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九百一十四章 一切的根源
    哈蘇從頭到尾都瞪著眼看郝仁在那忙活,然而事實上從幾分鐘前開始他就一直處于趕不上趟的狀態了,他是眼瞅著眼前仨人討論的熱火朝天卻感覺一個字都聽不懂。這時候又看著郝仁從自己的神奇口袋里掏出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破碗筆桿半截磚,他實在忍不住就開口問道:“你……是不是被圓盤影響了?”

    他以為郝仁壓力過大失心瘋了。

    郝仁這時候正好把自己的天神合同摸出來,正在那看著這幾張A4打印紙唏噓光陰似箭呢,聽到哈蘇的話他愣了一下:“啥?”

    “你準備用這些東西……”哈蘇指著郝仁手上那幾張劣質打印紙,“封印太陽輪盤?”

    “不試試怎么知道。”郝仁一本正經地點頭,但心中其實是有著十足的把握——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用這幾張合同所攜帶的神性來解決問題了,雖然女神姐姐交給他的東西總是稀奇古怪,但它們的可靠性還真沒出過岔子。

    哈蘇心里立刻考慮是不是該當機立斷把郝仁打暈以防止他被輪盤影響過深而徹底失控,但郝仁這時候已經自顧自地走向了那座祭壇。他掏出自己的天神合同探向太陽輪盤——也就是黃金圓盤,那黃金圓盤的直徑達到十米,郝仁站在它下面就像一只隨時會被壓死的小蟲,但當他舉著那幾張紙靠近圓盤的時候,后者卻立刻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鳴響聲。

    那鳴響難以用語言描述,它聽上去像是一聲嘆息,但又像是金屬發出的摩擦聲音,它似乎在整個大廳里響亮地回蕩著,但你集中精神去聽的時候卻發現它飄渺的像是幻覺一樣。隨著這陣奇妙的鳴響聲傳來,黃金圓盤的旋轉也慢慢停止了,祭壇上那些明滅不定的花紋也跟著靜止下來,在高一等級的神性面前,這些東西全都敬畏地選擇了蟄伏。

    而黃金圓盤下方那些流動的黑色東西則隨著天神合同不斷靠近而明顯地變淡,并且飛快地向著圓盤其他地方涌去,就像是在躲避威壓一般。

    郝仁見到這個情況頓時大喜過望:“這個管用!”

    哈蘇看到這個情況卻是一臉呆滯:“……這到底是在干嘛?”

    可憐的老獵魔人拼命用自己的正常人邏輯想要理解眼前發生的事情,比如猜測郝仁手中的幾張打印紙其實寫滿了高深莫測的符文,或者郝仁其實是在利用紙張為媒介施展強大的魔法——反正他是不相信什么神性真神之類說法的,作為一個傳統的獵魔人,他在聽到這些跟“神”有關的字眼時都自動過濾成那些異類神靈們神神叨叨的鬼話了。

    薇薇安見狀拍了拍哈蘇的肩膀:“別想了,我不是說了么,你就當他是個機器貓,別追究他的合理性。”

    天神合同產生了超乎預期的效果,郝仁看到黃金圓盤上的黑色物質不但被鎮壓,甚至有了明顯消散的跡象,他猛然意識到自己或許可以做得更好:不僅僅是把圓盤封存起來,如果這些合同上攜帶的神名力量足夠強,說不定他甚至可以就地把這個圓盤徹底凈化!

