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異端
    郝仁領著自己一幫小伙伴們從格爾頓的會客室出來,有兩名修士帶著他們前往休息的地方,而大胡子他們四個則留了下來,看樣子教區長和女元帥接下來要商談的應該就涉及到教會機密了。等來到暫時落腳的客房之后貝琪才突然想起件事:“誒呀!對了!我還沒問封賞的事兒呢……話說他們不會忘了這事吧?”

    郝仁斜著眼看向貝琪:“你就不能有點出息?偌大個國家還能吞掉你這點賞賜是怎么的。”

    貝琪鼓著腮:“我這不是時間寶貴么,最多能呆十五天,萬一過會有人來跟我說一聲此時需要上報王都,一個月后批下來答復那我不是傻了?”

    郝仁捂著臉:“你這倒確實是個問題……不過走一步算一步吧。話說怎么咱們每次見到格爾頓和奧芙拉都見這倆人在吵架呢?王國軍和教會軍之間難道有矛盾?”

    貝琪使勁擺手:“沒矛盾啊,你想多了。霍爾萊塔政教相輔相成這么多年,還沒出過什么對立呢。只不過他們兩撥經常因為行事標準略有摩擦倒是真的,教會一般偏向保守,王國軍則講究實用,奧芙拉大人又是在軍隊里執掌幾百年的人物,可能比較固執一點吧。不過咱們別攙和這種事,攙和進去沒好事的。”

    郝仁哦了一聲,他當然沒興趣攙和這種一聽就讓人頭大的麻煩,他關注的只是這片土地下面隱藏的秘密而已。倒是莉莉顯得興致勃勃:“誒,你們說他們準備怎么解決那些石巨人啊?那東西是從龍脊山脈掉下來的,整座山脈那么大,根本殺不完嘛。難道他們就打算一直這么僵持下去?霍爾萊塔王室也沒表個態?”

    “我剛才倒是注意到路上的一些告示了,”貝琪整理著自己的裝備,一邊漫不經心地答道,“王都那邊已經抽調了兩批部隊過來幫忙,附近教區的騎士團也在幾天前就趕到這里,現在貝因茨教區的軍力比咱們上次來的時候增加了將近三倍。不過你說的沒錯,哪怕王室好像也沒什么好辦法:總不能把整條山脈搬走吧?只要研究不出石巨人是怎么來的,就得這么僵持下去。”貝琪說到這里,臉上也露出擔憂的神色:“希望情況不要再惡化下去了……”

    這里畢竟是她的故鄉,面對這種詭異怪物不斷冒出來的局面,貝琪也忍不住憂心忡忡,只是這顯然不是她這種小人物能解決的事情。

    而與此同時,在格爾頓的會客室中,氣氛正轉入越來越壓抑的狀態。

    “你說這里出現了異端教派?”大胡子將雙手按在格爾頓的辦公桌上,一臉肅然,“具體是什么情況?”

    “暫時還不太清楚這個教派的來龍去脈,”格爾頓對大胡子擺擺手,讓對方稍安勿躁,“直到半個月前他們才浮出水面,而且還沒抓到人,我們只是找到一些舉行邪惡儀式的痕跡。這一帶最近發生了些怪事,應該也和這個邪惡教派有關。”

    “怪事?什么怪事?”大胡子皺著眉,能讓不茍言笑的苦行僧露出緊張神色,也唯有這種與異端有關的消息了。

    奧芙拉哼了一聲,聲音清冷:“我們很多陣亡士兵的尸體失蹤了——根據前線的報告,那些失蹤的尸體都是因故暫時停放在地上,在旁邊守衛的視線轉移開一段時間之后消失的,此后就再也沒有出現。”

    “而且不光是陣亡士兵,”格爾頓聲音低沉,“也包括平民,只要是近期內死亡的人,尸體都可能會神秘失蹤,現場只留下一點點血跡,有時候甚至連血跡都不會留下。最近最典型的一次例子是圣湖邊上的一座哨站,那座哨站被石巨人突襲而失守,從哨站逃出去的士兵第二天領著援軍回去查探情況的時候卻發現頭天晚上留在戰場上的陣亡者尸體都不見了。”

    大胡子四人立刻面面相覷,他們瞬間就想到對方提起的哨站是什么地方:他們正是從那來的,而且還在哨站下面發現了一條神秘的隧道!只是那條隧道中同樣未發現任何東西,這讓大胡子有些拿不準隧道是否與此事有關。他決定等會再提地道的情況,而是問了另一個問題:“失蹤的尸體有什么共同點么?”

