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第三十五章 異國他鄉
    等飛機一起飛,莉莉和薇薇安這倆人就好像反過來了。

    平常在家的時候,莉莉總是活蹦亂跳的那一個,元氣十足的狼人少女總是有著過于旺盛的好奇心,見到什么都會興致勃勃地研究半天,哪怕大街上撿到塊石頭,只要周圍沒人她都會擱嘴里試試軟硬,而薇薇安則成熟穩重許多,雖然霉運不斷,吸血鬼少女卻總能保持她身為“血族”的那份特殊驕傲和矜持,看上去可比莉莉要穩重多了。

    但現在倆人的表現完全相反:莉莉正老神在在地躺在寬大的高等艙座椅上等飯吃,一邊輕車熟路地在旁邊的液晶電視上尋找自己感興趣的節目,而薇薇安反而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吸血鬼少女扒著飛機舷窗,張著嘴巴看外面云層飛快掠過,良久才感嘆出來:“噢,真的飛起來啦!而且真能飛這么高啊?”

    說來慚愧,郝仁這也是第一次坐飛機,他挺能理解薇薇安此刻表現的,不過他還是忍不住說一句:“你平常不也會飛么,有必要這么驚訝?”

    “自己飛的時候和這個感覺不一樣!”薇薇安理直氣壯,“而且我一般也不飛這么高啊,飛的太高了容易被雷劈,而且高空低溫云層很危險,當年我想去天上研究星星就飛的太高了,結果被凍成一大塊冰疙瘩掉下來——為這事兒我還差點被獵魔人發現,然后就很少飛到千米以上的高度了。”

    郝仁咂咂嘴,頗為奇怪:“那你當初周游世界都是低空飛行?你也不怕被人拿弓箭打下來?”

    “周游世界的時候?有時候飛,有時候走,反正我體力比人類強,時間也不是問題,哪怕繞著歐亞大陸走一圈也沒什么困難的,”薇薇安很得意,“而且我又不是從來不往高空飛,遇上獵魔人的時候還是要往云層躲一下的,獵魔人很少有對付高空目標的本事。對了,說起弓箭,我倒是不怕那東西,威爾士的長弓手都打不到我,你以為那東西朝天上射的時候能飛多遠啊。倒是二戰的時候不小心被高射炮打下來一次……”

    郝仁目瞪口呆,薇薇安則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嘖嘖,你們人類研究這些危險東西的本事太厲害,前陣子還互相扔石頭,拿著大刀長矛打仗,得個頭疼腦熱都要靠向上天祈禱來救命,結果轉眼間就能把十好幾噸的鋼板發射到天上了,我還以為高射炮是新型號的投石機呢,一炮糊在臉上——要不是及時散成蝙蝠,興許我就成世界上死法最花哨的血族了。”

    初次坐飛機讓薇薇安這個窮酸吸血鬼顯得有點亢奮,因此這些本不應該隨便亂說的尷尬秘密是一個接一個地往外蹦,一開始郝仁還能面帶微笑地和這姑娘交流,到了后來就只能瞪著眼睛干聽了:有些事完全超出他的理解范圍,做表情都不知道該怎么做!

    等薇薇安講到自己有一個老熟人在北美洲上空兜風時被隕石砸死的時候,郝仁決定換個討論對象,于是轉向莉莉:“看上去你挺自在啊,平常經常坐飛機?”

    狼人妹子懶洋洋地抬頭,莞爾一笑:“我坐過早時候的司汀遜客機。”

    郝仁愣了愣:“那是啥?”

    薇薇安顫巍巍地坐正身子:“民國時候的……你當年到底多有錢?!”

    “我也買不起民國的飛機票啊,”莉莉擺擺手,“不過我可以鉆機器艙嘛,還有行李架,最后一段我干脆是掛在飛機外面的。那時候的安保可沒現在這么高級,根本沒人過多檢查這些地方,而且以我的身手,要繞過普通人的眼睛也非常容易。就是到站降落的時候比較困難,我得提前往下跳,雖然摔不死但挺嚇人的。”

    郝仁頓時叫起來:“廢話,正常人像你那么搭順風機早死半路上了!”

