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還要去當傭兵?
    郝仁把表胡亂填了填(反正貌似這東西也沒人認真看),便裝作順口一問地指著那張報紙:“貝因茨血湖那邊又出什么事了?”

    他專門加了個“又”字,以防止對方好奇自己為何會如此孤陋寡聞,因為貌似那個血湖從兩個月前就開始出狀況,這有可能已經是一件眾人皆知的舊聞。

    “失蹤唄,連續不斷的失蹤,第四批人也沒了,”威爾頓晃著腦袋,“自從兩個月前第一批人去那邊尋找圣堂寶珠的下落,已經有四個小隊失蹤,其中兩個還是老練的傭兵團隊,嘖嘖,前后加起來幾十個人,竟然還有人前仆后繼的。”

    “報酬高啊,”貝琪忍不住嘟囔起來,“要不是我沒隊伍,我也想去湊個熱鬧——能找到寶珠下落就直接一人一座莊園誒!還有騎士爵位,這輩子不用奮斗了!”

    郝仁站在威爾頓旁邊,飛快地掃了一眼那份還散發著油墨味道的報紙,迅速把握到一些關鍵的字眼,上面有一段話正是提到貝因茨血湖的情況:“……寶珠在血湖附近失蹤以來至今已有兩個月,仍然下落不明……奉命護送寶珠的布洛克子爵已經接受教廷和王國聯合評議團調查,教皇親自宣布這次寶珠失蹤是一次‘來自神明的考驗’,布洛克子爵被宣布無罪……來自民間的獵頭犬傭兵隊在乘船跨越血湖南側時失蹤,現場沒有任何目擊人員,此次失蹤人數多達三十六名,至此總計失蹤人數……因寶珠下落不明,哈弗曼親王宣布今年的巡禮慶典取消……”

    似乎貝因茨血湖事件的最初起因跟一個被稱作“圣堂寶珠”的東西遺失有關,而之后的多次失蹤事件至今也沒有官方定論,所謂“貝因茨血湖連接異世界”只是民間傳言之一,整個消息可靠性存疑,不過郝仁還是覺得或許應該過去看看。

    畢竟現在他們在這里仍然等于兩眼一抹黑,說要調查這個世界其實也沒有個明確的目標,既然要著手行動那自然是選個傳說眾多、歷史悠久的地方比較好。而眼下正好貝因茨血湖出現異動,將它作為自己一行人在這個世界的第一站似乎是個好主意。

    而且自從上次從貝琪口中聽說了貝因茨血湖和上古文明覆滅的情報之后,郝仁就對那個有著奇怪名字的地方頗感興趣,在他看來。一萬多年前被當地人視作世界末日的大事件以及與之相關的歷史遺跡背后肯定得有點什么才對。

    這時候哪怕寫字最慢的南宮五月都已經把表填完,貝琪開始催著眾人離開,全程都沒有發生什么狗血的“初到陌生之處被當地士兵挑釁盤剝”一類的橋段,郝仁一行只是走過場地登記了一下此次“事故”便被放了出來。來到守備所外面之后貝琪第一件事就是對郝仁伸出手:“說好的音樂盒呢?”

    這位姑娘的偏執勁兒果然非同一般。

    “給你,”郝仁假裝掏了掏兜。把MP5和充電器從隨身空間里取出來交到貝琪手上,“這可是寶貝,你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找不到第二個!”

    “這是音樂盒?”貝琪驚訝地看著這個奇怪玩意兒,“怎么跟上次那個會飛的不一樣?”

    貝琪話音剛落郝仁就聽到腳邊的提壺里哐當一聲,看樣子數據終端被嚇了一跳,當然也有可能是豆豆正好又翻騰了它一下。

    “這玩意兒不會飛,但比上次那個功能多多了,”郝仁飛快地擺弄著MP5,故意操作的讓人眼花繚亂,“你看這個還能看圖片。還能拍照,還能錄像,不比上次那個只能唱歌的玩意兒強?對了這個是充電器,只要曬太陽就可以給‘音樂盒’補充能量……”

    郝仁在這兒興致勃勃地講解著,薇薇安頓時感覺有點不妥,趁貝琪低頭擺弄MP5的時候趕緊拽了郝仁一把:“等等!這樣行么?你把這東西交給一個當地人……”