    奧芙拉想了想:“近期死亡,失蹤地點在龍脊山脈西側以內——分界線以山脈中軸線為準,東側陣亡的士兵沒遭遇這種怪事。另外還有一點就是沒有任何目擊記錄,尸體是在無人看管的狀況下不見的,我曾專門派人盯過這件事,在有人盯著的情況下三天三夜都沒出狀況,但看守走神的片刻功夫尸體就不翼而飛了。”

    奧芙拉說到最后忍不住用力握了握拳頭,顯然她曾自信十足地想要查明此事真相,但最后遭到了近乎嘲弄的失敗,這讓這位罕有敗績的女英雄惱怒不已。

    苦行僧中的年輕修士則在沉默一會之后想起件事:“你們有沒有檢查過墓地?”

    格爾頓點點頭:“我也想到了,正是檢查過墓地之后我們才確認只有近期死亡的人才會失蹤。墓地里的舊墳墓都沒問題,但最近安葬的遺體同樣不翼而飛。”

    “需要‘新鮮’的尸體?”苦行僧中的年輕修女嗓音嘶啞地開口了,聲音中有些訝異,“難道是死靈法師?”

    “我覺得不太可能,”奧芙拉雙手抱胸,聲音中似乎有些輕蔑,“雖然死靈法師不受待見,但不管怎么說也是合法的,只要履行正常的手續,符合法師協會的規定,他們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實驗——再蠢的法師也不至于冒著大不韙來圣地做這種事。而且最早出現尸體失蹤是大約半個月前,跟石巨人突然增殖的時間幾乎不分先后,我寧可相信這是一群追求古代力量的邪教徒在搗鬼。別讓我抓到他們……”

    “事實上我們可能有些線索,”大胡子這時候覺得該提起自己掌握的情報了,他站起身來,“我們在來的時候正好經過了你們剛才提起的那座哨站,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檢查過地下的情況……”

    當下大胡子將那條怪異的地道以及地道中可疑的血腥氣講了一遍,奧芙拉和格爾頓聽后面面相覷,奧芙拉看著格爾頓:“那一帶是教會騎士在負責,你有在地下發現什么嗎?”

    “哨站那邊還真沒檢查過,”格爾頓搖著頭,“但你也知道,其他發生尸體失蹤的地方都沒出現過那種地道。”

    大胡子有些意外:“別的地方?也就是說你們已經檢查過地下了?其他發生尸體失蹤的地方都沒發現地道?”

    奧芙拉搖搖頭:“沒有。最初有尸體不翼而飛之后我們下了很大功夫去找,當然也包括地下,但從未發現過什么地道,后來再有尸體失蹤我們也就不再從地下找線索了。看樣子必須重新重視這個問題……或許地下真的有什么東西。教區長閣下,你意下如何——教區長閣下?”

    格爾頓好像突然陷入了某個問題開始沉思起來,奧芙拉叫了幾聲他才反應過來:“哦,當然,我會派人去哨所那邊查證事實的。不過我剛才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奧芙拉皺著眉。

    格爾頓攤開手:“邪教徒的能量似乎超出想象,而且明顯與龍脊山脈的異象有關,我甚至懷疑有一群古代魔法帝國的邪惡后裔已經滲透到這片圣地,我們再把精力全放在那些石頭怪物身上恐怕正中了那些惡徒的下懷。元帥閣下,我無法離開教區,因此我希望你能親自前往王都一趟,向教皇冕下以及國王陛下稟明此事,恐怕這已經不止是地區級的危機了,我們需要來自最高教廷的支援。”

    奧芙拉聽到這句話便笑起來:“嗬,你總算也有點緊迫感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