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八十七章 賣唱女孩
    今天晚上就是月圓之夜,渡鴉12345預判的莉莉變身日期就在今天,郝仁和自己的房客們早起一睜眼就開始忙忙碌碌地做起了準備。

    其實沒人知道具體該準備些什么,莉莉自己都是個從來沒跟其他族人見過面的野孩子,她還是看電視才知道自己這樣的叫狼人,而伊扎克斯那個世界好像壓根沒有狼人這種物種,郝仁對狼人的了解則僅限于電影,結果一家子唯一一個稍微能派上點用場的竟然是薇薇安:這個跟狼人死對頭的吸血鬼。

    薇薇安昨天晚上就飛出去尋找草藥和其他稀奇古怪的材料去了,她知道一些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配方,這些配方是狼人們在一些特殊的儀式中會用到的。狼人的大部分儀式用品都跟安定精神、控制情緒有關,這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個極其容易暴走的種族,在各類儀祭(比如成年禮)中他們要面對的唯一問題就是自己的精神狀態,因此這一種族在精神藥劑方面頗有研究,而薇薇安跟他們打交道的時間很長,也通過一些渠道掌握了狼人的這些秘密。為了防止莉莉在關鍵時刻失控(主要是實在不相信那個渡鴉12345會靠譜),她需要用一天時間準備出這樣的藥劑。

    莉莉作為當事人則是最輕松的一個,她被郝仁勒令在家好好休息,甚至不準出門曬太陽以及和街道上的野狗們玩,她要為今天晚上的進化養足精神,并保持足夠輕松的心態。為了讓莉莉全天保持放松,郝仁甚至專門給她預備了半鍋大排骨,現在狼人少女正在家里啃著肉骨頭看電視,全身心處于一種混吃等死的狀態——郝仁覺得這就是最好的心態了。

    而郝仁和伊扎克斯這倆門外漢對狼人的了解是零,他們能做的也就只有上街買點東西,好為今天晚上的“持久戰”做準備。

    莉莉的進化可能要持續好幾個小時,理論上是從月升到月落這段時間,在這個過程中她身邊不能離人,郝仁、薇薇安還有伊扎克斯必然要全程陪同。整晚上在荒郊野外盯著一只巨型犬科動物對著月亮發瘋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所以必然要有所準備,也不知道郝仁在網上瞎找了些什么資料,總之他是列了個必備物品的清單,包括便宜結實的毛毯,保暖性好的一次性帳篷,野營燈具,一大堆繩索以及一大堆零食。他昨天剛拿著這個單子出來的時候把薇薇安嚇了一跳,吸血鬼少女一開始以為郝仁是打算給莉莉做野外接生,后來又以為他要和莉莉私奔,最后才確定這家伙是按照荒野求生的標準做準備的……

    所幸南郊雖小五臟俱全,這里的幾家超市基本上可以把清單里的東西都買到,除了帳篷——這玩意兒實在不像是一般人日常生活用得上的。郝仁領著伊扎克斯在外面轉悠了半天,很快就把清單上的東西采購了個七七八八——最后強調一下,除了帳篷。

    現在倆人正從超市出來,伊扎克斯兩手各拎著一個大旅行包,里面裝著剛買好的東西,反正這些玩意兒到時候可以找渡鴉12345報銷,郝仁采購起來是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房東,你說為什么總有這么多人看著咱倆?”走在大街上,伊扎克斯感覺頗為不自在,這位大惡魔應該還沒從自己世界的陰影中走出來,所以這兩天基本上就沒怎么出門,這次他跟著郝仁在外面轉悠了一圈便感覺渾身不舒服,“而且剛才我一進超市怎么收銀員就把手舉起來了?”

    郝仁額頭冒汗地看了這個身高兩米一五、面容兇神惡煞、氣質仿佛在昌平篩過十年沙子的大惡魔一眼,心說人家看的不是“咱倆”,是你自己——就這張臉,往大街上一站都夠行政拘留十五天的。

    而且大惡魔的行事風格也確實過于直接:剛才伊扎克斯進超市之后二話不說就把郝仁交給他的清單拍在了收銀臺上,大嗓門扯開整個超市都聽得見:“來個人,把這個單子上列的東西都拿出來!”

