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九百一十章 暗影深處
    當越過那扇傳送門的一刻,郝仁便感覺到四面八方的一切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只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那么簡單,這種變化甚至會讓人產生突然落入異世界的錯覺。他感覺到自己的每一個感官都在那一瞬間發生了偏移,周圍的氣息,引力,溫度,還有整個空間帶給人的氛圍……在踏上這災難回廊的一瞬間,他便意識到自己來到了一個近乎異界的地方,雖然這里是安卡特羅領域的一部分,但這片空間已經完全異質化了。

    緊接著一種幾乎要深入骨髓的寒意便突兀地襲來。

    郝仁打了個寒戰,他還以為自己受到襲擊,但很快他就發現這只是寒意而已,并且這股寒意并不是真實存在的,而是某種巨大的、不可描述的力量正在窺探著這邊,這股力量的敵意和威壓讓他產生了如墜冰窟的錯覺。

    “真是個鬼地方……”郝仁自言自語了一句,用自己的聲音稍稍驅散心頭的不安,他四下張望,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條深邃看不到盡頭的走廊中,這走廊比預想的要窄一些,但卻有著極高的、仿佛溝槽一樣的斜頂,一條條破破爛爛的布幔從斜頂上垂墜下來,盡管無風,這些布幔卻還是在空氣中微微擺動。整個走廊是用巨大的黑色石塊堆砌而成,沒有任何裝飾和鮮亮的色彩,雙眼所見的只有一片壓抑,就仿佛顏色這種東西已經從這里被刪除了一樣。

    但走廊中并不是徹底漆黑,一種看不到來源的微弱光線均勻散布在空氣中,讓郝仁能看清這里面的情況,他注意到走廊里彌漫著一層薄霧,這薄霧的質感與他剛剛進入安卡特羅秘境時看到的濃霧很相似。

    身后傳來腳步聲,伊扎克斯等人也跟著傳送來到了這個地方。哈蘇與郝仁一樣感覺到這里異常的氣氛,他一手舉著手弩,一手捏著符文卡片,語氣十分嚴肅:“你們感覺到了么?”

    伊扎克斯甕聲甕氣地回答:“嗯,一個強大的力量正盤踞在這里,并正在窺探這邊,但感應不到它具體的位置,這股力量就好像散布在整個空間里一樣,恐怕是那些混沌之影的母體,如果它們有母體的話。”

    薇薇安是最后進來的,她也皺了皺眉,但聽到哈蘇和伊扎克斯的對話之后她有點莫名其妙:“強大的力量?有么?我怎么沒感覺?”

    “你感覺不到?”郝仁訝異地看了薇薇安一眼,“我都感覺到了,渾身雞皮疙瘩掉一地。”

    “我只是覺得這地方氣氛真糟,”薇薇安不太舒服地縮了縮脖子,“不是單純的昏暗,而是四面八方都潛伏著什么東西的感覺,不過除此之外就沒了。”

    郝仁和伊扎克斯面面相覷。他們都清晰地感覺到這片空間中盤踞著某個強大到不可名狀的東西,雖然無法用語言描述,但被那東西盯上的感覺讓人汗毛倒豎,絕無錯誤,可一向感知敏銳的薇薇安在這兒反而什么都沒感覺到,這有點不太正常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薇薇安也知道郝仁他們不會說謊,她的神情嚴肅起來,“看樣子我跟你們的感知出現偏移了……有兩個可能,要么這空間有異,不同的人在這里會感知到不同的東西,要么問題出在我身上。”

    薇薇安的第二個猜測沒有明說,因為她自己都知道自己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簡直太多了,解釋起來毫無頭緒的。但她猜測這次的問題可能跟她數千年前成功封印混沌之影有關:如果她對這片空間中的異常氣氛能無視的話,說不定她真的有機會重新封印那些影子。

    走廊中只有一條路,沃古斯說的沒錯,這座陰影中的迷宮是用來困住那些無理智的蠢動之物的,有正常神智的人在這里便看不到遍布整個迷宮的無數岔道和陷阱。在稍微收斂精神之后,伊扎克斯和郝仁一馬當先地走在了前面,向著那看似毫無盡頭的走廊深處前進。

    薄霧與昏暗的光線阻礙著一行人的視線,但郝仁他們本身便不是普通人,所以在這里倒還能看清情況。而且他們也不敢隨意制造什么光亮:光照會產生影子,而影子會吸引那些混沌之影,這反而會增添危險。

