這片霧氣只是荒蕪曠野中獨有的現象而已,在不同的混沌領域有著不同的異變環境,怪物會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從環境中誕生出來。在荒蕪曠野有不散的霧氣,在暗影叢林有陰影之地,在黑暗沼澤有不斷變化的無底泥潭,除此之外還有湮滅沙漠、風暴角海岸線、灰白海、深空之河等不計其數大大小小的混沌領地,幾乎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獨有的特點,而它們的共同之處就是對生命的排斥,以及對秩序的破壞。

    科洛是一個由很多獨立大陸組成的廣大世界,按照維羅妮卡的說法,這些大陸漂浮在被稱作“卡爾諾斯”的虛無之中,沿著神所制定的某種高深規則周而復始地運轉著,而混沌與秩序的力量就在卡爾諾斯的虛無里起起伏伏,它們卷起的浪濤會拍打在大陸上,便產生了秩序子民和混沌奴仆,秩序的信奉者和混沌的追隨者反復爭奪世界的過程就是卡爾諾斯力量沖突的實質化體現。

    這是從有歷史記載以來便不斷延續的無盡戰爭,混沌的力量會從虛無中蔓延過來,侵蝕并摧毀秩序世界,令時序失常,能量失控,山川河流轉瞬間灰飛煙滅,在它們的影響下,豐饒的土地就變成了像是荒蕪曠野、暗影叢林這樣的生命禁區,魔物便不斷在這些地區憑空出現,作為混沌勢力的馬前卒不斷沖擊秩序的防線。

    而秩序之光則是創世女神賜予智慧生靈的恩典和庇護,它是世間一切光芒的源頭,以爐火、薪火、神光的形式存在,它們形成了一個個秩序壁壘,人類和其它種族的王國就在這些秩序壁壘背后繁衍興盛,讓這個世界不至于徹底跌入黑暗。

    根據科洛那些最富有智慧的學者們的說法,這種反復不斷的爭奪戰已經持續了一萬個年頭。

    一萬年,又是這個至關重要的時間。

    隊伍在荒原上跋涉的速度并不太慢——比郝仁預料的要快很多。現在圣山卡蘇安已經消失在身后的茫茫黑暗之中,前方只剩下一望無際的荒涼平原。事實上十幾分鐘前維羅妮卡就已經看不到身后的圣山了,而郝仁超凡的視覺讓他能看的更遠一些。

    只不過在這片荒蕪之地上,再好的視力其實也看不到多少東西。

    “圣物”產生的神性光輝籠罩著附近百米范圍內的區域,光芒籠罩之處不但薄霧退散,就連大地上的灰敗光澤都似乎褪去許多。這么強大的庇護之力是騎士們從未見過的,而且這種“秩序之光”產生的凈化效果與那種令人格外安心的氣息也與他們熟悉的金輝戰旗或秩序護身符截然不同,他們不知道郝仁借給他們的是真正意義上的“神器”,便只能把這強大的寶物歸結于上個世代的失落技術。在圣光籠罩下,秩序之地外面的薄霧就仿佛一層稀薄的湯水般緩緩旋轉、游移,似乎隨時想要進攻光芒范圍內的人類,但卻又忌憚神器的力量而躊躇不前。

    莫里安看到這一幕禁不住輕聲嘆息:“唉……如果每支軍隊都有這樣的圣物庇護,我們在混沌領域的戰斗就會輕松許多了。”

    郝仁沒有接腔,他已經知道這個“科洛世界”的人類在混沌面前產生了多大的犧牲,但目前他也沒什么辦法。

    人類是無法在混沌領域里生存的,即便只是呼吸這里的空氣,都會迅速耗盡生命力并逐漸被同化為混沌的一部分,在漫長的秩序戰爭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戰士倒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了。

    維羅妮卡從懷里掏出一個圓形的、像是懷表一樣的護符,這個護符上有各種魔力光輝緩緩移動,她用這個護符校準了一下方位和距離,輕輕呼口氣:“我們走在來時的路線上,只要按著這個方向走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見到一座遺跡,我們在那里稍作休整,然后直奔無名戰士之丘。如果夠快的話,說不定我們還來得及趕上王國西境的戰斗。”

    騎士公主輕輕抿著薄薄的嘴唇,神色間是一往無前的堅定和無畏,當作為一個軍隊指揮官的時候,她所展現出來的氣質還是讓人刮目相看的。

    而郝仁則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你們回去還要打仗?就以這狀態?”

