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發現
    南宮五月在那些意外橫死的士兵身邊留下了保護性的結界,以保證這些人的遺體可以安然躲過今夜山中猛獸的襲擊,等到明天早上自然會有其他王國軍戰士們來此尋找這些失蹤士兵。她和郝仁并沒有貿然去找山里的其他哨所報信——因為很難解釋兩個沒有申請過巡邏任務,而且也沒有進行過備案登記的外來傭兵為什么會在深夜出現在王國軍的布防地附近,現在雷頓鎮人心惶惶,王國軍和教會軍都繃著神經,這方面的麻煩能少一點還是少一點的好。

    不過她剛和郝仁離開沒多遠,便突然感覺到自己留下的結界被某種詭異的能量觸動,緊接著結界所處的環境產生了不可思議的異變,她隨即叫住郝仁:“回去!有情況!”

    郝仁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還是立刻跟著南宮五月跑回那些戰死者呆的地方,而且倆人下意識地都收斂起了自身氣息。等他們回到那片小空地之后正好看到令人不可思議的一幕:那些戰死者的尸體正在逐漸被大地吞噬!

    只見堅固的巖石地面仿佛軟化成泥漿般翻涌起來,無聲而快速地蠕動著將那些士兵的遺體卷入地下,那場面如同一片擁有生命的沼澤般詭異莫名。已經有很多士兵的遺體消失不見,原地只留下少量血跡和一時無法消散的血腥氣還在彌漫,而剩下的尸體也幾乎被完全吞沒,郝仁和南宮五月趕到的時候只來得及看到幾片衣甲以令人驚訝的速度沉入“沼澤”之中!

    “這怎么回事?!”郝仁見到這詭異的一幕忍不住出聲驚呼,本來他也不擅長什么隱匿氣息,這時候發現現場沒有敵人自然也就更加放松,但就在他出聲的一瞬間,那不斷吞噬遺體的“泥漿”竟仿佛感應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頓了一下,隨后一邊驟然加快動作,一邊突然濺射出十幾道“泥漿”刺向郝仁和南宮五月。

    “泥漿”剛一脫離下面的“泥潭”便迅速硬化,飛到半空的時候已經化為尖銳的石刺!

    南宮五月這時候的身體龐大不便閃躲,只來得及下意識地卷起尾巴準備硬抗,但郝仁多日練習終見成效,這時候反應飛快地撲身向前,將所有的石刺全部擋下。銳利而且異常堅固的石刺在護盾上爆發出一陣仿佛金鐵交鳴般的刺耳鳴響,噼里啪啦碎掉一地。

    而郝仁和南宮五月也因為這一突發情況暫時受阻,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已經結束了:小空地上所有的尸體都已經消失不見,現場只留下一點點血跡以及幾件散落的裝備,剛才還跟泥潭一樣不斷涌動的軟化地面也恢復如初,郝仁上前踩了踩,感覺那就是堅固的石頭。

    “剛那是怎么回事?”南宮五月有些后怕地蜿蜒上前,俯下身摸了摸地上的石頭,又用尾巴尖在周圍敲敲打打。

    數據終端閃爍著微光飄到郝仁面前:“剛才檢測到有魔能反應,但咱們一靠近它就迅速轉移了,根據轉移時候的靈敏度以及剛才的反擊來看,這里應該有人在監控,只是不知到底在什么地方藏著。雷達感應范圍內沒人。”

    “尸體被吞到地下去了么?”郝仁卻在思考另外一個問題,他剛才眼睜睜看著那些士兵的遺體被大地吞噬,場景詭異之余卻讓人忍不住聯想起之前在湖畔哨所看到的那個可疑營地:同樣是一番激戰之后的景象,同樣殘留著血跡和血腥氣,同樣看不到一具尸體,“挖下去看看!”

    說著他就從隨身空間里放出一個自律機械來,這個長滿觸手的小怪物先是對周圍的環境驚訝了一下,緊接著便收到指令,它將自己的觸手在身子下面形成環狀排列的鉆頭,觸手尖端迸發出明亮的藍色火光,整個身體急速旋轉著向下挖去。

    郝仁選擇的挖掘點是其中一具尸體消失的地方,他覺得如果尸體是被大地吞噬的話,那至少會在正下方留下些什么蛛絲馬跡,然而自律機械鉆探機一路鉆下去十幾米,卻只帶上來一些平平無奇的石塊和砂礫。

    “不見了?”郝仁訝異不已,“難道是被龍脊山脈給吸收了?”