    于是他把天神合同的幾頁紙分開,開始小心翼翼地把它們分別貼在圓盤上被黑色陰影污染最嚴重的位置。因為一時間沒找到合適的膠水,他是用自己口水給粘上去的……

    哈蘇這時候已經完全放棄思考了,他就這么靜靜地看著郝仁在那鼓搗:在這遠古遺留的秘境里,在這古老而神秘的祭壇上,郝仁正一邊扒在祭壇上一邊用口水把幾張打印紙往這個世界最古老的神器上面貼,而最TM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就這么馴服了這個狂暴危險的神器。哈蘇覺得自己是時候從獵魔人的位置上退下來了,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他的三觀完全跟不上形勢,或許退休之后在總部當個看門的也不錯,就是不知道自己這眼神還行不行……

    而郝仁那邊則看到隨著一張張天神合同貼在圓盤表面,那些污濁的黑色陰影已經消退到了肉眼幾乎無法分辨的程度,而在寫有渡鴉12345名字的那張紙周圍更是可以看到一道柔和的白光正在主動凈化黃金圓盤受到的污染,在白光照耀下,黑色陰影仿佛塵埃一樣消散在空氣中,不是被鎮壓或者封印了,而是真正徹徹底底地被消滅掉。

    “我應該早點想到這茬。”郝仁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一邊隨口嘟囔了一句。

    伊扎克斯也不知該做何表情:“你解決問題的方法還真是每次都出人意料。”

    郝仁頗為矜持地笑笑,心安理得地把伊扎克斯的話當做是某種夸獎。而這時候黃金圓盤上的黑色陰影已經差不多完全消散了,郝仁向著剛剛完成凈化的部分看了幾眼,突然發現了一些可疑的東西。

    他看到在那些黑色“物質”消失之后,黃金圓盤上仍然留下了一些淺淺的痕跡,那些痕跡明顯不是之前的污染物,而是一種黑紅色的印痕,好像是什么液體撒在上面然后干涸形成的。

    薇薇安注意到郝仁發愣,遠遠地問了一句:“怎么了?”

    “不知道是啥東西,圓盤表面有點臟,”郝仁隨口說道,然后在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促使下鬼使神差地伸手去觸摸那些印痕,“看上去像是……”

    “轟!”

    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突然襲來,郝仁瞬間感覺天翻地覆頭暈眼花,他覺得自己就好像被人從太空扔向地面一樣,在一陣瘋狂的旋轉和搖擺中狠狠地砸落下來。等好不容易從這致命的沖擊中清醒過來之后,他睜開眼卻發現自己落在個不認識的地方。

    “嘶……疼……”郝仁一邊抽著冷氣一邊站起身,他看到自己正站在一個宏偉華貴,但已經化為廢墟的殿堂中,巨大的宮殿支柱和難以名狀的雄偉雕塑正在他身邊倒塌,鋪著紅色晶石的大廳在劇烈震動中四分五裂,他頭頂是一片鑲嵌著五彩水晶的拱頂,但拱頂破了個大洞,透過大洞可以看到天空中布滿熊熊燃燒的火焰和硫磺之雨,無數燃燒的碎塊正如暴雨般灑向這個世界,四面八方都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薇薇安?”郝仁大聲呼叫自己的伙伴們,“終端!?”

    他的聲音空洞地消逝在這一片混亂中,沒有任何人回應他,包括和數據終端之間從不中斷的精神連接這時候也沉默了。

    “老王?!”郝仁捂著額頭,搖搖晃晃地走向一片看上去稍微平穩點的地方,“哈蘇?!”

    一陣“吱吱嘎嘎”的斷裂聲突然響起,他眼前的一片宮殿墻壁轟然倒塌并掉落下去,當這片墻壁消失之后,郝仁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外面是一望無際的紅色海洋,大片大片的火焰正在這紅色之海上燃燒著,而他身處的這座神秘宮殿便是漂浮在這片無盡之海上,而現在,這座宮殿正在不斷崩落,慢慢沉入海中。

    一座座塔樓和巨石柱從宮殿上分崩離析,伴隨著巨大的響聲落入那片紅色之海,郝仁愣了一下,終于意識到自己在什么地方:

    創始之星,女神隕落的那一刻。

    冥冥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召喚,郝仁突然感覺到一股沖動,盡管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往什么地方去,但他還是在本能的驅使下猛然轉身,拔腿向著宮殿深處跑去。

