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諸界巡視者
    兩年時間可以讓一個人學會很多東西,如果他是被扔到各種要命的危急情況下那就學的更快了——郝仁相信兩年前的自己如果遇上類似復雜情況肯定是一陣抓瞎,面對一個家族族長的時候恐怕更是連話都不知道該咋組織的,但現在,他能鎮定自若地把塔納古斯的事情告訴沃古斯,而且他還有自信能讓話題控制在自己手上。

    他沒有把所有事情和盤托出,而是僅僅說應該說的——沃古斯身為一個塔納人后裔有權知道的那些事。他談到了夢位面發生的生態災難,也大致解釋了那場災難的起因與經過,并且把自己解釋為一個專門負責處置此類事件的專業人士。在談到塔納古斯如今的狀態時,他簡明扼要地告訴老族長:“那顆星球的生態環境可以說完全重塑了,雖然一萬年前它是你們的故鄉,但現在你們要回去生存的難度不亞于你們的先祖第一次來到地球。”

    “現在有一群新的智慧種族生活在那里?”沃古斯問道,他的聲音比郝仁預想的要平靜很多。

    郝仁剛才把卓姆文明大遷徙的事情大致告訴了對方,他點點頭:“按照某種認證規則,你們的文明已經被登記為滅絕,而且你們的星球也標注為無主行星了,雖然我很抱歉,但那地方畢竟已經一萬年沒人居住過,而卓姆人則急需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他們也是生態災難的受害者,如果沒有新的星球接納他們,他們的文明也會滅絕。”

    沃古斯沉默良久,低聲說道:“聽上去是最佳選擇。”

    “也是當時的唯一選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給你看看卓姆文明的資料。你要知道,在夢位面發生的事情比你想象中的任何一種災難都要可怕,這顆星球上(地球)所有神話傳說里的滅世之災都只是夢位面那場大滅絕里的一些瑣碎片段而已,所以我只能是遇上一個救助一個。你們的星球現在已經有了新的主人,而且我必須說明:他們是不可能搬走的。”

    沃古斯盯著郝仁的眼睛:“那么首先我要確認你說的是真的。你告訴我的事情說實話有點太天方夜譚了。”

    “我有必要騙你這個?”郝仁攤開手,“忽悠你有一分錢的好處么?當然你要實在不信的話等會我可以讓你看看我的飛船,我能帶你去宇宙的任何角落,你就知道我有能力去各種地方了,包括夢位面。”

    這時候哈蘇在旁邊插了一句:“他的話應該是可以信任的,我剛才已經看到了一些證據。”

    沃古斯沉默下來,喉嚨里發出一種低沉的奇特共鳴聲,這大概是塔納人的某種習慣。隨后他好奇地看著郝仁:“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是某個強大力量的代言者,你可以把這股力量視作神明,只能說這么多,”郝仁聳聳肩,“我的使命是觀察和反饋,以及一定程度的執行權。我在諸多世界之間巡視,每一個文明都是我的觀察目標,但除了遇上像世界末日這樣的事情,我幾乎不會干涉他們,這基本上就是我的工作內容了。”

    “諸界巡視者?”沃古斯謹慎地說道,“難怪你會如此特殊……”

    郝仁一愣,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這片警的工作還能有這么牛皮哄哄的稱號……

    沃古斯隨后沉思了數秒,他終于打破沉默:“我能理解你說的每一件事,但那顆星球終究是我們的故鄉,我們要回去,這是毋庸置疑的。”

    郝仁好奇地問了一句:“你們已經在這顆星球上(地球)生活一萬年了,仍然想著回去么?”

    “你說的沒錯,我們確實已經在這里生存了一萬年——甚至可以把這里視作另一個家,”沃古斯慢慢說道,“曾親眼見過故鄉世界的族人都已經變成歷史了,但我們還是想回去看看。畢竟那里是我們起源的地方,而地球……你覺得我們有可能光明正大地在這顆星球上繁衍生息么?你已經看到了,我們在這里根本沒有前途,呆在庇護所里茍延殘喘可不是‘發展’。留在這里,除非這顆星球易主,我們永遠沒有離開庇護所的機會。”

    郝仁理解了這位老族長的想法,他也意識到如今的塔納人對故鄉世界的向往或許并不如他們的先輩們那么強烈,但即便為了爭取種族更大的發展空間,他們也是想要離開地球的。所以他點了點頭:“那么有幾個問題,首先,你們對那些卓姆人怎么看?我事先聲明,他們在塔納古斯星球的生存權益是受到保護的,你們的文明已經斷絕,而且行星空置長達一萬年,它已經是無主狀態。因此我僅能以個人身份對你們的遭遇表示理解和同情,我可以也僅可以對你們表示同情而已。”

    莉莉支棱著耳朵在不遠處聽著,一邊戳戳薇薇安的胳膊:“房東的官腔說的越來越溜了。”

    “噓,別亂,”薇薇安順手拍開莉莉,她滿臉興奮,“聽人扯皮太有意思啦!”