    你說這還能不壞事么?收銀臺的小姑娘看到伊扎克斯那張臉當場眼淚就下來了,顫顫巍巍把錢箱子打開之后就舉著手站到了收銀臺外面,郝仁聽見動靜不對趕緊從一旁的貨架子后面沖出來,迎面就看見一個老解放軍正用白菜垛當掩護蹲在地上打110……幸虧他出來的早啊!

    當然也幸虧他東西買的多,超市老板沒好意思跟他要精神損失費……

    郝仁把剛才那一幕回想了一下,搖著頭嘆口氣,開始跟伊扎克斯解釋在人類世界正常的生存方式,出門之前他光講了講超市的概念和在這個世界買東西的流程,卻沒想到就因為細節說的不清楚便惹出了那么大亂子。其實他也知道伊扎克斯是好心,大惡魔是個熱心人……魔,他剛才那一嗓子完全出于想幫忙的心態,但這是個看臉的時代,潘安那樣的哪怕當街跟人亮飛腿都算是氣質獨特為人灑脫,伊扎克斯這樣的哪怕上街扶小朋友都容易被便衣包圍起來,這就是臉時代啊。

    伊扎克斯聽了郝仁的解釋卻頗為不屑:“毫無意義,這是毫無意義的判斷方式,在我那個世界,最受人敬仰的戰斗英雄基本上沒幾個能看的——哪怕人類和其他種族也是這樣,就連那幫腦子不正常的精靈都知道臉上的傷疤象征著榮譽。你們這里的審美觀走偏了,正義和良知絕對不應該掛在臉上。”

    郝仁眼角抽抽著聽一個大惡魔跟自己講關于正義和良知的問題,感覺整個世界充滿違和。他知道伊扎克斯是惡魔中的另類,卻沒想到可以另類到這種地步:女神經病在上,伊扎克斯說到“正義”和“良知”倆詞的時候臉上簡直洋溢著圣潔的光輝,郝仁都覺得這張臉幾乎用不著行政拘留十五天了。

    “這是個社會問題,咱還是別操這心了,”郝仁干笑著拍了拍伊扎克斯的胳膊,“我給你講的買東西流程你知道了吧?而且超市和小商店還不一樣,并且你跟人家說話也要控制一下嗓門……”

    “我知道,我那個世界也有商店,而且錢也是好東西,”伊扎克斯聳聳肩,“你別看我是個惡魔,但我也在人類社會中游蕩過——我那邊的人類跟你這邊的一樣狡猾,他們甚至能在賣給地精的油料里摻米湯,我都不知道他們哪來的靈感。”

    郝仁很好奇伊扎克斯來自一個怎樣的世界,那聽上去和他在小說里看到的魔幻世界頗有幾分相似之處,但他知道對伊扎克斯而言故鄉的很多事情都比較敏感,所以就沒繼續問。

    就在兩人走過街頭最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一陣從不遠處傳來的音樂聲讓他們停下了腳步。

    郝仁循聲望去,看到在十字路口另一側的某間商店前坐著個年輕姑娘,旋律優美的音樂聲正來自她手中的吉他。

    在市里的幾處路口和車站倒是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街頭藝人,可是在南郊這樣的小地方卻不多見,因此郝仁忍不住就多看了幾眼。

    那是一個身材相當瘦小的女孩子,上身穿著一身松垮垮的灰色衛衣,下身穿著牛仔褲,衣著上略有點風塵仆仆的感覺,她的膚色略深,五官小巧,腦后扎著一條簡單卻精神的單馬尾,整個人在相貌上并不算相當漂亮,但帶有一種嫻靜可愛的氣質,當她抿著嘴的時候更是如此。

    在郝仁愣神的這幾秒鐘里,彈吉他的女孩已經輕啟嘴唇,便攜式音箱將她的聲音送到了十字路口的這邊。

    “倒是挺好聽的……”郝仁喃喃自語,“但這是啥語言吶?”

    (雖然存稿還不夠,但隔三差五雙更一下還是可以的。沒錯,你們看到了一個雙更起手式!)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