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神都掛了
    虛擬鏈接形成的精神空間中人流如織,來自各個世界的審查官的虛影在這片混沌空間中穿梭不休,很多人都在這里審閱著那些來自整個宏世界的、數不盡的文明資料,郝仁就是其中之一。

    方舟文明的數據庫在他腦海中浩浩蕩蕩鋪展開,海量的信息撲面而來。

    有過瀏覽塔納古斯數據庫的經驗,郝仁對這樣超高帶寬的虛擬連接已經駕輕就熟,也不再像第一次鏈接時那樣大驚小怪,他只是保持專注,在那浩如煙海的資料中慢慢瀏覽著最能代表一個文明的東西——歷史,藝術,法律,宗教,以及社會模型。任何一個文明在留下“末日數據庫”的時候都會將這些東西精心分類并放在最容易讀取的部分,就如植物留下種子,動物留下后代,“將自己的信息留存下去”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看著一個文明從蒙昧狀態一點點起步,在火焰、鋼鐵、戰爭與和平中一步步走入太空,最后又如煙花般在夜空中消散,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經歷,郝仁很快便瀏覽完了有關歷史的部分,開始將注意力放在方舟文明覆滅之前的日志上。

    留下這些日志的人很顯然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文明搖搖欲墜,所以他們詳細地記錄著最后那段日子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尤其是異常現象——大地的晃動,星空的變化,氣候磁場太陽等等東西都巨細無遺地記錄下來。他們就像謀殺案中奄奄一息的受害人一樣盡可能地在身邊留下兇手的線索,或許就是為了假如一切真的無法挽回,可以有人幫他們查清“謀殺”真相。而這些線索中很多其實都沒多大作用,因為留下日志的種族文明水平有限,他們對長子的認知還很粗淺,也不知道什么線索是最有用,但郝仁還是看到了令人非常在意的東西,那是一位科學家留下的日記,專門留給后來人的。

    “……重新整理星空之民到來之前的天文記錄,發現有關紅色超新星‘伊頓’的觀測資料。這顆神秘天體是最令我們這個種族迷惑不解的現象之一,它懸掛在天空中最空曠的位置,永遠維持著同樣的亮度,而對它的任何觀測都無法測定這顆星星的距離。它的特征不符合恒星標準,而行星又不應該如此明亮……在星空之民到來之前,‘伊頓’發生原因未知的爆發,在當天它成為了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隨后便徹底消失在宇宙中……任何技術手段都無法確認伊頓爆發以及消失的原因……這些資料或許有重大價值,應予以保留……”

    “紅色新星……”郝仁禁不住從鏈接狀態暫時退出來,“這邊果然也有那顆星星的記錄。”

    數據終端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之前在艾歐的時候有找到紅色新星的記錄么?”

    “艾歐的古代設備都被大海嘯摧毀了,納薩托恩又只是一艘殖民艦,上面的數據庫資料不全,沒有紅色新星的資料,”郝仁搖搖頭,“但我有充分理由相信那些海妖當年也看見過紅色新星——是否看見它爆發就不太確定了。”

    “這顆星星似乎在夢位面宇宙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而且不管從哪看都同樣明亮,”數據終端聲音很嚴肅,“這已經不符合光學規則了,如果真是這樣,或許哪怕咱們找到第四個觀測點,都沒法確認紅色新星的位置——不符合觀測規律,也就不能測定距離,它可以位于宇宙任何一點。”

    郝仁也想過這些,但他別無辦法:“等找到第四個觀測點之后試一試吧,如果真找不到也沒轍。反正創世女神出的事兒肯定跟這顆星星爆發有關……說不定就跟著一塊炸了。”

    郝仁把這些事情暫時放到一邊,繼續沉下心瀏覽數據庫里的東西。這次他開始專心查找有關星空之民的資料,而這些資料在數據庫里有很多。

    在方舟原住民的描述中,星空之民不但有著奇妙的生命形態,還有著特殊的思維方式和交流途徑,他們無法發聲,因而會通過一種近乎心靈感應的方式和其他人交流——但接受這種心靈感應需要特殊的天賦,方舟原住民們在這方面似乎并不是很擅長,因此他們對星空之民提及的一些過于艱澀的詞匯理解起來非常困難。