    維羅妮卡身后的騎士們幾乎個個帶傷,在神殿里進行的簡單處理根本不夠讓所有人痊愈的,然而這些戰士在聽到郝仁的問話之后每個人卻都只是露出無所謂的笑容,一個年輕騎士揮了揮手:“這狀態確實不太好——我大概只能干掉二十個怪物了。”

    維羅妮卡回頭看了這些陪著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士一眼,一直努力緊繃的神色也禁不住松動,她搖了搖頭:“塔羅斯皇室臨戰不退——但你們已經完成使命了。回去之后我會與西境將軍匯合,你們在那之后……”

    “公主殿下,”老騎士莫里安嚴厲地看了維羅妮卡一眼,“這不是指揮官該說的話!”

    而隊伍里的年輕人則看著這一幕,紛紛發出善意的笑聲,在這些只比公主大幾歲的戰士們看來,這位值得尊敬的騎士公主雖然在指揮作戰上可圈可點,但在其它方面還稚嫩的很。

    沖動又冒失,并且總是有一些天真單純的想法冒出來。

    這些人的樂觀和無畏讓郝仁不禁側目,他曾見過諸多困于末日的種族,但眼前這個……讓他覺得有些不同。

    他轉過頭,看向前方的荒原,就在這時,一片隱隱約約的建筑物出現在極遠處的視野盡頭。

    郝仁抬手指著那個方向:“那就是你說的遺跡?”

    維羅妮卡一愣,立刻轉頭看去,然而她能看到的只有無盡的黑暗和混沌,在一定范圍之外,大團大團扭曲的黑色團塊阻礙了她的視線。

    “你能看到?”騎士公主驚訝地看向郝仁,“遠方的混沌迷霧難道不會蒙蔽你的眼睛?”

    郝仁抓抓頭發:“有霧確實挺影響視線的,但也就是看東西近點而已吧。”

    “混沌迷霧可不只是影響視線,它會吞噬遠方的真相,在一定距離之外,不管目力多好都不可能看到任何東西,”維羅妮卡看著郝仁的時候再次露出了看不明生命體的眼神,“所以無論實力高低,任何人在混沌之地的視野范圍都是一樣的,只有專門的偵測魔法才能探測到‘視界極限’之外的情況。”

    說著她輕聲嘟囔起來:“難道古代人的眼睛都是自帶‘偵破混沌’效果的?”

    郝仁在聽到維羅妮卡的話之后則是怔了怔,這才反應過來為什么之前他從山上沖下來支援這些騎士的時候對方一開始會露出茫然失措的模樣,原來并不是他們訓練不足,而是他們在混沌領域內幾乎是半個瞎子!

    郝仁摸摸自己的眼睛,隱隱約約猜到了為什么自己會跟其它人不一樣。

    冥冥之中他仿佛聽到一個聲音,那個聲音吊兒郎當地對他說:老娘罩你呦。

    他咧咧嘴,帶著古怪的笑意晃晃腦袋:“真特喵的感謝女神姐姐,我在這邊成火眼金睛了。”

    很快,郝仁那超乎尋常的“目力”就得到了證實。

    當騎士團繼續前進了一個小時之后,一片坍塌廢棄的建筑殘骸便突兀地出現在維羅妮卡和莫里安的視野中。

    就像圣山突然躍入眼簾一樣,那些建筑物也一下子從黑暗里跳了出來。

    莫里安上上下下看了郝仁半天,直把后者看的渾身發毛,隨后老騎士才一馬當先地向著遺跡走去:“大家跟上,不要掉隊,提高警惕——咱們之前已經點燃過這里的爐火,可能會有腐化魔物被吸引到這里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