    這倆姑娘閑極無聊,終于是滑到八卦的深淵里去了。

    沃古斯也聽到了薇薇安和莉莉的話,但他渾不在意:“兩個種族的相處確實是個問題,他們不一定歡迎我們——即便我們曾經是那顆星球的主人。但我個人是希望能和那些人和平共處的——畢竟我們有著相同的遭遇,我相信在經歷過這種事情之后,利益爭奪和物種分歧都會成為次要因素,延續種族才是第一要務。而且你也看到了……安卡特羅家族如今只剩下這幾百人,你覺得我還能有什么別的想法么?”

    沃古斯說的很光明磊落,但讓卓姆人和塔納人一起生活具體會怎樣還不得而知。不過此前已經有了讓魔王城在艾瑞姆精靈的國度安家的經驗,郝仁覺得讓這兩個種族共處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

    當然,他們打起來的可能性也存在。

    然而說實話……兩個物種湊一塊,不管是和平發展還是打出狗腦子來其實都算文明演化的正常進程,戰爭融合也是融合的一種,作為一個審查官,他只能做到觀察和反饋而已,兩個共生文明之間的摩擦細節他也是沒辦法操心的。

    因此他很快就不再想這些未來的細枝末節,而是豎起第二根手指:“那么還有第二個問題:你們要等。”

    “等?”沃古斯一愣。

    “目前夢位面和這個宇宙之間已經實行封鎖,因為那道隔絕兩個世界的屏障變得非常脆弱,所以在我們找到修復屏障的方法之前,兩個世界是高度交通管制的,尤其嚴禁穿越到地球的異類種族大批量返回故鄉,”郝仁很嚴肅地說道,“既然你有和卓姆人和平共處的想法,那我也會去和卓姆人聯絡這件事——這應該不會有問題,因為我算是他們目前名譽上的‘領主’,但你們何時可以返回自己的星球……你們最好有個思想準備,現在海妖也在排隊等回家的,她們人口可比你們多,而且她們當年在大滅絕里的遭遇比你們慘多了。”

    “說實話,我對你講的很多事情都沒有概念,這超出了我的知識范圍,”沃古斯坦然相告,“你就告訴我,我們大概還要等多久?”

    郝仁想了想:“少則幾年,多則幾百年,再多也沒準——你不能讓我預測整個宇宙的運行規律,而且哪怕我從某些渠道知道了這個運行規律也不能告訴你。”

    沃古斯:“……”

    這時候伊扎克斯從旁提醒了一句:“他不是跟你嗆火,他真的就這張破嘴。”

    郝仁眨眨眼:“我已經說的很委婉了。”

    也不知道是郝仁這個“諸界巡視者”的嚇唬人身份在起作用還是沃古斯另有打算,總之他竟然很平靜地接受了郝仁的說法,這位老族長點點頭:“那么我們會耐心等下去的,反正一萬年也已經等過來了。”

    “等著的不只是你們。”郝仁一邊說著一邊意有所指地看了哈蘇一眼,“這顆星球上有太多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外來者了,你知道我每次想到地球上這堆爛攤子能頭疼成啥樣么?”

    哈蘇稍微聯想了一下郝仁可能要處理的問題,禁不住露出微笑:“你要面對的麻煩還真不少。”

    在這次災難之后,沃古斯有很多事情還要處理,他要組織幸存者,要完成對領地的重建,至少要重建到可以維持生存的地步,他還要權衡應該如何把故鄉世界的消息告訴自己的族人們——郝仁建議他通過有限的、適當修辭的方法把故鄉的消息告訴其他幸存者,這樣可以鼓舞塔納人的士氣,讓他們挺過現在最艱難的這段時光。同時郝仁也提醒他,不要把故鄉世界的真實消息透露太多出去,以防止讓情況失控。

    作為一個大家族的領袖,沃古斯肯定能自己處理好這些事情,所以郝仁只需要說到這里就夠了。

    而哈蘇和赫斯珀瑞斯他們回去之后也有很多事要處理:現在安卡特羅領地內的混沌之影已經隨著黃金圓盤被封印而自然消失了,可世界各地那些已經逸散出去的影子恐怕還不少,所以后續的清理工作還會讓獵魔人和異類們再忙上一陣子。

    郝仁這邊需要頭疼的事情同樣不少,除了突然冒出來的塔納人幸存者之外,他還要抓緊時間研究新到手的黃金圓盤以及自己在那場幻境中看到的很多東西。

    所以在大略交流過各自的后續計劃之后,這機緣巧合而湊到一塊的各方人馬也就準備各自離開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