    莉莉吐吐舌頭:“反正我就是從那時候積累的經驗。所以就說嘛,這個蝙蝠太死板,有時候還沒我聰明呢,你就不知道好好利用自己的身體素質。”

    薇薇安別過臉去:“我不覺得能把自己掛在飛機外面逃票有多值得驕傲。”

    盡管這么說著,她還是忍不住跟莉莉討論起來,倆人的主要話題就是怎么安全地把自己掛在人類的各種交通工具上——莉莉給薇薇安傳授鉆行李艙偷渡的方法,薇薇安則給莉莉講怎么躲高射炮,反正都是一些在郝仁聽來完全不靠譜的話題。但不管話題本身再怎么沒譜,這兩個冤家死對頭總算是在這詭異的領域達成了暫時和解:她們倆都對這種坑爹事情挺感興趣的。

    看著一臉樂呵呵的莉莉,郝仁心想這位狼人妹子恐怕真比看上去要厲害挺多,在客機外面掛著飛過小半個中國并不嚇人,嚇人的是她在民國時期就敢這么干,這位看似二貨的姑娘背后到底有多少駭人聽聞的閱歷?郝仁想想中國近代史,馬上就不敢想下去了。

    此行接下來一路無話,這奇奇怪怪的三人組在天上飛了十一個鐘頭,終于在一個清風微涼的清晨抵達了目的地,位于倫敦的希斯羅機場。

    郝仁拖著已經快要睡著的莉莉和正精神十足的薇薇安走出航站樓,深深吸了一口異國他鄉的冷空氣,緩緩吐出:貌似跟老家那邊的空氣沒啥差別……

    薇薇安抬頭看看天,現在正是清晨時分,天色還未大亮,薄弱的朝陽正從地平線外慢慢彌漫過來,天空籠罩著一層如紗般的薄霧,讓本來就不甚明亮的天光顯得更加暗淡。異國他鄉的街頭,冷颼颼的晨風,還有薄霧中暗淡的朝陽,這三樣要素或許可以讓普通人感覺心情壓抑,但卻正對薇薇安這個吸血鬼姑娘的胃口,她滿意地點點頭:“這種陽光正合適,對皮膚有好處——這兩天可把我曬慘了,你見過血族成天出來曬太陽的么?”

    郝仁回頭給她一個白眼:“廢話,你見過血族成天出去找工作的么?”

    薇薇安尷尬地撓撓臉,隨后想辦法轉移話題:“額……話說回來這里的景色看著好像有點陌生,跟我印象里的英格蘭怎么不太一樣?”

    莉莉睜著惺忪的睡眼還不忘吐槽一句:“你之前連飛機票都買不起,怎么可能認識飛機場的路!”

    郝仁突然產生了一種沒來由的危機感,而薇薇安緊接著說的話就證實了他的感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額,我印象中這里應該都是荒地或者石頭灘才對……如果我身為血族的方位感沒錯的話。”

    郝仁一口氣差點沒上來,他終于知道從出發時就產生的那種不對勁感覺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你上次來英國到底是什么時候?!”

    薇薇安想了半天,腦袋慢慢低下去:“我記著有個叫獅心王什么的在打仗……”

    郝仁嘴巴張的近乎正圓,然后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那TM是1190年!

    可見郝仁的世界史學的還是不錯的。

    “你怎么也有這么二的時候?”郝仁揉揉下巴,不可思議地看著薇薇安,他沒想到一個人可以糊涂到這種地步——哪怕有也應該是莉莉這樣的二貨才對啊。

    “我活這么多年了,你就不許我在某些細節上有點錯漏?”薇薇安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有氣勢一點,但到最后還是低下頭去,“你也知道我記事情有點糊涂嘛。”

    “那現在怎么辦?”郝仁感覺有點抓瞎,要是一個經常出門見過世面的人遇上這種情況或許還好,但郝仁可是個地地道道沒出過遠門的家里蹲型小市民,如今唯一仰仗的翻譯和向導已經跟他一塊抓瞎,而他的任務卻是要去一個在地圖上都找不到名字的異國鄉下小地方,去找一個連姓名和容貌都未知的“客戶”,這上任以來的第一個任務也委實棘手了些。

    薇薇安咬咬牙:“沒事,至少我語言通啊,這總比你強吧?”

    郝仁想想也是,雖然好像還有哪不太對,但他也只能點頭了。
江西快三走势图爱彩乐