    一些專門負責和星空之民對話的書記員被稱作“靈語者”,他們與星空之民的每一次交流內容都被記載在數據庫里。而一位名叫“弗里曼”的靈語者似乎是心靈感應的佼佼者,他留下的對話記錄最多也最明確,郝仁找到了這些記錄,它們是些類似談話記錄簿的東西:

    【弗里曼:“……那么你們是如何跨越這么遙遠的距離來到這里的?”

    星空之民:“(一串復雜的思緒,可能是某種技術上的解釋,但無法理解)……宇宙萬物像這樣相互聯系,我們便借助這種聯系進行跳轉,如同數據在你們的計算機系統中轉移,而且更加迅捷。”

    弗里曼:“……抱歉我無法理解這些東西,但我會把它們如實記錄下來。請問你們提及的那種‘天災’是否在宇宙各處都有出現?它是一種普遍的現象么?”

    星空之民:“(似乎產生了較為明顯的情緒波動)它原本不應該發生,然而一次可恥的(無法識別的思緒)導致了這種災難。現在它已經在全宇宙蔓延開,連我們也無法預測它會發展到什么地步,只能盡可能減小它的危害。”

    弗里曼:“它是人為引發的災難?”

    星空之民:“(情緒波動)人為引發,這個宇宙的根源被觸動了,被一群不可理喻的生物嚴重破壞……(無法理解的思緒)然而無法對你們解釋,你們不能理解。”

    弗里曼:“宇宙的根源是什么?”

    星空之民:“這個宇宙百分之九十的生命都源于祂(完全無法理解的思緒)……無法對你們解釋,我們受這個根源的影響極深,這反而讓我們無法對普通種族描述祂的存在形式。在你們的認知中,祂應當類似神明。”

    這之后是一些凌亂的對話記錄,最后弗里曼提問:“請問災難的根源是有人進攻了那位‘神明’么?”

    星空之民:“他們殺死了祂。”】

    郝仁從數據庫里徹底退出來,一臉驚愕。

    “有人殺了創世女神?”郝仁感覺難以置信,“而且貌似是一群凡人動的手?!”

    “星空之民是這么說的,”數據終端的聲音也帶著明顯的波動,“本機認為他們不會憑空編造這些東西。”

    “這些資料……出乎預料。”郝仁愣了半晌才終于接受事實,他萬沒想到方舟數據庫里竟然還隱藏著這樣驚人的真相——不管是不是真相,至少是驚人的線索,這時候他突然就想起龍后加拉卓爾的告誡了:不要忽略身邊的小線索,因為說不定什么時候狗屎運就會給你玩一波大的!

    然而數據庫里的記錄也就到此為止,靈語者和星空之民的交流并不順暢,而且在世界末日迫近的情況下,他們也沒有過多關注宇宙本源和宗教領域的問題,他們更多地是在詢問關于方舟技術上的細節。郝仁反復把那些談話簿瀏覽了很多遍,都未發現詳細描述這次“凡人殺死神明”事件的記錄,要么是沒人問,要么星空之民試圖回答,卻沒有靈語者能聽懂。

    “真是操蛋的語言不通……”郝仁感覺一陣蛋疼,“星空之民那么大本事怎么不研究研究星際外語呢……”

    “看來真的只有找到他們才能問清當年真相了,”數據終端也挺遺憾,“本機總覺得這事兒有黑幕……”

    郝仁嘆口氣:“廢話,連神都掛了,黑幕能小么。”

    多次查找資料仍然未果之后,郝仁退出了這次虛擬鏈接,隨后將這次連線匯總成報告,交給了渡鴉12345。

    渡鴉12345對這份情報很重視,但短期內并不會有什么新的指示,接下來的事情……還是要郝仁自己慢慢調查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