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新世界
    這個宇宙的世界之門被設置在一處遠離各大星系的空曠地區,它在宇宙最深處的黑暗中靜靜運轉,周圍沒有任何大天體或者其他什么可以作為引力道標的東西,對很多文明而言,即便只是開著他們自己制造的飛船從他們的家園星系飛抵世界之門也是一項艱難的技術難題——因此能否憑借文明本身的力量抵達世界之門也是一道考驗,用于驗證某個文明是否做好了迎接多元宇宙時代的挑戰。

    當然,對獲得了特殊通行許可的個人而言,這種限制是不存在的。

    當飛船外面的黑暗盡數退去,極遠處的星光在宇宙背景中重新熠熠生輝,艦橋上眾人的視線就被全息投影中央的那宏偉建筑給吸引了:那是一個巨大到不知具體尺寸幾何的太空設施,它由無數道閃爍著銀白色光輝的弧形部件組成,這些弧形部件泛著金屬和結晶的光澤,組成一大一小兩重圓環,每一段大門組件之間都由明亮的藍色光流相連接,讓這整扇大門仿佛浸潤在一道永無休止的閃電風暴之中。兩道結構復雜的圓環之外則分布著大量塔樓、港口以及其他甚至都叫不上名字的太空建筑:這些建筑每一個都比柯依伯站大許多倍,但它們依附在世界之門周邊的樣子就如同一群積木玩具般不起眼。那雙重圓環中間閃爍著微弱而神秘的幽藍光芒,毫無疑問,巨龜巖臺號接下來要穿過的就是那層光幕。

    這個巨大的東西占據了畫面將近一半的面積,但實際上飛船距離它仍然相當遙遠,如果是人類制造的飛行器來爬過這段距離——或許需要給飛行員們準備起碼半個星期的補給。

    郝仁讓數據終端控制著飛船減速,好讓自己可以有更多時間觀察這座不可思議的宏偉建筑,因為他已經看到世界之門背后的太空背景中還有別的東西存在:那好像是三顆星球,它們位于距離世界之門不甚遠的地方,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其身影正好從世界之門的邊緣露出來。那三顆星球看上去相當怪異,它們表面既沒有巖石行星的粗糙色澤,也沒有氣態或者液態星球的平滑外觀,亦看不到普通生態星球那天然的多彩地表。它們外面籠罩著一層淡藍色的光芒。光芒下可以看到色彩分明、區塊筆直規整的大地,那些整整齊齊的地表區劃讓人很難相信是自然形成。郝仁實在忍不住問了一聲:“那仨是什么?”

    數據終端的聲音通過艦載廣播傳來:“哦,它們是K1、K2和K3,帝國制造的量產型星球要塞。放在這邊充當主權樞紐的,另外也是這個宇宙的管理裝置。K1負責約束這個世界的基本常數,比如光速,普朗克常數,基本力數值之類。K2是數學率校準器,負責約束這個世界所有常數的運算規則,比如一加一等于二——它就是規則運算器,按你們人類最近比較時髦的說法就是運行天道用的服務器。K3是個冗余主機,也是災難事故安全服務器,K1和K2出故障的時候它才啟動,另外這個宇宙發生什么大災難,比如整個世界突然崩了的時候,K3還能抽取鏡像把整個宇宙重置到完好狀態。不過說實話,最好別太指望K3的災難重啟能力。這個算法是前陣子才推廣開的,雖然說是挺完善了,但本機聽說這玩意兒的重啟會忽略掉一部分MOD數據,你們這個宇宙的很多復雜規則都是用MOD寫進去的,一旦重啟恐怕不少文明就直接退回到封建時代了。而且你們這個宇宙還有個夢位面,主權樞紐的力量很奇怪地影響不到夢位面……”

    郝仁:“……”

    數據終端:“誒你怎么不說話了?”

    郝仁:“……臥槽……”

    “所以本機就不好跟你交流,看見什么都大驚小怪的,”數據終端很人性化地嘆了口氣,“你以為‘諸神管理世界’是說著玩的啊?這本來就是個很嚴肅的工作好么,神仙們不是整天坐在大殿里等著收貢品的樣子貨。那是要每天打卡上班到處忙活的,這仨管理裝置就是渡鴉長官在負責。當然了,大部分時間這東西也不用人操作,天道無情嘛——翻譯成大白話就是天道是個自動系統。常年處于auto……”

    郝仁以手掩面趴在控制臺上:“別說了,現在我連英漢字典都沒法直視了……”

    伊扎克斯別看是個異世界惡魔,他倒是能聽懂這些東西:“這么說著我總覺得凡人好像是一群生活在電腦里的程序啊,神明就是外面的管理員……”

