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七百六十章 安然存活
    在巨大的爆炸和連續不斷的星顫中,卓姆終于四分五裂。

    長子的徹底死亡導致這顆星球提前幾個小時迎來了終結,那些深埋地下的觸須釋放出它們蘊含的所有原始能量,來自亙古之前的強大力量沖刷著大地,在無人機群和審查官的見證下,卓姆首先從赤道位置爆發出一陣強光,隨后紅色的光芒沿著星球表面的龜裂紋蔓延開來,在一分鐘內,它變成了數以百萬計的碎塊,并壯烈地飛向太陽。

    在碎塊中有一個光芒黯淡的物體從星球核心暴露出來,它爆發出了一點小小的電光,隨后這點光芒一閃而逝。

    那是卓姆人制造的核心能源站,這個文明留下的最后一點物質遺物,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在星球軌道上逡巡的無人機群沒有對這景象產生絲毫留戀,它們完成了數據傳輸任務,現在開始依照程序拆解之前組建起來的臨時天線陣列。蜂群一樣的小型無人機在母機的帶領下飛快地將環形天線拆成碎塊,隨后在太空中打開一道道空間門離開了這個地方。最終只有一艘銀白色的審查官座艦停留在卓姆曾經的位置,它以艦首朝向太陽,目送這顆曾經生命繁茂的星球走完了它的最后一程。當那些四散碎裂的星體殘骸在陽光中紛紛化為煙塵之后,巨龜巖臺號才調轉方向,同時它的下半部分打開了一道小小的艙門,一個銀白色的、閃爍燈光的長方形物體從艙門里飄出來,開始繞著卓姆之前的軌道運行。

    這個小小的紀念碑用于紀念一個曾經孕育過生命的搖籃,也是代替卓姆人對他們的昔日家園進行緬懷:畢竟這個種族所創造過的所有物質都已經煙消云散,他們連自己留下紀念碑的能力都沒有了。

    巨龜巖臺號做完最后一點工作之后,在艦首打開一道空間門,跳躍進入了曲率空間泡中。

    當飛船外面的黑暗消失之后,晶核研究站那散發著微光的莊嚴結構體已經出現在眾人面前。郝仁命令飛船在晶核研究站的一號連接橋上停靠,同時用飛船主機直接連接了晶核研究站的主機,查詢著之前那次規模宏大的信息傳輸的結果如何。盡管之前無人機群已經傳來成功訊號,但這時候還是自己確認一下更讓人放心。

    “數據庫已經建立,十六億卓姆人的靈魂和那位友善的長子都在數據庫里呆著,”數據終端報告著研究站里的情況,“現在人類靈魂正處于凍結狀態,在我們建造出適合的虛擬世界之前最好別喚醒他們,長子的靈魂略有些疲憊,但情況不錯,應該很快可以接受你的問詢。”

    “我這就進去見它,”郝仁看著一號連接橋通往研究站主體的大門緩緩打開,低頭對終端說道,“通訊鏈路準備就緒了么?這次應該不用通過諾蘭轉接了吧。”

    “不用,現在數據庫是咱們自己的,本機已經建立好了管理員賬號,你和長子的通話將比之前更加清晰。”

    “很好,順便通知一下那位巨人,等會我也要見他一面。薇薇安,莉莉,還有其他人——愿意跟著來的就都來吧,反正在飛船上也挺沒意思的。終端,你就在這里照看飛船主機,遠程支援我就行。”

    郝仁一邊說著一邊向艦橋的出口走去,走到半路的時候終端在后面說了一句:“本機還是要強調,本次事件你一共違反了十六條安全制度,尤其是最后那個,要不是權限不夠,本機真想吊銷你的飛船駕照……”

    郝仁頭也不回地擺擺手:“哦了哦了,反正我壓根也沒駕照。”

    一幫人鬧鬧哄哄地離開了艦橋,走在最后的是“滾”。貓姑娘小心翼翼地把豆豆從鍋里撈出來頂在頭上,一溜小跑地跟上了郝仁的身影:“大大貓!大大貓!喵這次好乖的!朕的小魚干咧?朕的小魚干……”