    他越過一道又一道燃燒的大門,跨過無數死去的守護巨人的尸體,他還看到了那些衣甲鮮明的逆子們,其中有一些逆子和守護巨人甚至還在戰斗,宮殿里尚未坍塌的地方這時候還是戰場。但郝仁完全沒有顧及這些,他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穿過這片混亂,就仿佛有個聲音正在讓他趕快過去一樣。

    而那些正在混戰的逆子和守護巨人們也仿佛完全沒有察覺到郝仁的存在,他們自顧自地廝殺著,沒有任何人阻攔外來者。

    終于,郝仁闖過了最后一道行將崩塌的大門。

    他看到了一萬年前那改變無數生靈命運的一幕。

    一個巨大的黃金圓盤正立在長廳的盡頭,在黃金圓盤前,一個女性身影站在那里,她的面容無法辨認,似乎籠罩在一層永恒的迷霧中,但她是這整個空間中最耀眼的存在,當郝仁把視線落在那位女性身上的時候,似乎周圍的所有火焰和毀滅景象都消失了一樣,他當即便明確無誤地意識到,那正是創世女神的身影。

    而在女神面前,一個穿著金紅色盔甲的戰士正沉默地與她相對而立。

    他們似乎在交談,也可能只是在無聲對峙,郝仁感覺自己的視覺出了問題,他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四周的一切都劇烈晃動起來。

    而在視覺晃動之中,他看到那個穿著金紅色盔甲的戰士舉起了手中一把長劍,那長劍通體漆黑,上面鑲嵌著星星點點的光芒,如同宇宙的一塊碎片。

    他揮劍刺向女神。

    郝仁感覺自己的意識已經處在消散邊緣,但他仍然用盡全身力氣沖了上去,他想要掏出自己的武器,卻發現隨身空間毫無動靜,于是他隨手抓住了身邊某樣東西——可能是一塊石頭,也可能是一塊金屬,他只感覺那東西炙熱無比,應該是某個正在燃燒的碎塊。他用盡全身力氣把這塊燃燒的殘骸扔向那個穿著金紅色盔甲的弒神者,高聲怒吼:“你他媽的停手啊啊啊!!”

    他擲出的火焰巨石仿佛幻影般消散在空氣中,而弒神者的黑暗長劍已經刺穿了女神的身體。

    女神在被長劍刺中的時候就好像凡人一樣沒有任何力量反抗,她踉蹌了兩下,慢慢倚靠著黃金圓盤倒下,隨后她轉頭望向郝仁的方向。

    郝仁這時候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看見的只是一場幻覺,是一萬年前留下的影像而已,但他仍然確信無誤創世女神是在盯著自己——那目光跨越了時間,跨越了空間,甚至跨越了現實和虛幻,創世女神在一萬年前遇刺的那一刻便抬頭看著郝仁跑來的方向,她仿佛在這幻覺影像中知道了有人到來一般。

    郝仁對女神的這道目光毛骨悚然,隨后他聽到空氣中隱隱約約傳來微弱的聲音:“……原諒……”

    女神終于倒下了,而在這弒神之舉實現的一瞬間,神罰如約降臨。

    弒神者的身軀瞬間消失在一片光柱中,緊接著,宮殿的其他地方同時升騰起了無數道這樣的光柱,那些弒神的叛逆們根本來不及反抗便化為了消散的光粒。

    郝仁終于跑完了自己人生中最漫長的這幾十米距離,他晚了一步,甚至沒來得及看清弒神者和女神各自的容貌。他來到黃金圓盤下,發現弒神者和女神的尸體都已經消失,一切都不在了,只有黃金圓盤上留下一片觸目驚心的赤紅。

    神的血噴濺在那上面,成為整個宇宙最大一起惡行的罪證。

    那鮮血緩緩滴落,一點一滴,慢慢變得漆黑,整個空間開始震動,空氣中傳來無數守護者悲痛的怒吼,郝仁閉上眼睛,感覺創始之星正在自己腳下慢慢崩塌,并開始醞釀一次足以照耀整個宇宙的閃光。

    大滅絕,開始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