    “你要是從權柄上看,確實差不多,但區別就是凡人可以從電腦里跳出來:你們眼前這個世界之門就是通向‘盒子之外’的通道。雖然它只能讓你們從一個世界跳入另一個世界,就像從一個硬盤轉移到另一個硬盤,但它本身蘊含著跳出一切規則和世界束縛所需的奧秘。如果一個凡人種族能自己制造出世界之門,那他們也就掌握了宇宙一切真理,能跳出所有規則束縛并且掌控整個世界了。到那時候他們將能做到自我解讀和自我維系,他們的不朽將無需建立在任何基礎上——不過他們還是要遵守虛空航行安全法和文明發展管理條例。”

    伊扎克斯好奇地問了一聲:“凡人真的可以到達這個高度么?”

    “當然可以,”數據終端斬釘截鐵,“當一個種族廣開靈智,意識到無盡的知識和智慧才是真正的力量,學著用集體的智慧來解析宇宙真理的時候,他們就走上了這條超脫之路,而當他們全族都摒棄身為凡人的各種性格和思想缺陷,做到真正大智慧的時候,他們基本上就有資格自稱為神了。不過真正能做到這點的文明很少,能走到極致的更是只有一個。”

    數據終端頓了頓,以最后幾句話作為總結:“要么卒于天災,要么卒于人禍,要么卒于成功作死,這條路遍布荊棘,而且到處都是岔路。帝國數據庫中記載著很多走錯了路的犧牲者,很多最有天賦的種族反而是最容易誤入歧途的,他們大多在最終陷入了對單純‘力量’的盲目追求中,變得越來越能打——同時卻越來越蠢,最后就被其他更聰明的種族當成動物給滅了。”

    薇薇安突然嘆了口氣:“地球上那幫沒腦子的家伙當年就是這樣,整天只知道比拼誰更能打,現在他們的下場跟動物又有多大區別呢——他們連人類都打不過了。”

    莉莉轉著腦袋看看薇薇安又看看伊扎克斯,滿臉好奇:“你們都能聽懂啊?”

    郝仁呵呵干笑兩聲:“辦正事,辦正事……”

    世界之門此刻已經接收到巨龜巖臺號的導航申請,開始引導這艘飛船接近傳送區域,那片朦朧的淡藍色光幕在眾人視野中越來越大,并很快就幾乎充斥了整個影像。郝仁這時候才注意到正在穿越世界之門的并不只有自己一艘飛船:還有很多來自其他文明的、五花八門的飛行器也在那道淡藍色光幕中穿梭不休,只是這道大門太過龐大,那些飛船在光幕中幾乎像螞蟻一般很容易被人從遠處忽略。這道世界之門據說可以讓一整個星球穿門而過,現在看來這應該是真的。郝仁奇怪的問數據終端:“這么多飛船同時從一道大門里穿過去,最后卻能抵達不同的宇宙?”

    “沒錯,這也是個新技術,在宏世界的穿界標準降低之后為了應付激增的交通流量而設計的,世界之門可以為每一個穿越者提供一個獨一無二的‘引導頻率’,你在通過這道大門的時候會被調制成一組有著特定頻率的數據發射至目標宇宙,大門從早先的‘傳送裝置’變成了‘調頻+傳送裝置’,不過名字還是沒變。對了,你可以打開外網頻道,世界之門是比較熱鬧的,那些飛船有很多都是租用帝國大門的民間商團,你可以體會一下宏世界的民生如何。”

    郝仁一聽這個便好奇地打開了公頻。

    “卡雷多斯,卡雷多斯!往卡雷多斯方向,300一位,300一位,還差倆,上人就走!”

    “東伊甸東伊甸,東伊甸接站!去東伊甸來A3站第七航站樓!東伊甸東伊甸!A3站第七航站樓接站!”

    “去海森伍德的長途,還十分鐘就開船了啊!去海森伍德長途,十分鐘開船!還能上一個!”

    “本地宇宙查單爾,趕緊上船就走,有大座!有大座!”

    “呼叫勤務小組,呼叫勤務小組,B27區出個事故現場,一艘菲雅利財團的商船跟一艘林精貨艦撞了……”

    郝仁默默掛掉通訊器,宏世界的民生確確實實是撲面而來,何止是撲面而來啊,簡直是砸一臉了好么!

    “全帝國所有世界之門基本上都這樣,”數據終端嘿嘿一笑,飛船此刻已經快要接觸那層水霧般朦朧的藍色光幕,于是它驟然一聲呼嘯,“呀吼——乘客們抓緊嘍,本機……不,本艦要一腳油門啦!”

    一種怪異的氛圍驟然掃過整個艦橋,郝仁再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外面已然是陌生的星空了。(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