    晶核研究站的中央大廳還是跟之前一樣,流光溢彩,莊嚴華貴,四面八方的水晶結構讓這個地方充斥著優雅神秘但又冰冷疏離的氣氛。郝仁讓“滾”帶著豆豆去一邊玩著,他自己則來到大廳中央的水晶尖山前。

    感應到主控者靠近,水晶尖山上浮動起層層光影,研究站主機優先顯示出了名為“卓姆”的新數據庫的情況。郝仁看到一組全息投影上顯示著一片藍天白云碧水的景象,那景象漂亮的近乎不真實: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星羅棋布地分布著湖泊與河流,澄澈的水面中倒映著萬里碧空,看上去如同仙境。

    “這是家原本的樣子,”一個略帶中性的嗓音在大廳中響起,“媽媽的花園,很漂亮,媽媽很喜歡它。”

    郝仁微微一怔,意識到這是長子的聲音:由于在轉移到晶核研究站的數據庫之后建立了全新的連接方式,現在他可以很清晰地直接聽到對方的說話聲了。

    隨后他更是想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聽到過一模一樣的嗓音:

    是之前在卓姆虛擬世界的時候,他跟著灰狐貍傭兵們一起前往北地廢墟群,在越過灰河時他半夢半醒地聽到了一個向自己示警的聲音——那聽上去就是現在這個!

    “當時是你?”郝仁驚訝地問,“在灰河附近的時候跟我說話的那個……”

    “是我,”長子很坦率地承認,“我發現你是從外面世界來的,我擔心你的精神死在我的夢境里,所以想要向你示警。”

    “原來是這樣,”真相大白,讓郝仁感覺驚訝又不可思議,“原來早在那時候你就跟我說過一次話了……當時咱們要是能多交流交流,情況恐怕根本不會像這次這么危急。”

    長子沒有回音,它似乎不太擅長“假設”,也可能是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

    郝仁的注意力重新轉到全息投影的畫面上。那上面顯示的是長子記憶中的卓姆,是在災難發生之前的繁茂世界。看著那個美的近乎童話場景的世界,郝仁很難把它和烈日炙烤下化為地獄的卓姆聯系在一起。他猶豫著問道:“你……打算再重建它么?是在虛擬世界里重建,還是……”

    “只是想看看,”長子的回答直白而簡單,“我曾經把花園照顧的很好,所以想把這些畫面保留下來,等媽媽回來了,讓媽媽看。”

    郝仁怔了怔,稍微轉移話題:“我到現在還想不明白我是怎么進入你的夢境的,在第一次進入的時候,我跟你沒有進行任何連接,我只是在睡覺而已……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我感覺……你身上有和我共鳴的東西,那大概就是原因。”

    郝仁提起這個問題只是想要轉移話題,他不想這么快面對女神隕落的沉重事實,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有個答案。他立刻急迫地追問:“共鳴?是什么共鳴?我之后還嘗試帶著朋友們進入虛擬世界但失敗了,這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況,但你……”長子沉默了幾秒鐘,“你體內一定流淌著源血,我能感覺到你和我有些類似。我不知道為什么你看起來是這個模樣,但你……也是媽媽制造的守護者么?”

    郝仁一聽這個愣住了,莫名其妙地跟旁邊的薇薇安面面相覷:“體內流淌著源血?有么?”

    薇薇安眨眨眼:“反正我沒發現。”

    大家都對長子突然說的話感覺莫名其妙,郝仁更是本能地覺得對方是搞錯了什么,大概是被太陽曬了兩千多年之后有點后遺癥。但就在這時候莉莉突然耳朵一抖想起件事:“啊對了!房東你體內恐怕真有源血啊!你忘了當初在霍爾萊塔舉行刺印儀式的時候?你把源血都吸到體內啦!”

    郝仁猛然想起這茬,但旋即覺得不太對:“當時不是發現源血很快都分解消失了么?應該沒有在體內殘留才對。”

    薇薇安眉頭一皺:“那只是物質層面的事情,物質成分上,源血確實消失了,但那種東西的影響恐怕不只是物質上的……或許它已經對你的精神造成了未知干涉?比如讓你能進入長子的夢境之類。”

    郝仁下意識地摸摸胸口:“我去……聽起來毛骨悚然的。”

    長子默默等郝仁和其他人討論了一會,這時候突然帶著期待問道:“我已經回答你好多問題了,現在能告訴我媽媽在哪么?”(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