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這個亂呦
    南宮三八戰戰兢兢地坐在桌子旁,他今天真是遇上一陣無妄之災,面對眼前這兩個有著上千年資歷的老狼人,哪怕是正版獵魔人也不一定能討得好處,他這半吊子基本上就是送菜的,所以直到現在他還心有余悸:幸虧當時沒打起來,他把手弩掏出來也就是為了死得好看一點,壓根就沒想著能贏……

    郝仁和薇薇安等人有些抱歉地寬慰了南宮三八幾句,而布魯弗萊和布魯謝特看到這個庇護所中的所有異類都能跟這個獵魔人談笑風生也總算相信了“外圍成員”的說法,他們對這個小小庇護所究竟隱藏了多令人驚嘆的秘密分外好奇:將一個獵魔人發展到異類的陣營里,這是過去千百年來從未有人成功過的壯舉,他們覺得這消息一旦放出去恐怕足夠引起一陣不大不小的轟動。

    郝仁當然不能讓他們把這消息拿出去亂說,于是特意囑咐了幾句,基本理由就是庇護所隱世清修,而且現在獵魔人勢大,一旦南宮三八的情況泄露,這個好不容易發展起來的“內線”就有可能被獵魔人清理掉,這個理由讓兩個老狼人很是贊同,他們也同意“獵魔人叛逆者”的身份必須保密。

    一場不大不小的誤會總算解除,郝仁徹底松了口氣,然后趕緊從南宮五月那邊把小人魚接過來,想看看剛才被嚇壞的小家伙情況怎樣,結果眾人這才注意到剛才還在哇哇大哭的小家伙竟然已經沒了聲響:她安安靜靜地躺在桌子上,尾巴硬挺挺地伸直,雙手交叉在胸前,全無聲息!

    郝仁一下子就嚇壞了,誒呦一聲把小家伙捧起來拍打著她的小臉蛋,又用手掌撫著她的尾巴,然而豆豆對這些平常她最喜歡的親昵接觸全無反應,她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整個身子都是硬邦邦的。

    桌旁其他人一看這情況頓時慌了神,一個個湊過來又是叫名字又是拽尾巴地想把小家伙喚醒。然而一切努力都是徒勞:平日里精神十足的魚寶寶沒有任何回應。

    “怎么會這樣……”莉莉的聲音立馬就帶上哭腔了,“她平常那么活潑,這怎么一下子就嚇死了……”

    “別胡說!”薇薇安在莉莉腦袋上拍了一下,然后聞了聞小家伙身上的味道。“沒有死亡的氣息……好像還有呼吸?這是睡著了?”

    郝仁趕緊把豆豆湊在耳朵旁,但他聽不到那極其細微的心跳聲,于是他又把手指放在小家伙口鼻前,這次才總算發現小不點還在呼吸:非常非常細微的呼吸,平穩而緩慢。如果不是薇薇安提醒恐怕誰都不會注意到。這小家伙確實是睡著了。

    “這咋回事?”郝仁一頭霧水,他感覺小人魚的身體冰涼,“剛才還哭的那么有精神,這怎么突然就睡著了?”

    南宮五月想了半天,總算有所猜測:“該不會是冬眠了吧?”

    此言一出舉座皆靜,郝仁看了看周圍家具上掛著的冰碴子,剛才薇薇安一陣極地風暴把客廳的溫度降到零下二十多度,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桌子上最熱的菜基本上都涼透了,而小人魚由于身上本來就沾著水。這時候更是如同一條剛從冰塊里摳出來的冬眠魚一樣硬挺硬挺的……小家伙真的冬眠了?

    薇薇安臉上的尷尬完全無法掩飾,她呵呵干笑著:“原來豆豆還會冬眠啊,這也太快了……”

    郝仁驚奇地看著自己這個有著奇特生理習性的“閨女”,感覺種族差異真神奇:“她能在開水里泡澡,卻在零下二十度的時候秒睡,異世界的生物太奇妙了——不過咱們該怎么把她弄醒?”

    “放鍋里煮一會?”莉莉耳朵一豎,別出心裁地提建議。

    這個簡單粗暴的想法當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反對,倒不是害怕小家伙被煮熟了,而是眾人擔心豆豆會感冒,畢竟溫差太大……

    最后郝仁還是決定把豆豆放在桌子上自然解凍比較好。慢慢調節體溫應該能防止小家伙生病,雖然這條人魚的生命力頑強的簡直不可思議,但他還是決定盡一個監護人的責任來好好照顧她。這一幕非常詭異:一桌子飯菜中間擺著個凍得硬邦邦的人魚小不點,不知底細的人來了估計還以為這里坐了一圈喪心病狂的大吃省人……

    “等……等一會!”這時候被眾人擠到圈子外面、剛才完全沒機會插嘴的南宮三八總算找到了說話的間隙。他一臉震驚地指著被放在盤子里的魚寶寶,“這……這怎么回事?!”