    “沒事,一個MP5還能影響世界平衡是怎么著,”郝仁不在意地擺擺手,“而且上次我都確認過了,這個世界確實有類似的煉金技術。拍照錄像放音樂對這個世界的人而言壓根不算陌生東西,地球上的電子設備充其量就小巧點,造型奇葩點——你只要不拆開,它在這個世界就是個煉金機械。”

    郝仁說的是沒錯。但還有一點他不知道,那就是這個世界上的煉金技術還停留在小規模手工業的模式,類似這種娛樂用品是由高級煉金師制造、專供貴族享樂的高端玩意兒,或者是國家訂制、專供特種軍人使用的軍品,一般人家是只聽說過而不可能接觸到的。

    所以貝琪在笨拙地擺弄了一下這個神奇的、帶屏幕的小玩意兒之后很快就傻眼了,跟摸著烙鐵一樣趕緊把它遞回去:“啊呀!這個太貴重了!我只是想要個音樂盒……你給我這個我可不敢收。鎮長家那個能拍照的水晶盒都夠換三匹好馬的,你這個還是留著賣給有錢人吧……”

    “給你你就拿著,我不占人便宜,”郝仁把那個在他眼里壓根不算什么的MP5強行推過去,“比起這個,我們還有事想讓你幫忙。”

    “啊?你說就行。”貝琪因為手里的“寶貝”而興奮的有點暈暈乎乎,還掙扎在到底收不收之間,聞言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我們想讓你當向導,去那個貝因茨血湖一趟,”郝仁直截了當,“我們對這邊人生地不熟,到哪都不方便,你也知道,我老家是北邊帝國的……”

    “啊對了,我還想問呢!”貝琪頓時反應過來,“上次見你的時候你還只有一個人,這怎么一下子多出來這么多……你們都傳送過來的?”

    “我們專業研究傳送門!”莉莉一挺胸,想也不想地說道,郝仁贊許地看了這姑娘一眼:哈士奇妹子的配合能力是越來越強了。

    貝琪狐疑地看著這群還可以說是陌生人的奇怪“法師”,多年的傭兵生涯讓她相信眼前這幫家伙絕對有哪不對勁,但多年的傭兵生涯更讓她相信眼前這幫不對勁的家伙是真的需要幫助,而自己很有可能會接一個可以賺大錢的生意——手里的“音樂盒”作證,這玩意兒至少夠換一整套附魔的鎧甲!但眼前這個看上去挺和善的男人就這么拱手相讓了,所以他們要么是那種底子豐厚賊有錢的老牌法師塔的成員,要么是不諳世事埋頭研究出門就不知道怎么省錢的書呆子。

    要么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掉下來的時候摔壞了腦子而且現在還沒好。

    反正不管哪種情況貌似都挺有賺頭的。

    貝琪那屬于傭兵的精明算盤打了一下(當然在捧著“音樂盒”的情況下她還剩多少“精明”我們不得而知),覺得這事兒有賺頭,于是點點頭:“行,反正現在好多傭兵都報名參加搜索隊了,我也想去來著,不過在此之前你們得先注冊個傭兵資格——貝因茨血湖周邊很多地方是危險地區,平民是不讓靠近的。”

    伊扎克斯饒有興致地聽著貝琪提到“傭兵”的事情,他想起自己故鄉也存在與之類似的戰斗職業——事實上他作為魔王曾經被不下四位數的傭兵和勇者組團討伐過不知道多少次,而這一次他竟然自己要去注冊個傭兵玩玩,這讓大惡魔感覺分外有趣,他好奇地問道:“注冊這個麻煩不?”

    “不麻煩,傭兵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純粹的職業了,用命換錢,用命換信譽,用命換一切,錢財就是老板,小命就是本錢,誰也忽悠不了誰,注冊起來非常容易——唯一不容易的只是活下來而已,”貝琪挺著胸,努力展現自己身為資深傭兵的一面,然后問了個問題,“對了,注冊傭兵需要證件,你們法師資格證或者身份證明帶著沒?”

    郝仁:“……”

    為啥別人穿越之后從來沒人跟他們要這個?!(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