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遺傳病
    起源圣器在能量充滿之后轟鳴著運行了一小段時間,各種感應設備立刻趁這個機會將它運行過程中的各種現象和內部變化記錄在案,不過整個測試過程也就持續三分鐘不到,由于最關鍵的控制核心缺失,這臺古老設備只能運行到系統自檢的階段便無以為繼了。

    “我突然有點同情貝瑟莫斯,”薇薇安露出個古怪的笑容,“哪怕沒咱們搗亂他也注定成功不了——不過當時他看上去還挺有自信,那家伙到底從哪找的資料給了他這么大信心?”

    “反正海瑟安娜那邊還審著呢,遲早會有消息傳來,”郝仁撇撇嘴,“不過我估計最后也不會有什么太重要的情報就是了,這東西在奧林匹斯家族那邊放了這么多年,宙斯不也沒研究出它的名堂么……對了,正好赫斯珀瑞斯在這兒呢,你知道關于起源圣器的事么?”

    郝仁這才想起赫斯珀瑞斯正是奧林匹斯一族的幸存者,便滿懷期待地問了對方一句,不過赫斯珀瑞斯只是抱歉地搖搖頭:“我不是學者,而且在家族中的位置其實也不是太高……這種一看就是最高機密的東西我是接觸不到的。”

    不過她說完之后還是認真回憶了一下,稍微想起一些有用的東西:“非要說的話……我記著最后的日子里有幾次跟雅典娜見面時她總是心神不寧地念叨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說什么‘一切都是個錯誤’、‘自作自受’之類的,而且那段時間奧林匹斯山上經常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經常有人失蹤,幾天之后又會回來,回來的家伙就跟變了個人一樣,暴躁易怒,而且不跟任何人交流。我懷疑雅典娜研究起源圣器的時候用活人做實驗了。”

    “自作自受……自作自受……”郝仁琢磨著這些字眼,“難道奧林匹斯一族發現了起源圣器的秘密,意識到自己是被人制造出來的?可這跟自作自受有什么關系?”

    “或許這句話是說給起源圣器的制造者的!”薇薇安輕輕一擊掌,“別忘了夢位面還有一場大災禍。會不會這場災禍就跟起源圣器有關?”

    郝仁覺得這很有可能,似乎迷霧中稍微透露出了一點光芒,但這光芒轉瞬即逝,整件事還是被籠罩在云山霧海中讓人抓不著頭腦。他本能地覺得自己和薇薇安關于起源圣器的猜測在哪個環節上有個根本性的誤解,但想了半天還是毫無頭緒。最后他搖搖頭:“還是別亂猜了,萬一猜錯了可就越走越錯。”

    數據終端很贊同郝仁的謹慎態度,它控制著一組機械觸手將起源圣器上的一部分組件復位,同時用全息投影顯示出艦載工廠的運作景象:“本機已經下令讓艦載工廠生產一些物質。這些物質是根據‘投料口’里檢測出來的物質成分合成的,然后本機會把起源圣器復制幾套,試著讓它處理一下那些合成物……雖然肯定出不來預期中的成品,但應該能搞明白這臺設備到底缺少了多少東西,今后研究也能有個方向。”

    郝仁點點頭,抬頭看著起源圣器的頂端,那里的合金護罩已經被摘下來,露出下面足球大小的缺口,正是這古老設備缺失的組件原本所在的位置。他把整個平臺降下去好讓自己的視線和那個缺口平齊,然后伸手在缺口里摸了摸。摸到很多有規律的凹凸點——那應該是類似插槽之類的玩意兒。

    要是能找到這個遺失的核心就好了。

    他暫且把起源圣器放在一邊,前去旁邊的試驗臺查看其他幾項分析工作的進度。距離他最近的一個試驗臺上正在檢測獵魔人的血樣和身體組織樣本,而另一個試驗臺上則是些很眼熟的東西:做工精致的小手弩,巨大而結構復雜的附魔大弩,寫有萊塔符文的卡片,還有閃爍著銀光的箭頭。這些東西都是在雅典庇護所中得到的戰利品,還有一些是之前和獵魔人接觸的時候搶來的東西。