    郝仁順口答道:“哦,我閨女,就是來的比較突然。”

    南宮三八一下子抓住南宮五月的手,眼淚都快下來了:“妹啊,你嫁人我不反對。但你怎么就不跟哥說一聲呢,咱家歷史悠久,不興閃婚的啊——尤其是你這還奉子成……”

    “滾!”南宮五月一腳踢在南宮三八小腿上,臉漲得通紅,“你還有譜沒譜!沒看見這是條魚么!”

    一只黑白小貓立刻從樓上竄下來繞著南宮五月轉來轉去喵個不停:它聽見有人叫自己名字了。

    南宮五月幾乎氣急敗壞:“沒叫你!”

    郝仁捂著腦袋趴在桌子上尋思著是不是干脆裝死比較輕松:媽呦,這個亂的……

    南宮三八昨晚上來的時候豆豆正在屋里睡覺,前者因而沒能見到這個奇怪團隊里最奇怪的小成員,今天剛一碰面就整出這么大熱鬧來,不得不說小家伙還真是個闖禍小能手。郝仁和南宮五月費了挺大功夫才大致解釋清豆豆的來歷,當然他們沒提外星球的事,而是說某天郝仁去海邊度假,在海灘上發現一個神奇的蛋,以下略……

    南宮三八一開始的表情是“你TM在逗我”,但南宮五月用實際行動讓他“相信”了這個故事。

    這時候這頓飯基本上就徹底吃不下去了。

    “好好的一桌子飯,看你們給攪合的,”薇薇安心疼地看著桌上那些掛著冰碴子的飯菜,全然不顧這都是她自己的杰作,“我就知道跟狼人見面之后準沒好事。”

    現場只有莉莉還吃的興高采烈,這個不挑食的姑娘祖上在北極圈拉著雪橇跑的時候伙食基本上就這個溫度,她非常適應而且享受喝口菜湯都嘎嘣脆的口感,郝仁都有點羨慕她的沒心沒肺了。

    “抱歉,我們這次真是多有得罪了,”兩位狼人長者也很干脆,主動承認是自己的過于緊張導致了擦槍走火,布魯弗萊看著薇薇安,臨走之前還是想確認一下這位女伯爵對“回歸之日”的意向,“那我們還是說些正事吧,女伯爵現在對回歸之日是否有興趣了呢?如果它千真萬確的話。”

    狼人就是這么不拖泥帶水的生物,哪怕現在的氣氛略有點不合適,他們還是有啥說啥的。

    “我知道你們來此的目的,應該是想確認一下我這個老牌禍害會不會在回歸之日到來的時候出山吧,”薇薇安眉毛一挑,“你們回去吧,我對回歸之日沒興趣,而且也沒興趣攙和其他血族的活動,只要你們沒有妨礙到我,我也不會主動再去找狼人的麻煩——你們大可以繼續搜集自己的同族,把勢力范圍隨便擴展,反正我是不管了。你們來這兒不就是想聽這個么?”

    兩個老狼人意外地交換了個眼神,他們沒想到這個麻煩的女伯爵會如此痛快地表態,布魯弗萊不太敢相信地確認了一遍:“哪怕其他血族也在籌備回歸之日的事情,你也沒興趣?”

    “沒興趣,”薇薇安不動聲色地看了郝仁一眼,這個動作沒有被兩個老狼人注意到,“因為我突然覺得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等著我去做,世界,大著呢。”

    老狼人聽不出這句話背后的意思,還以為是這位女伯爵那古怪的愛旅行愛扎推愛跟人類湊熱鬧的毛病又發作了,于是他們很干脆地站起身來:“那我們這就告辭了,族中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此次前來拜訪,知道女伯爵一切安好我們也就放心了,回去自會對族里有個交待。”

    薇薇安站起身,臉上帶著不冷不熱的笑容,一邊把兩個老狼人往外面推一邊嚷嚷著:“這么快就要走么?不多待會?誒呀別這么客氣,吃點點心嘛……”

    郝仁嘆著氣:薇薇安這也太假了,嘴里說的挺熱情,但把人送出門的時候就差一個鞭腿了……

    等把人送走之后,郝仁和薇薇安不約而同地眼神交匯,倆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夢位面!”(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