    “吸收”倆字是他無意識瞎想到的,卻一下子給旁邊的南宮五月提了個醒,海妖姑娘馬上屏息靜氣地將身子貼在大地上仔細感應起來,郝仁看見她這樣有點好奇:“你找什么呢?”

    “水,我留下的水分,還有那些士兵體內的水分,”南宮五月皺著眉仔細搜索,“我會記住短時間內接觸過的水,不管它們到哪都可以感受到,哪怕化為蒸汽,甚至真的被山脈吸收……我能感覺到那些水分正在地下深處移動,速度很快。”

    郝仁馬上不再吭聲,讓南宮五月慢慢感應,后者已經將自己的天賦力量完全激發出來,她的意識正循著大氣和土壤中無處不在的水分快速延伸著,龍脊山脈的形態慢慢在她腦海中勾勒出來,以濃度不一的水分為線條和顏色,描繪出一幅與現實世界依稀近似但又有很多不同的三維影像。龍脊山脈在這幅影像中是一片干燥的、令人不快的灰白色,而且越往下越是如此,只有幾條在山中涵洞中流淌的暗河呈現出明快的藍色,在這些奇特的顏色中,一抹閃爍著微光的色彩正在大地之下快速移動——而且即將離開她的感應范圍。

    南宮五月馬上揚起身子,喉嚨里下意識地發出一陣嘶嘶聲,迅速地擺動著長尾向某個方向追去:“在那邊!快!”

    郝仁來不及問明情況便拔腿跟上。

    他們在山道中急速奔行著,很快便離開了正常的道路,進入一片常人難以涉足的原始山地中。怪石嶙峋,坡高路陡,幾乎無法立足。南宮五月是循著感應中的最短路線在追趕,自然顧不上在追趕的同時還要挑選道路。不過這路況對兩人而言并不成問題:郝仁步伐輕盈地在山巖間跳躍著,感覺跟走在平地上沒什么區別,南宮五月更是輕松,她將上半身和一部分蛇身高高揚起,尾巴在崎嶇不平的山地甚至巖壁上快速滑行,平穩的跟裝了十七八個陀螺儀似的……

    這情況下郝仁還有工夫開玩笑:“你挺穩當的啊。”

    南宮五月微微笑著:“你上網搜一段‘史上最平穩山地跑酷錄像’,我上傳的。我的記錄是舉著DV從華山頂沿著山勢一路沖下來全程不開電子防抖,只有兩幀模糊——拍攝的境界,那幫玩器材的永遠不懂。”

    郝仁一愣一愣的:“你這有啥意義?”

    南宮五月一邊繼續展示自己的水蛇腰防抖技術一邊滿臉自豪:“發網上騙點擊啊!”

    郝仁覺得這幫異類的日常生活簡直太TM豐富了,這到底是有多無聊才能想出來的主意?

    就這樣一路追趕,他們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抵達了深山中一片看上去從未有人涉足過的地方:兩側山巖形成包圍之勢,道路曲曲折折向下延伸,這前方似乎是一道山間深谷,如果從遠處看的話一定是被巖石層層遮掩的所在。

    南宮五月感應到地下深處的水汽已經不再快速移動,而是慢悠悠地向山谷中飄移,同時一邊擴散一邊漸漸上浮,似乎抵達了目的地,而且正在進行某種怪異的轉化。

    “就在這前面,”南宮五月壓低聲音和身子,“小心點,我聞到一股怪味兒,讓人很不舒服,而且這里的水元素正在躁動,它們好像在被迫進行某種轉變。”

    而在南宮五月和郝仁這邊終于發現了一些線索的同時,薇薇安和莉莉也已經回到湖畔哨所,鉆進之前發現的那條地道里。

    她們正沿著與上次相反的方向前進,地道在她們眼前延伸著。

    一路通往地下。

    (話說我才知道原來贈幣是不算訂閱的……)(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