    混沌之影的特殊之處就在于它們不是單純地潛伏在黑暗之中,而是潛伏在光與暗同時交織成的陰影里,所以走廊里整體的昏暗反而是安全的:沒有光明,陰影也就無法突顯出來了。

    這大概也是這座“暗影迷宮”的封印手段之一吧。

    災難回廊悠長曲折,筆直的長廊和拐角一次次出現,但始終看不到盡頭的跡象,郝仁只能根據這些拐角的分布模模糊糊判斷出自己確實正走在一個迷宮里面:這走廊的形態很像是迷宮中彎彎曲曲的路徑。他猜測自己身邊經過的那看上去完整平滑的墻壁上一定隱藏著無數岔路和暗門,但由于自己神志清醒,無法察覺這些不可見的路徑。

    或許在被混沌之影感染之后就能看到那些隱藏起來的道路了?

    郝仁腦海里突然冒出這個沒來由的念頭,隨后趕緊甩著頭把這個危險的想法排除出去。

    這詭異的空間如此壓抑,都要讓他的思想也跟著變得奇怪起來了。

    伊扎克斯走在郝仁旁邊,他用手撫摸著走廊墻壁上的黑色巖石:“這片空間已經完全異質化了,這些石頭……它們原本是石頭,但現在摸上去有一種仿佛生物般的油膩膩的感覺,可是它們的材質并沒有改變,表面也沒有任何東西覆蓋,發生改變的是這片領域,它在扭曲這些石塊的性質。”

    “我們已經走多久了?”哈蘇突然問了一句。

    郝仁順手把數據終端從兜里掏出來看時間:“快倆鐘頭了吧,這破地方還挺大。”

    數據終端一被掏出來就趕緊降低自己的亮度:“噓——往外掏之前跟本機說一聲,讓本機有點準備。”

    哈蘇愣了愣,突然指著數據終端:“你還把這個帶進來了?不是說只有咱們四……”

    “這個應該沒問題吧,”郝仁撓撓頭發,“它不受混沌之影的影響,而且雖然嘴皮子挺碎但實際上咱們可以不把它算成人數,因為它是個AI……”

    數據終端砰一下子砸在郝仁腦門上:“你丫才不是人!”

    郝仁抓著數據終端:“你是人么?”

    “本機不是人啊。”

    “那你唧唧歪歪個毛!”

    “哦也是。”

    哈蘇:“……”

    “所以我勸你別研究郝仁身上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兒了,”薇薇安看了哈蘇一眼,“你就把他當成個機器貓,知道他很神奇就行,別追究他兜里任何東西的合理性。”

    郝仁:“……”

    不管怎樣,數據終端的打岔倒是歪打正著地稍微驅散了縈繞在周圍的壓抑氛圍。郝仁把這塊合金板磚塞進兜里之后抬頭看了一眼遠處仍然悠長的走廊,他仍然能感覺到那個強大力量的“余威”仍然在自己身邊涌動,但卻絲毫感覺不到自己離那個力量的本體是不是真的靠近了一些。

    就好像這片空間是無限延伸的一樣。

    但這看上去無止盡的走廊終歸還是有極限的,在繼續前進了又一個小時之后,郝仁注意到周圍的情況有了變化:走廊開始變得寬闊起來,轉角也在減少,他們好像正在靠近這個巨大建筑的核心地帶。

    前方突兀地出現了一道門扉,一種壓抑、混亂、恐怖,充斥著仇恨和敵意的氣息從大門后面傳來,郝仁幾個交換了個眼神,立刻跑向那扇大門。

    “這上面有字!”薇薇安似乎完全不受周圍氣息的影響,在郝仁他們面對大門中傳來的氣息嚴陣以待的時候,她卻饒有興致地觀察了一下那扇石門,并在大門下半部分發現了刻上去的幾句話,出人意料的是那并不是塔納古斯文字,而是古老的萊塔文:

    “……一個永恒的詛咒降臨在我們頭上,我們這些來自異域他鄉的被流放者是背負重孽的,我們注定將陷入無止盡的廝殺,被毫無根源和理由的仇恨所控制……此門背后便是一切罪惡和詛咒的因緣,然而任何人必不能消弭它或安撫它,因為這罪的加害者和受害者都已經死去,再無人能夠赦免什么了。”

    這段話的落款是一個陌生的名字:醒悟者卡珊卓。(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