    其中符文卡片有一半是南宮三八留下的——那個半吊子獵魔人倆星期的勞動成果讓豆豆吃了好長時間,現在還沒吃完,郝仁就順便把其中幾張卡片拿過來作分析了,正好比對一下半吊子獵魔人和正版獵魔人的區別在哪。

    豆豆一看到桌子上擺著自己的“飯菜”就發出一聲響亮的歡呼聲。她終于錯誤地認為郝仁帶她過來是下館子的,當場啪嘰一聲蹦到試驗臺上就要開飯,結果一頭撞在了透明的防護罩上——幾張符文卡片正在做成分分析,外面罩著東西呢。

    兩支正在符文卡片上掃來掃去的感應探針被突如其來的撞擊嚇了一跳。同時抬起“頭”來看著豆豆的方向,然后這倆微型觸手仿佛聳肩一樣彎了彎身子,低頭繼續在卡片上掃來掃去。

    豆豆看著自己的飯菜被別的魚(她感覺那些探針是另一種魚)侵占頓時大怒,拽著郝仁的袖子嚷嚷起來:“爸爸!豆豆的飯!被偷吃啦!”

    郝仁立馬都有點熱淚盈眶的感覺:這半個月來教閨女說話的功夫也算沒白費,你看這孩子關鍵時刻不是能叫對么!

    他順手從兜里摸出早就預備好的小木頭片塞到豆豆懷里把閨女安撫下來,然后看著分析報告:“……獵魔人的大部分道具都經過復雜的附魔加工。同時用草藥和礦物進行了淬煉,而這些淬煉原料的共同點是……都會用到他們自己的血液?”

    “沒錯,所有裝備上都發現了鮮血成分,”數據終端答道,“符文卡片的顏料,弓弩魔紋的底色,暫時增強體質所用到的藥劑,甚至還有他們的衣服——那些布料中混編著少量在血液中浸漬過的絲線。通過和收集來的血液樣本作比對,可以確認制作這些裝備時所用到的鮮血是獵魔人自己的,而且理論上是各自專用。”

    郝仁立馬就覺得這一桌子的裝備給了自己一種說不上來的詭異感,而他的視線最后落在南宮三八留下的那些符文卡片上,一陣惡寒流過全身,他趕緊抱起豆豆:“今后不能吃這些卡片了啊!”

    豆豆的回答是一尾巴拍在他手上,小家伙就當沒聽見。

    “不用擔心,南宮三八的卡片上沒有用到血液,只是很普通的草藥汁,”數據終端讓郝仁放寬心,“有可能是他血脈有問題,血液中的魔力不夠,也有可能是他沒來得及學這個。”

    薇薇安從旁邊桌子上捏起一根弩箭,渾不在意地說著:“其實這沒什么,很多魔法都需要以鮮血引導,你要對這個過敏,那我成天還用血魔法呢怎么辦?”

    郝仁想想也是,也就不追究這個問題了。他只是很好奇:“這么說獵魔人的力量源自他們的血液?”

    “不只是源自血液那么簡單,他們的血液結構很怪異,甚至讓人懷疑里面那么復雜的成分到底是怎么能相安無事的,”數據終端說道,“而且本機還發現了一個奇妙的現象……或許能稍微解釋獵魔人最近這些年的衰弱化。”

    一聽這個,薇薇安跟赫斯珀瑞斯頓時都豎起了耳朵。

    “獵魔人的遺傳基因正在失衡,本機在年輕的獵魔人體內發現了一些怪異的‘病變’,而在年老的獵魔人體內則沒有。這些病變并不致命,甚至不影響健康,但會導致他們血液中蘊含的魔力降低以及生育能力下降,如果沒錯的話……這是一種遺傳病,而且可能已經蔓延他們全族。至于遺傳病的病因……或許就如異類無法適應新環境因而不斷衰落一樣,他們也開始受到環境的排斥了,只不過他們比異類衰弱要晚了這么幾千年。”

    數據終端頓了頓,補充上最后一句:“另外,未發現任何治療跡象——他們極有可能還沒發現這些隱晦的病癥。”(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